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41、化身为魔

这样的人,真的是一个怪物。

“该怎么办?我的弱点,到底在哪里?”

丁浩苦苦思索。

不远处。

纪英绮静静地坐着。

他已经服用了一颗【九阳活心丹】,此时脸上逐渐有了一些肉色,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体内的生机不再流逝,坐在铭文阵法之中,皱眉冷静地看着这一切,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倒是远处她那个幻象,虽然也显得栩栩如生,却似乎少了一点点的灵动,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东张西望,眼前的三场激烈的战斗,在她的眼中,仿佛是无比精彩的表演一般。

突然——

“丁大哥,置之死地而后生!”

一直苦苦思索着什么的纪英绮,大喊了一声。

远处的丁浩一愣,旋即恍然大悟。

……

……

月黑风高。

“我平生最讨厌叛徒,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联合入侵大军的营地里,韩养剑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坐在主座之上,俯视下面帐中站着的这个出乎所有人预料来到营地里的男人。

“我只是背叛李剑意一个人而已,他李剑意,却代表不了整个问剑宗。”这个男人眼中涌动着不甘和嫉妒的眸光。

韩养剑目光犹如一柄刮骨刀,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掠过,仿佛是要分辨出他的话的真假。

“韩兄,此人不可信啊!”方潇安上前一步,道:“唐佛泪乃是问剑宗的肱骨之一,资历极老,掌握问剑宗权柄,向来说一不二,虽然曾经一度也和李剑意之间有过嫌隙,不过后来证实,这只是问剑宗的布局而已……”

“哦?他曾和李剑意不和?”韩养剑眼睛微微一眯。

方潇安一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连道:“不错,不过这是他们散播出来的假象,后来证实,我们都被他骗了,这只是一个布局而已。这人对于问剑宗极为狂热,只怕所图非小。”

韩养剑看向唐佛泪,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唐佛泪冷冷一笑,道:“我说过,我背叛的只是李剑意一个人而已,不是问剑宗,布局杀人,是为了问剑宗的利益,今天来,也是为了问剑宗的利益,至于李剑意么,这种自私自利,一意孤行的掌门,不值得我继续为其效力。”

“一派狡辩。”方潇安冷哼。

韩养剑眼神眯了起来,一道道锋锐的精芒在双眼开阖闪动,一字一句地道:“我欣赏你的胆色,敢一个人来到这里送死,不过,你要记住,想要取得敌人的信任,就必须付出代价,你想让我相信你,光凭红口白牙几句话,那可不行。”

唐佛泪微微一笑,道:“你想要什么证明?”

韩养剑哈哈大笑,略带调侃地道:“比如李剑意的人头,或者说今天那个什么弃青衫,他的人头,也很有说服力。”

谁知道唐佛泪似是早就料到韩养剑有这么一说,非但没有愤怒,胸有成竹地道:“这并不难,只要你也答应我的条件。”

“哦?你的条件?说说看。”韩养剑不动声色。

“我助你杀了李剑意和弃青衫,夺下后山的玄晶矿石,问剑宗的一切资源财宝,都归你所有,我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问剑宗掌门之位。”唐佛泪眼睛之中,闪动着某种奇异的光彩。

韩养剑晒然一笑,道:“李剑意和弃青衫都死了,还哪里来的什么问剑宗?”

唐佛泪平静地道:“其实屠了问剑宗,对于你们【裂天剑宗】来说,并不是最有利的选择,固然你们可以得到玄晶矿石,但那矿石足足有数千方,处于地下六百多米,位于深远地穴之中,一年半载也无法开采带走,如果你们屠杀了问剑宗上上下下近万人,那谁来帮助你们开采矿石?谁来帮助你们运输矿石?谁来做哪些零散琐碎的杂事?想要发掘这些精矿神藏,你们需要大量的矿工奴隶。”

韩养剑下意识地点点头:“继续说。”

唐佛泪继续道:“虽然问剑宗这点儿力量,并不放在【裂天剑宗】这样的超级宗门眼中,但是雪州和剑州相隔千山万水,想要调集奴隶矿工人手,却太耗费时间,恰恰相反,如果你们留下山上这些人,为己所用,人手问题就可以完全解决,问剑山上,如今上上下下共计一万多人,恰好可以满足开采矿藏的需要,以你们四人的实力,只要诛杀了李剑意和弃青衫等高手,完全可以坐镇山门,到时候剩下的人,还有谁敢造次?一切还不都在您的掌控之中?”

韩养剑饶有趣味地道:“说的也不错,是个很好的办法,可问题是,我既然可以奴役他们,那为什么还要保留问剑宗,而且还让你去当这个掌门人呢?”

“因为你需要我里应外合,帮你诛杀弃青衫和李剑意,尤其是前者。”唐佛泪平静地道。

“哈哈哈,那你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韩养剑哈哈大笑:“弃青衫虽然实力不错,却并非是无敌,我万剑杀师叔,不日就要到来,等到他老人家一到,就算是不用你,我照样也可以做到你说的一切。”

唐佛泪同样哈哈大笑,突然说道:“我观你面貌,今天至少应该有百岁有余了吧?”

武道强者具有远超常人的寿命,面貌的变化,也极为迟缓。

百岁对于武王境界的强者来说,只是青壮年,韩养剑外表看起来也不过才三十岁左右,但是以他武王巅峰境界的实力,却没有得到进入【百圣战场】的机会,必然是超过了五十岁,说明他也不是什么超级天才。

一般天赋稍好的武者,百岁到达武王巅峰境界,这个时间正好。

所以唐佛泪才做出这样的猜测。

韩养剑闻言,一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佛泪不紧不慢地道:“恕在下斗胆直言,百岁的武王巅峰强者,你这种程度,在【裂天剑宗】应该属于二流水准的天才武者,宗门对于你的重视程度,并不如那些真正的一流天才,但是却也算是宗门值得培养的人才之一,如今正是你表现的机会,只要能够为【裂天剑宗】立下大功,必然可以立刻进入宗门高层的视野,获得大力培养,而相反,如果在这段时间之内,你一直默默无闻的话,再过十几年,你就会被那些后起之秀的年轻的小天才们超越淘汰,再想得到宗门的重视培养,可就没有什么可能了。”

韩养剑不知不觉已经坐直了身躯。

显然被唐佛泪说中了心事。

他情不自禁地道:“好,你继续说。”

唐佛泪点点头,继续道:“这次出征问剑宗,就是阁下立功的一大机会,根据初步估计,问剑宗后山的玄晶矿石,至少有五千余方,要知道这可都是极品玄晶石,这样的矿藏,即便是在剑州,也是一笔不菲的宝藏吧?”

韩养剑下意识地点点头。

唐佛泪微微一笑,道:“如果阁下为宗门夺得这笔宝物,那自然是立下了大功,可如果等到您那位师叔到来,才攻克问剑宗,那到时候功劳到底算是谁的?绝对不会是您的。只怕您非但无功,反而会落下一个办事不利的罪名,堂堂四位武王巅峰级别的剑修,拿不下一个小小的雪州宗门,就算是有再多理由,只怕也会成为笑柄。”

韩养剑听完,顿时心中直跳。

这一番话,字字诛心。

但却直指要害,所说正是他自己这几日担心的问题。

方潇安听得心惊肉跳。

他察言观色,立刻就知道,韩养剑被唐佛泪给说的动了心,心中暗道不妙。

别人会上唐佛泪的当,他却不会,因为他心中很清楚,这个男人对于问剑宗的忠诚,尤其是已经在上次丁浩渡劫时被摆了一道,导致清平学院布局受损,他才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唐佛泪。

“韩兄,万万不可听信此人巧舌如簧,这必定是一个陷阱……”方潇安试图说服韩养剑改变主意。

但是——

“闭嘴,这件事情,韩师兄自有主意。”另一位剑修出口呵斥,丝毫不给这位清平学院的院长留面子。

“可是……”方潇安还要再说什么。

“嘿嘿,我们【裂天剑宗】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蝼蚁来插嘴了,滚到一边去吧。”另一位【裂天剑宗】的剑修,不屑地斥责道。

方潇安抬头,却见包括韩养剑在内,四位剑修都是一副不善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心中一个激灵,顿时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

人都是贪婪的。

唐佛泪抛出了一个最为致命的诱饵,命中了【裂天剑宗】的四位剑修的要害,他们想要迫切地立功,让宗门看到自己的价值,避免这份功劳,被自己那位即将到来的师叔抢走,所以绝对不肯听信自己的劝谏,在他们的眼里,自己这幅样子一定是在和他们作对吧?

方潇安只能沉默不语。

一片短暂的沉默。

“有什么陷阱,可以算计的了我?”韩养剑微微一笑,对唐佛泪说道:“好,唐佛泪是吧?你的确是个狠人,如果你真的可以如自己所说,献上弃青衫和李剑意的人头,那我不妨答应你的要求,就让你做这个傀儡问剑宗的掌门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