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19、面首三千苏小小

丁浩心中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居然遇到这样的至尊之器,看来只好用那个最后的办法了……”

他本来不想用这个办法,因为这个手段太过于珍贵,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应该浪费,但是现在……

但是下一刻,异变突生——

就在丁浩做出决定还未付诸实施的下一瞬间,谁也没有想到的奇异变化出现了。

那一道原本射向丁浩的火焰之剑,突然不可思议的拐了一个弯。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它犹如一道红色闪电一般,从侧面没入到了【熊罴妖皇】的肋间。

下一瞬间,可怕的力量瞬息就爆发出来。

骤然迸发的恐怖火焰之力,将这一头身形魁梧的巨大熊妖坚硬如铁的大半个身躯,直接炸的粉碎,白骨血肉飞溅,肉眼可见吞噬一切的红色火焰疯狂地没入到了他的体内……

“啊,该死的贱人!”

【熊罴妖皇】愤怒地狂吼。

他何曾会预料到这样的变化,瞬间就受了重伤。

这一下子再也难以维持【吞天魔葫】。

从葫芦口中倾斜出来的原本极为稳定的紫色液体,骤然变得混乱了起来,有一部分朝着四面逸散,大部分都犹如长鲸吸水一般重新回到了【吞天魔葫】之中。

原本倾斜着的【吞天魔葫】也开始缓缓地竖起来,没有了之前的灵动,也不再旋转,背后那魔月高悬、石崖青藤的异象,也在这一瞬间仿佛是水中倒影一般瞬间消失。

“啊……”同一时间,【邪心妖皇】也发出一声惨叫。

【吞天魔葫】是【熊罴妖皇】一族的至尊宝物,数万年的传承,才能与这位巨熊大妖血脉相连,也只有他才能勉强地操控,所以之前两人合作,【熊罴妖皇】是控制【吞天魔葫】的主力,而【邪心妖皇】的作用,只是在一旁负责输入妖力,保证有足够的力量来驱动这个至尊之器。

此刻【熊罴妖皇】身受重伤之下,失去了对【吞天魔葫】的控制。

其中力量顿时变得暴乱了起来。

这可怕的至尊狂暴力量,第一个上海的就是靠的最近的【邪心妖皇】这个陌生人。

一股紫色光华闪过,【邪心妖皇】的大半个身躯瞬间就化作了齑粉消失。

丁浩一惊之后,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个妖冶诡异的女人为什么要帮自己,但是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事情,当下奋力催动锈剑的力量,在最后的锈迹回到剑身、剑刃内部的至尊气息彻底消失之前,丁浩出招了。

一道白色光华闪过。

【熊罴妖皇】和【邪心妖皇】的头颅冲天而起。

鲜血犹如两柱喷泉。

丁浩身形落在地面。

最后一颗脱落的锈迹重新回到了剑身。

手中的长剑,重新化作了那一柄烧火棍一般、斑驳不堪、仿佛随时都会断裂的模样,这样的剑,就算是丢在路边,乞丐都不去去多看一眼。

两道黑色和白色的光华从【熊罴妖皇】和【邪心妖皇】破碎的身体之中逃逸出来。

是两大妖皇的神魂。

“喵呜……”关键时刻,一直猫视眈眈的邪月出现了。

这样的机会,天生吃货的它怎么可能放过?

白色的小翅膀轻轻一动,邪月化作一道白色流光一个回旋,将两团光华都叼在了口中,在两大妖皇的魂体惊恐万状地哀求之中,小虎牙一阵生吞猛嚼,毫不客气地吞掉了这两道纯净至极的妖族本源力量。

粉嫩的小舌头舔着嘴巴,认认真真地洗了洗脸,恶魔猫这才心满意足地道:“愚蠢的妖族啊,在喵的面前,还想要逃掉神魂,真是不自量力啊!”

丁浩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时【吞天魔葫】失去了两大妖皇力量的催动,其中蕴含着的妖神至尊之力也逐渐敛去,重新沉睡,原本足足有几米高的葫芦缩小成为巴掌大小,绿色的光华也消失,葫芦变得黯淡了下来,从空中掉落!

丁浩心中一动,一招手。

一股伟力凌空涌出,将【吞天魔葫】摄在其中。

这可是一个不得了的宝贝,其中蕴含妖族至尊的气息,那紫色液体犹如神魔之血一般,极为可怕,仅仅是一丝,就将【邪心妖皇】的身体击成粉碎,如果全部释放出来,简直就可以灭世,如果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啻于有一个妖神境界的助力一直在身边……

远处。

头发赤红的妖冶美女一双藕臂抱在胸前,挤压着那一对高挺的肉团出现令人喷鼻血的形状,她笑嘻嘻地看着丁浩,没有和丁浩争抢这【吞天魔葫】的打算。

她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调侃。

轰!

眼看【吞天魔葫】就要落入丁浩的手中,突然这个已经黯淡下来的葫芦,表层闪过一丝翠绿光焰,仿佛是其中沉睡的神祇睁开了眼睛一般,轻轻一晃,轻易挣脱了丁浩力量的舒服,在虚空之中一闪,直接破开空间消失了!

丁浩呆了呆。

下一瞬间他也明白自己有点儿贪心了。

宝物有灵,何况是这等凌驾于宝器之上的神物?

至尊级别的神器,内部已经孕育出了属于自己的灵魂神祇,有了智慧,没有操控的秘法,根本就无法抢夺过来,就算是持有者死亡,也会第一时间返回祖地,【吞天魔葫】破开空间,返回了【熊罴妖皇】的部族。

终于尘埃落定。

该解决其他的事情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为何要助我?”丁浩转身,看着这个赤色长发的妖冶美女。

他可以肯定,自己之前绝对不曾见过她。

两人之间,也绝对没有任何的交集,

这个妖冶娇艳的女人,跟随陆仙儿、【熊罴妖皇】等强者,在第七段古路伏杀自己,参与这么严密的计划,应该是【熊罴妖皇】等人最信任的同伙,但是却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不可思议地出手帮助自己,绝杀了【熊罴妖皇】等人,实在是令人有些费解。

“嘻嘻,小冤家,这个答案对你很重要吗?”女人脸上带着调侃的笑容。

“当然很重要。”丁浩神色严肃。

“好吧,那就告诉你,小冤家,你长的这么细皮嫩肉,姐姐我虽然面首三千,见识过无数美男子,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俏的小哥儿,在没有尝到你的美味之前,我苏小小当然舍不得你死啦!”妖冶女人笑嘻嘻地道。

她一双媚态十足的美眸里面,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一颦一笑,都让人骨头酥麻无比销魂。

这绝对是一个狐狸精一样的人间尤物。

浑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散发着勾魂夺魄的魅惑气息。

原来她的名字,叫做苏小小。

丁浩在脑海之中迅速地回忆一边,似乎从未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不过她的实力如此恐怖,显然也在初级武皇境界的至强者,这样的人物绝对不会籍籍无名,这只有一个解释,这个女人足迹并未踏足过雪州,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

“不管如何,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丁浩的神识强横无比,只是一瞬间的失神,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拱手道谢。

“姑娘?哈?哈哈哈哈,姑娘?你可真有意思,哈哈,好久没有人这么称呼我了……嘻嘻,小冤家,如果你真的想要谢谢姐姐我,就好好陪陪姐姐我……”苏小小微微一愕,旋即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散发这成熟的魅力。

她的声音有一种奇异的魔力,令人浑身燥热。

她媚眼如斯,莲步轻移,腰肢柔软,乳波荡漾,带着一股香风来到丁浩身前,新剥小葱一般的纤纤玉手,伸手就朝着丁浩的脸颊摸了过来。

丁浩皱眉。

身形一闪,瞬间退开了两米距离。

“小冤家,不要矜持,我们来嘛……”苏小小风情万种,火红色长发仿佛一团炙热的火焰在燃烧,犹如一朵致命而又美丽的玫瑰花,瞬间就来到了丁浩的身前,声音酥麻:“不要压抑你自己,姐姐猜你还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来嘛,让姐姐告诉你,世界上最销魂的滋味是什么样!”

“苏姑娘……”丁浩面红耳赤。

虽然两世为人,但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空有无数岛国经验理论而实战为零的小处男,哪里经受过如此阵仗,顿时有点儿招架不住,身形一闪,再度退开二十多米远。

“嘻嘻,小家伙,真是太可爱啦,既然你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那我就给你一点儿时间……喂,你那位小情人醒来了,姐姐我还有重要事情,先走啦……”火焰美女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溶洞深处传来了那勾魂夺魄的声音——

“嘻嘻,丁浩,姐姐我记住你了,哈哈,早晚有一天,苏小小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入幕之宾……哈哈,我的口味变了,突然有点儿喜欢你这样羞涩的小男孩了!”

香风袅袅。

伊人消失。

丁浩呼出一口浊气,摇摇头。

这个女人是个怪人,很可怕。

以后还是避而远之最好。

不过今天却是欠了她一个人情。

这个时候,原本快要崩塌的地下溶洞恢复了平静。

周围一片狼藉,钟乳石全部催倒,地面崩裂。

若不是这片环境乃是残存的上古法则之力演化出来,只怕早就化作飞灰了,即便如此,四周空间里的紫色空间漩涡也越来越多了,这意味着这段古路已经开始变得极为不稳定,只怕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会坍塌消失了!

丁浩来到了之前隐身的地方。

纪英绮早就已经从昏迷之中苏醒了过来。

这个身体依旧极度虚弱的小姑娘,表现出了极为可怕的冷静。

她没有哭也没有闹,清秀的脸上甚至连一丝背上的表情都没有,听到脚步声,她抬头看了一眼丁浩,眼眸深处这才涌过一丝期冀和柔和的神色,静静地问道:“丁大哥,我哥哥他是不是已经……”

丁浩不知道该怎么说,轻轻地点点头。

“哦……”少女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仿佛是听到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呆呆地愣了半晌之后,这才静静地问道:“我哥哥的尸体在哪里?我要安葬他!”

丁浩撤去了保护小丫头的铭文阵法,扶着她来到之前纪英男陨落的地方。

在战斗之前,丁浩有意识地保护了这个地方,铭文保护之中,所以这里没有受到波及,纪英男的尸体,成为了数百个碎块,一片血肉模糊,鲜血浸泡着那一株同样被切割成为碎块的王级【九皇护心地笋】,整个人已经分不出清楚形状,极为凄惨。

丁浩原本不想让纪英绮看到这一幕,怕在她的心里留下阴影。

不过小丫头简直要亲手安葬哥哥,丁浩拗不过,只能由她。

亲手一块一块将哥哥的血肉,摆放在一个塌陷的一米多深的坑之中,然后又搬动石笋碎块覆盖在上面,堆砌成为坟头的形状,碎石划破了少女的手指,她在丁浩的帮助之下,在坟前竖下一块一米多高的石碑,上面用自己的血迹,写着——

“这里长眠的是一位孝顺的儿子,一位完美的哥哥,一位绝不失败的家族继承人……”

写完最后一个字迹,最终是有一滴清泪,从纪英绮的眼眶里滑落。

“哥哥,请你好好地休息吧,这么多年,身上背负着这么多,你一定很累很累了吧?从今以后,你终于可以安静地睡一觉了,可以不用再去担心我这个小累赘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带着你的期盼,带着你对玉州纪家的责任,好好地活下去,昔日那个小累赘长大了,我会让玉州纪家,重新崛起,让曾经每一个嘲笑过你,为难过你的人,都付出代价!”

少女伸手擦干脸上的泪珠,表情重新变得坚强起来。

“丁大哥,谢谢您为哥哥报仇!”

“这是我应该做的,他们针对我而来,是我连累了你们。”

“这都是命运之神安排的吧……丁大哥,我没事,你别担心我,我们走吧,我答应过哥哥,要好好地活下去,现在有了【九皇护心地笋】,请您帮我炼制一枚神丹吧。”小丫头冷静地道。

从那以后,丁浩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少女哭泣过。

也是从那以后,玉州【玉罗刹】的名字,开始在玉州乃至于整个北域都冉冉升起,尽管她从来都不修炼武道,但她的名字,却让无数绝世强者闻而变色,无人敢缨其锋锐。

做完这一切,纪英绮虚弱的身躯再也难以承受这一切。

她躺在丁浩的背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美丽的长长睫毛上,还挂着最后一丝泪珠。

瘦弱的肩膀上,却已经开始承担一个曾经辉煌过的家族的最后的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