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73、噩耗

中年人气的浑身发抖,指着这年轻人不知道骂什么才好。

“马良,你不要太过分,当年你只不过是一个快要饿死的乞丐,老爷可怜你,才收留你在商队,后来又收你做义子,待你如同亲儿子一样,还帮你娶妻成家,你摸着良心自问,老爷平日里怎么对待你,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中年风韵妇人忍不住骂道。

“呵呵,干妈,你老人家真的是天真啊,现在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有什么用?”马良双手抱胸一脸讥诮地道:“这个世界,就是优胜劣汰,胜者为王,既然你们的靠山倒了,我自然就得另寻靠山,难道和你们一起等死?哈哈,星陨宗的莫师兄说了,只要解决了你们,王家商队一切就由我来负责……”

“你……孽子,我和你拼了……”中年人气糊涂了,冲过去就要拼命。

身边的仅剩的一个护卫,见状连忙拦住了中年人。

马良脸色一边,冷哼道:“老家伙,不要给脸不要脸,老老实实把商队的契票银根都交出来,给你们一个全尸,否则……嘿嘿,”他阴冷的目光,从中年风韵妇人身上掠过,笑道:“干妈虽然老了点,但还是风韵犹存,我想我手下这些如狼似虎的武士们,不介意玩一玩这样一个细皮嫩肉的女人……”

“你……你是个坏蛋……不许欺负娘亲……”幼童怯生生地骂道。

他只有三四岁的年纪,张开双臂紧紧地挡在了娘亲身前,虽然害怕的发抖,却表现的像是一个小男子汉,一双大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你这个畜生啊……”中年人气的浑身哆嗦:“等我大儿子大俊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老匹夫,以前你说这话,我还会害怕,但是现在,你那大儿子只怕在就烂成尸体了,哈哈,连问剑宗都灭了,我还会怕他?”马良哈哈大笑,一脸的不屑。

这里是客栈后院,打架吵闹之声,早就惊动了其他人。

许多人都围到了旁边看热闹。

两方人的对话,已经将其中缘由听了个差不多,许多人看着马良的眼神就有点儿鄙夷,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人人唾弃。

就在这时——

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你刚才说什么?问剑宗怎么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场地中多了一个一身青衣的英俊少年,肩头蹲着一只胖乎乎的肥猫,瞬间出现在了马良的身前,双目如刀,死死地盯着马良。

“你……你是谁?”马良也被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好几步。

“你刚才说什么?问剑宗怎么了?”青衣英俊少年一字一句地问道,所有人都能感觉出来,他正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马良退到了手下武士的簇拥之中,顿时有了些胆色,想起之前的失态,顿时恼羞成怒,冷笑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吓老子一跳,不知道死活,你在用什么语气和老子说话?滚!”

青衣少年皱皱眉。

下一瞬间,马良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直接将自己束缚住,凌空悬了起来,被拉到了那青衣少年跟前,他大惊失色,知道遇到了硬茬子,死命挣扎却不能动弹分毫。

“你……你快放开我,你找死不成?你们这群家伙,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干掉这小子……”马良怒吼。

其他凶神恶煞的武者们这才回应过来,挥舞着刀剑,朝着青衣少年扑了过来。

“喵,一群不知道死活的家伙,实力真是可怜,当面不识真佛……唉,喵真佩服你们的勇气。”青衣少年肩头的肥猫,突然口吐人言。

下一瞬间。

却见青衣少年并未有什么动作,那群凶神恶煞的武者,还未冲到他身前三米处,砰砰砰全部惨呼着倒飞了出去。

后院内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不想死,就老老实实说,问剑宗到底怎么了?”青衣少年双目如刀,盯着马良。

马良这个时候已经吓傻了,这下子终于知道遇到了超级高手,颤抖着道:“问……问剑宗已经被人……灭了……”

“什么?问剑宗被人灭了?你小子在胡说什么?”另一个暴怒的声音响起,就看前面大楼餐厅里,冲出来一个正在啃着鸡腿的小胖子,肥嘟嘟的脸上满是怒意,喝道:“问剑宗乃是如今的雪州第一宗门,谁能灭它?”

“这……是清平学院等门派联合,据说连妖族也参与其中,如今这件事情,雪州已经人人皆知……”马良结结巴巴地道。

“这不可能!”小胖子怒吼,彻底失态。

“敢骗我,就宰了你。”青衣少年浑身颤抖,仿佛是一座随时都要爆发的火山一般,后院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阵压抑,连呼吸都凝滞了起来。

“两位小兄弟,这件事情,是真的。”中年人拱手道。

“闭嘴,你是谁?”小胖子怒吼,完全陷入了一种狂暴之中。

“这……”中年人犹豫了一下,道:“在下王家商队的王有余,和……和问剑宗也算是有极深的渊源了,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欺骗两位小兄弟。”

王有余?

青衣少年一怔,旋即想到了什么,讶然到:“伯父是……王小七钟师弟的父亲?”

中年人点点头,道:“正是,两位小兄弟是?”

青衣少年连忙以晚辈子侄身份行礼,恭敬地道:“我叫丁浩,问剑宗弟子,与王小七师弟乃是同门,更是同院室友,刚才实在是怠慢了,钟伯父请勿见怪,”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小胖子,介绍道:“这位是任逍遥师弟,也是钟师弟的朋友。”

小胖子的脸,顿时变作了猪肝色,刚才他还呵斥人家闭嘴来着,这下子赶忙老老实实地行礼,道:“原来是钟伯父,小子无礼,伯父请勿见怪啊。”

中年人大喜,道:“原来你就是丁浩,你……没事吧……”

说到这里,中年人脸色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忙道:“丁贤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快随我离开这里。”

丁浩点点头,在任逍遥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小胖子转身走向前面的酒楼大厅。

“这个人,怎么办?”丁浩的目光,落在了依旧被悬提在空中的马良身上。

马良这个时候,已经快要被吓傻了。

他听到了这番对话,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人,直呼倒霉,出门没有看黄历,问剑宗虽然已经被灭,但是【刀狂剑痴】丁浩的威名,却在整个雪州极为显赫,力战妖王、创造【七玄斩】的天才,有谁不知道?

更重要的是,传闻丁浩和王小七乃是密友,自己今天落在他的手中,只怕死定了。

“干爹,干爹救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马良面相王有余,一把鼻涕一把泪,苦苦哀求。

王有余想了想,道:“贤侄,你们的消息不能走漏,这人留不得。”

丁浩此时已经略微了解了一些前因后果,心中一动,将马良直接震成了血雾消失在空中,其他跟随马良来的武者,也被丁浩以强悍神识瞬间摧毁了他们的大脑记忆,废掉了玄气修为。

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这家客栈。

……

路上,王有余断断续续地讲了自己知道的情况。

“什么?李剑意掌门人和弃青衫师父都陨落了?这怎么可能?”丁浩根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本不相信自己听到的,“纵观整个雪州,有谁能杀的了他们?除非是……”

丁浩想到了那个神秘的仙凰大圣。

只有这位妖族强大存在,或许才有着击杀李剑意和弃青衫这样的雪州强者榜上的存在。

“唉,听说是问剑宗内部出了内奸……”王有余叹道:“具体真相如何,我也不知道,我原本想要花费巨资,将小七从问剑宗中赎出来,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山门中的情况,我那孽障义子马良,就不知道怎么勾结上了星陨宗的人,突然像我发难,王家商队的大部分产业,顷刻间易主,使出匆忙,忠于我的武士,几乎全部都战死,我只能带着妻子和最信任的下属,一路奔逃,来到了这冰州,谁知道这个畜生还不罢手,追杀到了这里……”

丁浩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问剑宗被灭了?这不可能,一定是谣传,一定是谣传!

丁浩心中顿时乌云密布。

尽管他也明白,王有余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可依旧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这才短短的半年而已,居然发生了这样的惊变?到底是什么引起这一切?

“丁师兄!”任逍遥看着丁浩,目光之中一片迷茫。

从【百圣战场】之中活着归来的收获和喜悦,瞬间被这个可怕的噩耗冲刷的一干二净。

丁浩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一字一句地道:“用最快的速度,赶回雪州,不管是谁做了对不起问剑宗的事情,我一定要让他们一千倍一万倍地偿还……”顿了顿,他又道:“也许一切都是谣传,情况还没有糟糕到那个程度,掌门人和青衫师尊,何等神通,岂会轻易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