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18、至尊的对决

这个碧绿葫芦一开始还略有些暗淡,但是随着【熊罴妖皇】的妖气注入,顿时变得璀璨无比,仿佛是由世界上最纯净的翡翠玻璃种生成一般,光华大作,晶莹剔透,如一轮小型太阳一样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光彩,滴溜溜旋转着,开始变大。

丁浩微微一惊。

这翡翠葫芦妖气惊人,里面孕育着一种战神至尊的气息。

“丁浩,就此作罢,我们两不相欠,本皇不想浪费一次催动【吞天魔葫】的机会,否则,今日任你天才绝世,也要身入葫中,化作脓水。”【熊罴妖皇】碧绿葫芦在手,气焰大涨,犹如一尊妖神一般。

葫芦之中爆发出来的可怕气机,朝着四面八方逸散出去,墨绿色的气浪,仿佛是一层层核弹爆炸之后的铅云一般,惊涛拍岸,四周虚空之中飞舞的金色汉字符文,开始有了扩散破碎的迹象,四周的封锁力量也变得不稳。

丁浩的面色也严峻了起来。

自己的汉字符文,已经经过了数次优化,尤其是这次进入【百圣战场】之后,他又精研参考了这些上古遗存下来的远古符文,在刀祖和剑祖的指导之下,汉子符文的威力更上一层楼,且刚才布置符文的时候,除了借助天地之间的玄元力量,丁浩好耗费了许多极品玄晶石,这个符文阵法借助地形,强度可以困住武皇初阶的强者。

此刻居然只是在那碧绿葫芦的气机逸散之下,就有崩溃的现象。

难道这个葫芦,居然是一件神器不成?

不过,今日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丁浩右手握住锈剑,横在胸前,左手骈指一抹。

一层晶莹寒霜浮现在剑身之上,狱冰玄气注入之下,锈剑仿佛是通灵一般,剑身剧烈地震动起来,一股强横的气息苏醒,也一点点地逸散出来,剑鸣犹如龙吟,上面那斑驳锈迹隐隐再度有脱离飞舞的迹象!

【熊罴妖皇】等人面色一窒。

他手中有【吞天魔葫】这样的至尊之器,却也不想真的和丁浩硬拼。

就是因为他有些忌惮那柄看不透来历的锈剑。

已经死去的【汨罗蛛皇】说的很对,武神或者是妖神境界以下的人,想要驱动神器,使得其中蕴含的神力复苏,若非是一脉相承的本族至宝,那就是体内流淌着神明血脉,他现在已经有些难以把握这个丁浩的来历了。

莫非是神明转世?

亦或者他的体内,沉睡着一尊神灵?

若非是忌惮这些,只怕【熊罴妖皇】早就动手了,不但可以报上次的一剑之仇,还可以抢到西游古路石碑地图,要知道上次他猝不及防被丁浩破去了肉身惨败,没有来得及驱动【吞天魔葫】,这一次可是准备已久,但是现在面对锈剑,却也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杀意。

“不要逼迫我,不然谁生谁死,犹未定论!”【熊罴妖皇】克制着出手的欲望。

丁浩哈哈大笑:“当然是我生,你们死!”

话音未落。

他立刻再次出手。

空气之中一层层剑光气浪飙射,或者如同春风拂面让人提不起躲避的意念,或者犹如炎炎夏日热浪滚滚,或者仿佛是秋之盛景天地萧瑟,或者是天寒地冻的深冬冰渣飞溅!

春夏秋冬四剑意,在丁浩的催动之下,弥漫整个溶洞空间。

霎时间惨叫声一片。

黑煞宗的武者和其他一些妖族高手,根本难以抵挡全力出手的丁浩,瞬间被砍瓜切菜一般斩杀,丁浩的身形在虚空之中拉出一道道残影,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无一合之敌。

单单是纯粹的肉身之力,丁浩已经堪比半步武皇,在这第七段西游古路之中,磅礴的压制之力,让很多强者走路都极为缓慢,如何跟得上丁浩全力爆发之后的速度?

许多强者根本都反应不过来,就身首异处!

怒火犹如火山一般爆发的丁浩,下手根本不留情。

转眼之间,除了两大妖皇、妖冶女人之外,其他人,都被丁浩剑剑诛绝!

“和他拼了!”【熊罴妖皇】怒吼一声,全力催动【吞天魔葫】,再无半分保留。

丁浩身上杀机如此浓烈,出手如此无情,让他知道,今日之战不可避免。

他干脆再不退让,冲天而起的妖气滚滚逸散开来,黑中带绿,呼啸之中,【熊罴妖皇】背后隐隐出线一副奇异画面,那是一片白骨和鲜血铸就的无尽魔土悬崖之上,一对紫月高悬,一根数千米长的碧藤在罡风之中摇曳,上面两颗碧绿葫芦吞噬日月精华,其中一颗足足有数百米高,另一颗却只有巴掌大小……

丁浩一语不发,狱冰玄气催动锈剑。

剑鸣之声更盛,剑身的斑斑锈迹又有了脱落的迹象,缓缓地浮现了起来,就要露出一柄完整的晶莹剑身!

两股至尊的气息,开始弥漫出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谁再有任何犹豫,今天就是必死之局。

那位浑身火红战甲的人族女子脸色凝重。

她朝着战圈外围避开一段距离,身上的战甲活了一般,化作了熊熊火焰,直接将她包裹在了其中,整个人犹如一团灭世的火焰一般,同样释放出了绝对强悍的气息,不过她似乎并无意插入这样的占据之中,而是保持了一个很奇怪的作壁上观状态!

在【熊罴妖皇】的全力催动之下,【吞天魔葫】威能逐渐显现。

它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背后的幻象越来越清晰。

零星的紫光带着至尊的气息,从葫芦口之中逸散出来。

尽管只是一丝丝,但是却无比的恐怖,整个地下溶洞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仿佛随时要坍塌一般,看来构筑成这溶洞的上古法则,受到了这一丝丝至尊气息的干扰,也开始不稳定起来,一旦这一缕残存的上古法则破碎,整个第七段西游古路地下溶洞,也要烟消云散了!

丁浩也已经全力催动了锈剑。

一个个斑斑锈迹,仿佛是活了一般,呼啸着脱离锈剑剑身,高速飞旋犹如赤色火焰,将整个剑身都包裹了起来,露出下面晶莹如玉、璀璨无双的剑身,绽放出刺目的白色光辉,柔和纯净而又高贵。

剑吟之声越来越盛,仿佛里面有一尊沉睡的神灵,正在缓缓地苏醒一般。

锈剑的气息,丝毫不亚于那【吞天魔葫】,甚至隐隐还有将其压制的趋势。

“邪心小妖,再不出手,我们就都得死在这个人族小子手中了……”【熊罴妖皇】没想到这柄锈剑居然真的可以抗拒本族的至尊之宝,不由得面色苍白,大惊失色。

他隐隐又支撑不住的趋势。

驱动至尊之器需要磅礴的妖力,他在受伤之前,还可以勉强做到使得【吞天魔葫】复苏一丝,但是如今体内伤势还未愈合,体内的妖力如同决堤洪水一般倾泻.出去,有一种被抽空的感觉,快要驾驭不住【吞天魔葫】了。

【邪心妖皇】面色瞬息万变,不过也知道眼下是身死时刻,当下不敢再有丝毫的犹豫,咬牙怒吼一声,仅有的三条狐尾散发开来,浑身白色妖气滚滚升腾,焕发本命妖气,一道道白色精华妖力注入那【吞天魔葫】之中,连同【熊罴妖皇】一起驱动这件至尊之器。

轰!

得到了又一位妖皇的妖气,【吞天魔葫】的力量开始狂暴地增长。

其中孕育着的神魔也开始复苏,可怕的力量出现。

葫芦开始缓缓地倾泻,立刻就从葫芦口逸散出来一股股紫色液体,比之前的紫色光华变得更多,这是至尊的气息,仿佛是神魔之血一般,又犹如至尊亲临一般,光华流转,所过之处,一切都开始毁灭。

头顶上方一根根钟乳石坠落。

地面裂开缝隙。

四周的空间漩涡开始急骤地扩大缩小……

地下溶洞出现了即将爆炸爆发毁灭坍塌的征兆!

丁浩心中一惊。

全力催动锈剑,瞬间锈剑的威能达到了巅峰,白色光华犹如至尊亲临一般,足以粉碎世界上的一切,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握剑,身形暴起,犹如流光一般突进,一剑斩出,发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

锈剑之上的锈迹脱落状态,只能维持五息的时间,他不能再等下去。

否则时间一过,自己将无法接住【吞天魔葫】这件妖族至尊之器的威力,必然灰飞烟灭。

“杀了他!”

“给我死!”

【熊罴妖皇】和【邪心妖皇】齐齐怒喝一声。

两大妖皇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注入【吞天魔葫】之中,驱动这件妖族至尊之器,葫芦在虚空之中缓缓地倾斜下来,从葫芦口之中倾倒出大量的紫色光华,仿佛是液体一般,碾过虚空,朝着丁浩飞快地流淌围绕过来!

“给我开!”

丁浩大喝,挥剑疾进。

手中锈剑脱落了锈迹,璀璨犹如神晶无暇。

一剑斩下,任何东西都以剑刃为中心被分为两段,可怕的剑意对上那紫色液体,犹如利刃切到了豆腐一般,呲地一声,将最前面十五米的紫色液体,从中间一分为二!

不过这紫色液体当真十分神奇。

锈剑那足以瞬杀【汨罗蛛皇】的力量,居然并不能蒸发这种奇异的液体,被锈剑从中间一分为二之后,它绕过锈剑的力量,在丁浩的身后,重新又融合在了一起,仿佛是流水一般,将丁浩包裹在了其中,极有节奏的蠕动了起来!

每一次蠕动,都极为轻微。

但释放出的力量,却瞬间足以将一位武圣级别的强者化为齑粉。

丁浩手握锈剑,疯狂地突进,剑身之中散发出来的至尊气息,化作一个晶莹如玉的白色光罩,包裹住全身,将那可怕的液体蠕动之力排斥在外。

嗤嗤嗤!

锈剑疯狂突进,不断地分开那紫色液体。

不过越是靠近两大妖皇,遭受到的阻力越来越大。

一开始丁浩的速度几乎是如同离弦之箭一般,但是随着突进,却逐渐慢了下来,那紫色的液体不断地蠕动,变得越来越粘稠,仿佛是一片沼泽一般,丁浩陷入其中,锈剑绽放的光华越来越盛,但是却被阻挡了下来……

整个地下溶洞疯狂地摇晃坍塌。

“开!”

丁浩怒喝一声,爆发出全部的力量。

瞬息之间,又往前突进了十米距离。

距离两大妖皇,也紧紧只剩下了不足两米的距离。

锈剑疯狂地长鸣颤动,其内仿佛是有一尊神灵要复苏一般,发出沛然莫御的力量。

但是【熊罴妖皇】和【邪心妖皇】纷纷变色,知道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刻,生死只在一瞬间,在这一瞬间两个家伙也拼了命,不计一切代价地催动【吞天魔葫】,完全是在燃烧自己的本命妖华,消耗生命力!

【吞天魔葫】越发可怕,释放出无尽气息。

它的两层躯壳,与地面形成了八十多度的倾斜角,里面越来越多的紫色液体疯狂地倾斜出来,简直就像是有一条大江从里面流淌呼啸,形成了波涛,吞天嗜地,所过之处,一切皆被炼化,化作了虚无,变成了这紫色液体的养料!

丁浩的身形,逐渐被困入其中。

“糟糕,时间快要到了……”丁浩的心开始沉了下去。

锈剑复苏只能维持五息时间,如果期限一过,立刻就会失去此刻至尊一般的威力,到时候自己再也难以抵挡这【吞天魔葫】的威力。

嗡嗡嗡!

锈剑剑身的颤抖速度越来越慢。

原本脱落化作火焰一般绕着剑身飞旋的锈迹,光芒黯淡了下来,眼看就要开始重新朝着剑身附着下去,剑身之中蕴含这的那尊神明一般的力量,似乎也终于放弃了复苏,气息开始衰弱下去!

“哈哈哈,不行了,他快不行了!”【熊罴妖皇】眼光何等锋利,顿时察觉到了丁浩身上力量的变化。

“哈哈哈,我知道了,我明白了,原来那柄神剑的复苏,是有时间限制的……”【邪心妖皇】哈哈大笑,“熊罴老妖,你已经有了【吞天魔葫】,杀了这小子,神剑归我!”

说话之间。

锈剑之上的锈斑已经恢复了一半以上,剩下的也重新回落。

锈剑的力量犹如退潮的潮水一般减弱。

此消彼长之下,那紫色液体展开了疯狂的反击。

转眼之间就将丁浩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丁浩在锈剑最后一丝至尊力量的保护之下,还未遭受蠕动之力的直接作用,但是却也已经感觉窒息,浑身骨骼发出了嘎嘎嘎的脆响之声,难以承受重压,就要碎裂一般……

“咯咯咯,小冤家,看来你今天非死不可了呢,死在妖族之手,你一定感到遗憾,不如就由姐姐我就送你一程吧,不用感谢我哦!”

一直沉默着的人族女武者娇笑。

她脸上却闪烁着残忍的眸光,身影一闪,一掌击出,浑身的火焰之力化作一柄利剑,犀利无匹,隐隐竟然可以破开那紫色液体,直接朝着丁浩的后背方向刺去。

三面夹击。

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