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82、陨星圣主

“丁……丁大哥?”一个问剑宗弟子难以置信地惊呼。

丁大哥?

这十几位武者都是一愣,旋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极度骇然之色,那星陨宗弟子脸上的笑容,顿时也为之凝固,能被眼前这几个问剑宗女弟子如此激动地称之为丁大哥的,那只有一个人——

【刀狂剑痴】丁浩。

“你……丁浩……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你……你松开我,不要乱来,这山上,现在全部都是各大门派的高手,你逃不了的……我宗掌门,也在这里……”

星陨宗弟子显然也终于认出了丁浩的身份,顿时结结巴巴,脸色煞白,被吓坏了。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

之前他口出狂言,不将丁浩放在眼里,等真正丁浩出现,却被吓得如丧家之犬一般,【刀狂剑痴】的威名,早在半年之前的宗门论品大会,就已经传遍雪州,收拾他这种货色,简直就像是掐死一只蚂蚁一般。

丁浩没有说话,反手轻轻一拍。

轰!

这星陨宗弟子,直接被拍的整个人没入了碎石之中,化作了一滩血泥。

其他武者完全被吓坏了,惊恐万状地呐喊一声,直接转身就逃,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丁浩站在原地没动。

却见一道道金色流光,在他脚下飞射出去,然后砰砰砰砰一阵爆响,十几个人还没有逃出几米远,全部都毫无征兆地爆炸开来,化作一蓬血雾,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丁大哥,您……回来了?”高雪儿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生怕看到的又是幻影。

丁浩挥手一拂,一团金色氤氲闪过,瞬间解开了他们身体之中的玄气封印,歉然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不不,丁大哥,我还以为是做梦,你真的来了……”高雪儿惊喜交加,不过下一瞬间,她想起了什么,忙道:“啊,不好,丁大哥,快走……山门之中,有几十位【裂天剑宗】的高手驻守,星陨宗的宗主也在,趁着他们没有发现,你赶快离开这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对,丁大哥,你快走,这里危险……”妮子和欢欢也都第一时间推着丁浩,让他赶紧走。

即便是在这样的时刻,三个小丫头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丁浩的安危。

丁浩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亲昵地道:“好了,丫头们,不用担心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他们很快就会付出代价……对了,其他人都在哪里?”

丁浩胸有成竹的语气和神态,有一种令人信赖的安全感。

高雪儿三个丫头,突然心中充满了希望,前所未有地宁静——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如果不是因为问剑宗大多数弟子还在被控制之中,丁浩投鼠忌器,所以才悄然潜入,否则他早就直接爆发气势,强势降临,将所有敌寇,一剑斩尽了。

现在最主要的,是搞清楚被控制的问剑宗弟子,主要分布在什么地方。

要先将宗门弟子都解救出来,确保他们都安全了,再去击杀敌人。

问剑宗遭此大难,伤亡惨重,丁浩再也不想宗门有任何一个人死去了。

“大部分的同门,都被封印了修为,强制送下了后山垃圾区悬崖下的【地穴深渊】,日夜不休地开垦矿石,还有一部分师兄弟,因为暗中策划反抗,被关押在了宗门地下血牢之中,生死未卜,其中包括王绝峰师叔祖、关飞渡师叔和陆羽琪师叔等人……”

高雪儿仔细地向丁浩介绍。

小丫头很有心,对于宗门如今的现状,也算是了如指掌。

丁浩略微思索,道:“好,咱们先去地下血牢,然后再去后山。”

“可是……”欢欢忍不住劝道:“丁大哥,地下血牢,是由星陨宗掌门亲自坐镇……”

丁浩微笑道:“无妨,跳梁小丑一只,不足为虑,你们几个,敢不敢随我前去?”

“敢!”三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吼道。

三个小丫头敢冒着危险出来收敛同门的尸体,骨子里也流淌着无所畏惧的血液,这些日子,已经忍耐足够了,今日能够追随在心目之中无上偶像的身边,哪怕是上刀山下火山,虽死无怨,不愧这辈子身为问剑宗弟子一遭。

“好,我们走!”

丁浩点点头。

一缕金色光焰闪烁,包裹住几人,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

问剑宗第六阶梯区域。

问刑堂地下血牢。

一阵阵血腥味道,在空气之中弥漫。

昏暗而又阴冷的灯光之下,在进入地下血牢入口之上的一座石殿之中,星陨宗掌门人静静地盘坐在原地,奇异而又血腥的气息,犹如阴影一般在他身边笼罩围绕。

一辈子以杀入武道,他的手中,不知道斩杀了多少雪州的成名强者。

星陨宗以暗器文明雪州,身为掌门,他一身暗器之术,几乎可以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可以杀人于无形,一身玄气修为,也极为雄浑,很多年之前,就已经是高阶大宗师级别的强者,这些年他出手的次数越发少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如今到了什么程度。

一个多月之前的问剑宗山门一战,星陨宗主斩杀的问剑宗高手,不下双十之数。

也是因为在那一战之中表现惊人,所以才被【裂天剑宗】的韩养剑看重,亲自点名,让他驻守在这血牢门口。

因为血牢之中,关押着的都是极为危险的问剑宗高手,是一些重犯,时不时会有一些人偷偷摸摸地前来救人,总是不厌其烦,而星陨宗主的暗杀、遁术和洞察之术,正好可以用来防备偷袭。

一个多月以来,星陨宗主的确是大显神通,连续击杀了数十波试图劫狱的人马。

此刻,星陨宗主闭着眼睛,盘膝坐在巨大的石座之上,缓缓运功。

强大的玄气波动犹如潮水一般释放出去,扩散到了周围数千米之内的空间,即便是虫鸣草卷之声,都逃不出他的耳朵和监控。

星陨宗主极为卖力。

因为他看到了宗门崛起的契机。

以往跟着清平学院跟着方潇安,以为可以看着清平学院吃肉,自己的星陨宗至少可以喝点儿汤,谁知道最终却在和问剑宗的较量之中,落得个一败涂地的结果,损失惨重,眼看着问剑宗一跃成为雪州第一宗门,星陨宗也一样岌岌可危,他心中多少也有点儿心灰意冷。

谁知道事情突然风起云涌。

问剑宗顷刻之间崩塌,外州超级大宗介入。

清平学院的方潇安等人,似乎对于【裂天剑宗】的介入并没有多大的诚意,但是星陨宗主却第一时间就抓住了机遇,旗帜鲜明地站到了【裂天剑宗】的一边。

果然他终于得到了韩养剑的欣赏,允诺了不少的好处,一旦日后后山的玄晶石矿床开采完毕,【裂天剑宗】就会支持星陨宗成为雪州的霸主。

乱世之中,唯有攀附最强者,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这一直都是星陨宗主的处事原则。

这一次,他认为自己赌对了。

每每想到这里,星陨宗主就会忍不住一阵阵的兴奋,也会更加卖力地为韩养剑效力。

此时,他静静地坐在石殿之中,若有若无的杀意弥漫周围。

对于杀手来说,这种气息如同其他强者的神识一般,可以监察周围一切动向,方圆一里之内,任何东西,都难以逃出他的监察。

突然,星陨宗主睁开了眼睛。

他莫名地感觉到了一阵阵心悸。

仿佛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要降临一般。

但是那释放出去的杀意,却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动静。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感觉到一丝丝不安呢?”星陨宗主自言自语,微微皱眉,缓缓地站起来。

下一瞬间——

“也许谁因为,你就要死了吧。”

一个声音毫无征兆地在石殿之中响了起来。

星陨宗主大惊,居然有人侵入到了石殿之中,自己却偏偏没有丝毫的察觉,太可怕的实力,到底是谁?

一道金光闪烁,眼前二十米外,突然多了四个人。

一个青衣如玉、英俊儒雅的少年,以及三个衣衫褴褛的普通问剑宗弟子。

“丁浩?!”星陨宗主瞳孔皱缩。

他出席过半年之前的雪州宗门论品大会,当然认识丁浩,何况问剑宗与星陨宗的关系势如水火,就算他没有见过丁浩,关于丁浩的各种信息,也听说了无数次,一眼就认出来,眼前这个青衣如玉的少年,正是问剑宗曾经的第一天才【刀狂剑痴】丁浩。

丁浩从【百圣战场】之中出来了?

这么快就回到了问剑宗?

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发现他的出现?

一个个问号,在星陨宗主的脑海里闪现出来。

作为一个杀手之王,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局面,第一时间,就是要找到最合理的解释,将局面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之中,星陨宗主毕竟经验丰都,他缓缓地冷静下来。

半年之前,丁浩的实力,在施展【人王变】的才不过是武王战力。

半年时间,又能强横道那里去?

刚才之所以能无声无息地侵入到石殿之中,一定是是用什么宝器之类的东西吧?看来他在【百圣战场】之中,的确是有所收获……不过,这不足为虑。

只要抓住丁浩,就等于是彻底绝了问剑宗最后的希望。

而且,还可以在韩养剑面前请功。

想到这里,星陨宗主反而有点儿小兴奋。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星陨宗主缓缓地移动脚步,杀气无形无质地散发了出去,弥漫在整个大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