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78、神药之灵

“丁浩,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神剑门】也算是传承千年,是雪州人族力量之一,你如果强迫我【神剑门】除名,无异于自残同胞,与妖魔何异?”【神剑门】掌门人咬着牙喝道:“如今你的实力,已经超凡入圣,就不应该斤斤计较,应该以雪州人族大局为重,我们愿意做出赔偿……”

话音未落。

金光一闪。

神剑门掌门人惊呼一声,却是瞬间被金光封印了一声实力,被丢尽了战神广场之中的铁锅。

“啊……”凄惨的声音,再一次在整个战神广场如同杀猪一般响起了。

丁浩嘴角蕴含冷笑。

他根本再懒得听这样的贱人信口雌黄。

围攻问剑宗的时候,怎么想不到雪州人族大局,现在来说这些?

真是笑话。

如果【铁剑门】像是【无极门】那样反思悔过,丁浩也会网开一面,为他们留一丝薪火,可是这家伙非但不敢承担责任,反而可笑地以道德制高点来压人,真是自取死路。

问剑宗的弟子纵声欢呼。

有人干脆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原地笑着苦笑着又蹦又跳。

丁浩那雷霆一般的手段,让每一个问剑宗弟子,都觉得解气无比。

“你们几个,怎么说?”丁浩目光,落在剩下的其他几个门派的掌门人脸上。

几大掌门人面如土色,面对强大到已经超出了他们想象的丁浩,根本提不起丝毫的斗志,最终纷纷妥协,愿意以自己和参与了围攻问剑宗弟子的一死,来挽救各自宗门之中其他的老幼妇孺及无辜弟子。

“十日之后,我要你们亲自背负荆棘条,来我问剑宗山门,十步一跪,负荆请罪,祭奠我战死的问剑宗子弟,否则,各大门派上下,鸡犬不留!”

丁浩面色凛冽。

他心念一动,金色光华闪烁,将各大掌门,直接传送出了战神广场。

也不怕他们耍诈,因为丁浩在他们的身体之中,种下了神识烙印,不管他们逃到什么地方,都会被揪出来。

战神广场之中,终于只剩下了清平学院的人。

昔日的雪州人族武道第一高手陆雄飞,还像是胡萝卜一样被栽在破碎的泥土之中,几名清平学院的弟子过去想要将他拔出来,可是使劲各种方法,也没办法做到……

其他清平学院的人,如临末日一般。

丁浩并没有着急就去击杀这些仇敌。

他缓缓地回过身来,一个一个为问剑宗弟子治疗身上的伤势。

以他如今雄浑的玄气修为,再加上丹药方面的渊博经验,以及在【百圣战场】乃至于【神明药圃】之中得到的无尽的神材宝药,治疗这些弟子的伤势,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花费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所有弟子身上的伤势都彻底消失,被封印的玄气修为,都恢复了。

丁浩丝毫没有吝啬神材宝药。

因为他知道,面对今天这样的严峻生死选择,这些依旧坚定地站在宗门这一边的人,都是问剑宗最为坚贞的兄弟,不管他们的修炼天赋如何,都是整个宗门最宝贵的财富。

转眼之间,就只剩下了赵星成一个。

他的膝盖以下部位,被送入沸腾的油锅之中煎炸,皮肉已经全部脱落,只剩下了漆黑的焦骨,伤势严重至极,可以说双腿膝盖以下,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机,连那一根根焦黑的骨头,只怕稍微一碰,也会瞬间枯碎断裂。

“丁……丁师兄,别浪费草药了,我的伤势,我知道,没救了……”赵星成气若游丝地道。

的确,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武者,换做普通人,这样的伤势,早就死了。

就算是雪州丹王陈南朝在这里,只怕也难以挽回,除非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神丹出现,才可以起死回生。

赵星成对于自己的伤势,不抱什么希望,治愈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

丁浩微微一笑,道:“放心,这点点小伤,很容易就可以治好,都是我来得太迟了,才害大家受伤,今天要是不能恢复你的双腿,我就等于是对不起问剑宗的每一位兄弟。”

说着,丁浩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株如同兰花草一般的药草。

霎时间扑鼻而来的馨香,充斥着整个战神广场。

“那是……【造化仙兰】?!”

“是如今已经绝种的神药之一,还是一株万年份的药王,天啊……”

“这……这这这……就算是在整个北域,一株万年份的【造化仙兰】,也足以让无数老怪物怦然心动,让一些超级宗门大打出手吧?丁浩从哪里来的这种东西啊……”

“实在是太奢侈了,用这样的神药之王,去救一个普通宗门弟子,丁浩他脑子坏掉了吧!”

“嘘,噤声,你不想活了?敢这么说【刀狂剑痴】?”

“就是,我倒是觉得,赵星成这样一个铁汉子,虽然实力资质一般,但就凭他对问剑宗忠心耿耿的份上,就配得上这样一株神妖之王!”

“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刀狂剑痴】随手就拿出一株这样的神妖之王,说明他手中还有很多更逆天的神材宝药……天啊,他在【百圣战场】之中,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机缘啊?不会真的把传说之中的【神明药圃】给挖回来了吧?”

战神广场上的围观众人,都被惊呆了。

那沁人心脾的药香,只要稍微嗅上一口,都觉得神清气爽。

许多人都惊讶地发现,闻到香味之后,困扰自己多日的玄气瓶颈,似乎隐隐有松动的趋势,一些心思机灵的人,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呼吸,争取多吸几口这样的药香,毕竟神妖之王的香气,哪怕是一辈子,也只可能见识这么一次。

丁浩稍微释放出一丝力量,直接将这一株【造化仙兰】震为浆沫,然后取出一丝赵星成的鲜血,融入其中,以特殊的手法,小心翼翼地将其抹在了赵星成焦黑的白骨之上。

下一瞬间,奇迹发生。

那红绿色的神药汁液在附着骨头的瞬间,就开始轻微地蠕动,肉眼可见原本焦黑的白骨很快就变得晶莹如玉,接着参入汁液之中的血液,缓缓地化作一条条的血丝,友谊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最终化作一道道蠕动的血芽,疯狂生长……

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之内,赵星成膝盖一下的部位,重新生长了出来。

众人都到吸一口冷气。

这一幕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丁浩也有点儿惊讶。

根据刀祖和剑祖传授的只是,【造化仙兰】的确有肉白骨的奇效,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如此神奇,简直堪称是神迹。

当赵星成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迷迷糊糊地站起来,跺了跺脚之后,终于兴奋地大吼了起来,虽然为宗门而死死得其所,但没有人愿意真的变成一个残废,在鬼门关上走一回,才能感觉到身为一个健康正常人的重要。

“多谢丁师兄!”赵星成喜极而泣。

丁浩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一株万年份的【造化仙兰】的效果,可不仅仅止于此,其药性极为深奥,不然也无法当得起‘造化】二字,丁浩将这株神妖之王全部都融入了赵星成的身体之中,其药性可以潜移默化地改变赵星成的体质和天赋。

日后只要勤修苦练,早晚有一日,赵星成可以一跃进入雪州武道巅峰强者的行列。

“老贼,你可还有话说?”丁浩来到巨大脚印凹陷之前,俯视陆雄飞。

这位昔日的雪州人族武道第一高手,面色凄厉,表情瞬息万变,一会儿狰狞如恶鬼,一会儿又悲愤如恐兽,一切复杂的情绪,最终化作了一声长叹。

他咬牙道:“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老夫今日,算是栽到你手中了,不过丁浩,你也别得意,你想要复仇,没那么简单,问剑宗之灭,有外州超级宗门参与其中,哈哈,你就算是天资绝世,又能拿那些超级宗门如何?”

“死到临头,你还是先担心一下清平学院吧,”丁浩冷笑道:“可惜了一个传承数千年的人族武道之地,却自甘堕落,看来也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必要了,老贼,放心吧,黄泉路上你不会寂寞,我会送整个清平学院,去阴曹地府与你作伴!”

这话一出,陆雄飞顿时脸色大变:“你……你敢?”

“哈哈哈,我为何不敢?”丁浩冷笑。

“你……你若大动杀戮,【玄霜神宫】不会放过你……”陆雄飞怒道。

丁浩仰天大笑:“既然【玄霜神宫】会眼睁睁地看着我问剑宗山门沦陷,那就会再去管清平学院的事情,一饮一啄,皆有因果,你以为【玄霜神宫】真的会庇佑你清平学院吗?再者……”说到这里,丁浩抬头看了看天空,语气宁静地道:“就算是【玄霜神宫】追究,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抹除清平学院!”

话音未落。

“呵呵,好大的口气,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居然敢对【玄霜神宫】如此不敬?”一声大喝传来。

几道金光从不远处闪现,瞬间就来到了战神广场之外。

这几人都是金盔金甲,犹如神之战士一般,正是驻守镜湖的【玄霜神卫】。

“丁浩,你敢如此口出无状,真是不知死活,立刻撤掉禁制,放人,一切是非恩怨,自有我【玄霜神宫】裁决,不得动用私刑!”为首一位【玄霜神卫】身材魁梧,虬髯长须,面色凶恶,怒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