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94、蒲团的秘密

宋胖子的确够朋友。

丁浩也曾说过,如果宋胖子对于【天刀绝剑楼】之中的东西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进去看看,不过这胖子当真是个妙人儿,似是没有一点儿的好奇之心,言道自己并不修炼刀法和剑法,且有着自己的武者之道,婉言拒绝了。

缓缓地走进【天刀绝剑楼】大门,丁浩忍不住身形又晃动了一下,只觉得体内有无数细密钢针在飞窜一般,有一种钢刀刮骨一般的剧痛。

“浩哥哥……”李伊若第一时间冲了出来,扶住了丁浩。

“没事,放心吧,丫头。”丁浩微笑着,动作极为温柔地将美少女披在肩头的黑色长发,轻轻地拢到脑后。

李伊若没有多说话,只是轻轻地扶着丁浩,缓缓地扶他上楼。

看着两人的背影,田能、李廷等人脸上也带着忧色,丁浩脸色苍白气息紊乱,身形也摇摇欲坠,谁都能够感觉的出来,这是受了重伤的表现,发生在【五重天】的事情还没有传回来,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丁浩在战斗之中吃了亏!

过了片刻,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却是张凡和艾青两个人回来了,都是浑身浴血,如同刚刚从血海之中游出来的一般,连头发丝里面都嘀嗒着血水,走过的路,留下一片血脚印,看起来无比骇人……

“丁师兄呢?”张凡第一个发问。

田能忙道:“李姑娘扶着上楼了。”

张凡二话不说,直接上了二楼。

田能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艾青的身上,焦急地问道:“老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浩哥他的情况似乎不太妙啊,难道【五重天】的战斗输了……”

艾青身上有不少的伤势,好在并不致命,他神情畅快,仰头哈哈大笑:“怎么可能?主人他怎么会输?哈哈,你们几个别瞎想了,这一回咱们真的是要扬名立万了,说出来不怕吓死你们,主人孤身一人,先是败了【万妖谷】的一位至强者,然后击杀潘一心、尉迟金和凌世雄三大武皇,以一人之力横扫群雄,所向披靡,无人敢挡,如今已经是威震【九重天】,嘿嘿,从今天开始,咱们几个就算是横着在这【九重天】巨城之中走两圈,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什么?”

“击败【万妖谷】至强者?”

“斩杀三位武皇强者?”

李廷田能等人惊呆了。

虽然丁浩给他们的印象一直是深不可测,但是这样的战绩也太过于惊人了吧?太过于惊人,莫非是这艾青在有意夸张,反正这小子平时一直表现的不怎么靠谱……

就在这时——

“哈哈哈,何止是扬名立万?丁兄这一战,只怕是注定要震动整个北域,如今消息还未传出去,等到众人离开【百圣战场】之日,就是丁兄名扬天下之时,只怕连高高在上的【玄霜神宫】,都要专门做出回应,特别嘉奖丁兄了,一个玄霜神卫统领的职位还算是小的,若是操作得当,丁兄甚至可以成为一州巡察使,或者是神殿的一殿之主了!”

同样是一脸兴奋的沈不回从外面大踏步地走进来。

成为巡察使?

神殿的一殿之主?

到底浩哥今天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田能李廷等人都呆了。

……

缓缓地检查了自己体内的伤势,又服下一些自己炼制的疗伤丹药,丁浩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今日之战,也算是有惊无险。

一开始击败那【万妖谷】的至强者,也没有费太多力,只是在小世界阵法之中击杀潘一心和尉迟金,为了速战速决,丁浩不惜以伤换伤,的确是受了不轻的伤势,被潘一心战矛刺中了腹部,又被尉迟金的判官笔点中了后背两处穴窍,异种玄气爆入体内,一直到丁浩和凌世雄交战之时,依旧还在不断地摧毁着他的身体。

而和凌世雄一战,丁浩是取巧才赢的。

之前在凌世雄第一次施展【暗魔吞噬】的时候,丁浩依靠【胜字诀】第六曾【己身天地】级别的神识和直觉,就已经捕捉到了【暗魔吞噬】的破绽,所以在从迷雾小世界之中出来的时候,丁浩故意以刀剑齐出击之,果然诱使凌世雄再出【暗魔吞噬】,早有准备的丁浩一击必杀成功!

这一战,却是胜在心机和谋划。

否则,以丁浩当时的状态,虽然身体表面上的伤势愈合,但是体内异种玄气乱窜,创伤了玄气通道和穴窍,如果硬拼凌世雄,只怕不免要落入下风,一场败仗是难免的,毕竟此人乃是【黑煞宗】这样超级宗门的年青一代领军人物,不论是实力还是底蕴,都非同小可!

“我没事了,你们放心吧,最多两日,就可以彻底痊愈!”看着李伊若和张凡两人担忧的目光,丁浩微笑道。

两人这才放心一些。

顿了顿,丁浩又道:“我体内有伤势,小凡你也受了伤,这血腥之气,内蕴杀气阴煞之力,对于西门师姐的身体不利,我去剑楼三楼,小凡你也不要留在这里,去刀楼继续修炼吧,相信这一战,你也大有收获,准备准备,最晚三四日,我们就要离开【九重天】了。

张凡点点头离开。

丁浩又叮嘱了李伊若一些事情,这才起身,在美少女的搀扶之下,上了剑楼三楼。

……

三楼是空旷至极大厅,里面别无一物。

只有大厅最中央的一个破烂蒲团。

李伊若扶着丁浩上来之后,就转身离开,她知道丁浩要运功疗伤,不能打扰。

轻轻呼出一口浊气,丁浩缓缓地来到蒲团跟前,想了想,干脆一屁股坐了下去,整个三楼也只有这里可以坐了,只能凑合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坐在这个破破烂烂的蒲团之上。

谁知道这一坐下去,顿时眼前景色一变。

原本白色的石楼墙壁和窗口外面那红色的星灯,在一瞬间毫无征兆地全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深邃的无尽虚空。

眼前一切仿佛是茫茫宇宙黑暗空间一般,没有上下左右之分,也没有天上地下之别,一颗颗看似闪亮但是却无比遥远的星辰,绽放出丝丝缕缕的星光,无穷无尽的寒冷黑暗,让丁浩情不自禁地产生孤独寂寞的错觉!

“这是怎么回事?”

丁浩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奇异的变化出现了——

突然眼前的黑暗空间里,那遥远无比的无尽星辰,都开始悄然地变化起来,丝丝缕缕的星光幻灭重生,将看似无比漫长本应该在无数个纪元之中才会完成的变化过程,在一瞬间演绎完全,一颗颗星辰的更替陨落重生成长,都在丁浩的眼中一一发生!

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感觉,在丁浩的心中弥漫。

他似乎是抓住了什么。

却又完全没有丝毫的头绪。

就在这时,变化再出。

无尽遥远地方的一颗星辰,突然闪电一般地朝着丁浩靠近过来。

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这颗星辰就已经来到了丁浩身前,原本一颗小小的光点,此时遮盖了视线所及范围之中的一切,给人一种瞬间被碾压的错觉,等到丁浩回过神来的时候,不可思议地发现,自己又从那无尽黑暗空间之中,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一个风和日丽、绿草如波的奇异环境之中。

清风拂面,青草的气息甜美无比。

这是春天的气息。

万物生机勃勃,一种湿润却不燥热的气息包裹着丁浩,一切都欣欣向荣。

丁浩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正要俯身抚摸地面的柔嫩青草,却在这个时候,眼前的一切渐渐地开始失去颜色,就好像是一张正在飞速褪色的画卷一般,目光所及的青草一颗颗开始枯黄变得灰暗,最终彻底成为了银灰色金属一般的光彩!

“那是……剑?”

丁浩瞠目结舌地发现,原来之前组成无尽草原的每一株小草,居然都是一柄柄极为精致纤小的利剑,密密麻麻地摆列组合在一起,配上那青嫩的绿色和那无尽的生机之力,就变成了以假乱真的草原。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丁浩惊叹之间,却见那一柄柄的小剑开始缓缓地放大,最终完全超过了自己的身高,化作了几百米长的巨型大剑,如同剑之森林一般,将自己彻底淹没其中,抬头看去,肉眼可见之处,尽是银灰色的长剑,自己所在的位置,就是剑与剑之间的缝隙!

幻阵!

自己一定是进入了某个幻阵之中!

丁浩瞬间做出了判断。

应该是由那个破烂蒲团引发的一切!

莫非那蒲团之中,蕴含着某种自己之前未曾发现的力量?

想来也是,自己之前虽然多次研究过这个破烂蒲团,但是从未有一次真正地坐在上面运转玄功,这次是因为受伤才坐在其上调息,却遇到了这样诡异的事情……

“不要乱想,仔细看那剑之森林!”

耳边响起了剑祖颤抖的声音。

丁浩心中一惊,下意识地运足目力看去,最近的几百柄巨剑剑身微微地颤抖,一股奇异的气息从剑身之中弥漫出来,忽而那青嫩绿色重新泛起在剑身,一股奇异的波纹荡漾开来,丁浩只觉得眼睛一花,眼前的剑之森林一瞬间重又变化成为了一株株绿草。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突然之间缩小了无数倍,站在一片小草森林之中。

不过这一次丁浩却已经顾不上去思考其他。

因为他已经发现造成一切改变的原因。

那是一种对于他来说熟悉而又陌生的力量。

剑意!

是一种奇异的剑意,在不断地衍化改变着这一切。

说熟悉,是因为丁浩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剑意。

而说陌生,是因为丁浩从来没有意识到,原来剑意居然还可以超脱简单的攻击杀伤加成增持的范畴,拥有这种简直堪比造物主造物一般的威力神通。

------------------

我必须哭着求月票和红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