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70、陷阱和绝杀

若说在这一瞬间,宁虎啸心中不后悔,那是不可能的。

可惜如今要回头和解已经不可能。

震惊之余,他心中对于丁浩的杀意更深。

必须尽快扼杀了这个威胁,否则日后整个【裂天剑宗】都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对了,小白脸走了,不知道那一角地图还在不在城内?”

宁虎啸第一时间想起的还是那青玉石碑上的地图。

他心中存着最后一丝侥幸,也许丁浩并不知道上古遗址的事情,所以没有重视那块石碑,看着快要消失在远处天边的银色飞船,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必须赶紧到城中一探究竟,如果石碑不存在的话,那就得紧跟银色飞船,伺机再想办法。

如果等到飞船消失再去城中,只怕就要失去了丁浩等人的踪迹了。

在茫茫【百圣战场】之中找人,就凭他一个人的力量,犹如大海捞针一般,根本不可能。

当下不再迟疑,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了古城兵站,第一时间来到了城中的大殿。

“还在?”

当宁虎啸看到大殿内殿那个青色的石碑,心中顿时禁不住一阵无法遏制的狂喜,他原本只是抱着一丝最后的希望来看看,没想到丁浩真的居然没有发现石碑的秘密,哈哈哈,这可真是连幸运之神都站在我这一边啊。

闪电一般来到石碑跟前,宁虎啸运转玄气,就要将石碑直接折断下来带走……

就在这时——

刺目的光华,突然毫无征兆地整个大殿之中闪烁起来,一种无形的威压疯狂弥漫,大殿四周的墙壁上游走着刺目的铭文光路,殿门轰隆一声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气息,将整个大殿都变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窒息囚牢。

“等你很久了。”

丁浩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

这个声音对于宁虎啸来说,简直就是一道炸雷,迅雷不及掩耳地炸响在了他的身边,两塔登时心惊肉跳,巨大危险感觉瞬间袭来,他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向距离最近的一面墙冲过去,想要破墙离开,没有丝毫的拖沓。

可惜平日里对于来说如同薄纸一般的石墙,在这个时候,竟然变得无比坚韧,那金色的铭文脉络绽放出灼灼光辉,宁虎啸撞上去,如同撞在了坚不可破的永恒之墙上一般,肩部一阵阵麻木,整个人被这巨大的反震之力,撞得倒飞了回来……

“吼!”

没有任何犹豫,宁虎啸怒吼一声。

他浑身燃烧起熊熊玄气光焰,仿佛是被裹在了火焰之中一般,犀利无匹的剑气在这火焰之中迸发出来,咻咻咻划破虚空,如同疾风骤雨一般击打在那墙面上,他整个人几乎化作了一柄绝世神剑,重新闪电般地刺向了墙壁。

他知道,自己必须逃。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逃走。

因为他的身上再也没有了第二座【替死神偶】。

在这个有着原始铭文压制力量的古城兵站之内,他的实力大打折扣,还不足往日的一半,许多底牌都已经失效,已经在之前的正面战斗之中输了一次,宁虎啸并不认,如果再给一次机会,自己还有翻盘的可能,丁浩那碾压一般的强横表现,给了他巨大的震撼,甚至已经有一点点心理阴影。

可惜,他的第二次撞击奔逃,依旧以失败告终。

那座闪烁着金色光文的石墙,仿佛是一座不可逾越的永恒屏障一般,尽管他施展全力,都无法撞破。

“不是吧?这货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裂天剑宗】的第一天才?”邪月站在丁浩的肩头,抱着前肢,不屑地道:“怎么看着像是一只见了猫的老鼠一样?这还都没打呢,就死命逃走?”

丁浩没有说话。

他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上邪】和【斩月】。

速战速决。

必须用最短的时间解决了宁虎啸,丁浩还要回到船上去照顾西门千雪,【百圣战场】的荒野之中危机四伏,只有张凡一个人留在那边,丁浩还真的有点儿不太放心。

“好,真是好计谋!”眼见逃不走,宁虎啸静下心来,准备即将面对的恶斗。

他的确是一个很果断的人。

从第一时间果断选择逃,到发现逃不了之后立刻果断地选择战斗,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为和名气而有所顾忌,不怕被人笑话,拿得起放得下,是一个枭雄一般的人物,可惜如今只能困兽犹斗。

“是你自己太贪心。”丁浩左手刀右手剑,一步一步逼近。

没错,如果不是宁虎啸心中一直挂着那一角地图的话,他也不会落入这个陷阱,可惜今天的这个局面,宁虎啸当真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不知道艾青没有死,不知道艾青已经将地图的事情透露给了丁浩,只恨当初因为战败走的太过于匆忙,没有第一时间带走那青玉石碑,所以明知道是个坑,他也得跳下来,否则一旦错过,就会成为宗门的大罪人。

“那就战吧!”

宁虎啸深呼吸一口气,心念一动,身上突然浮现出一套水蓝色的战甲,仿佛是一层薄薄的水层一般覆盖了他的全身,只露出双手和面部位置,光华流转,有一种奇异的气息,竟然是一件宝器级别的防御战甲。

咻!

丁浩抢先出手。

像是宁虎啸这样的人物,身边有一些宝器之类的杀手锏,在丁浩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一点儿都不意外。

【斩月】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光,如梦似幻,一出手就是刀意。

叮!

宁虎啸手臂上的蓝色战甲光华延伸出来,化作了两柄连在手臂上的长剑,反手一磕,一声毫无烟火气息的金属撞击声音,【斩月】和蓝色长剑瞬息分开。

宁虎啸身形巨震,后退。

在肉体的力量方面,尽管有着宝器级别战甲的增幅,他依旧不是丁浩的对手。

丁浩欺身急进,【七玄斩·横斩】再度出手。

“【剑之玄】!”宁虎啸清喝,手中的连体蓝色长剑,在架住了【上邪】巨剑的同时,骤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迸发出一道细微的剑光,电光火石一般朝着丁浩的眉心点射过去。

“喵!”邪月随手深处一爪子,像是抓碎纸片一样抓碎了这一道剑光。

“这怎么可能……”宁虎啸眼珠子都快要迸出来了,在他微微一愣之间,已经被丁浩的【张月】巨刀拦腰斩中。

轰!

他整个人直接被轰在了大殿石墙上面。

“噗……”张口喷出一道鲜血,宁虎啸顾不上再说什么,背部发力,第一时间从墙壁塌陷中挣脱出来,侧身急闪,就在同一时间,丁浩【七玄斩·刺斩】之招威力迸发,【上邪】长剑已经刺在了他之前撞击的地方。

只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交手,他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

宁虎啸心中的震惊难以掩饰,他不可思议的发现,相比较十多天之前,这个对手的实力又有了疯狂的增长,给自己的压力远超当日,如果不是面孔分明没有改变,他真的以为自己现在对上的其实是另外一个人。

“可怕的修为提升,恐怖的天才……”

宁虎啸身形急退,再次间不容发地闪开了拦腰斩来的那一道剑意之光。

“我们或许可以停手谈一谈……”宁虎啸大喝。

丁浩没有停下来。

他面无表情,刀剑齐施,屡屡刀光和剑芒,有着摄人心魄的迷惑之力,在虚空之中卷起一层层雾气状的波澜,使得整个大殿之中都被这可怕的刀剑之意所笼罩,仿佛要绞碎一切。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抓那些人族宗门弟子吗?”宁虎啸一边竭力躲闪一边做着争取。

他心中当真是憋屈的要滴血。

想自己堂堂半步武皇境界的强者,又激发了宗门赐予的宝器,想不到竟然被这个小白脸仅仅依靠肉体之力和刀意、剑意压制的如此狼狈,可恨这古城兵站的原始铭文的压制是在太强,自己一身玄气不足争产水准的一半,否则若是真正激发出【水意神铠】的威力,足以顷刻间横扫丁浩。

丁浩心中一动。

他也曾困惑,为什么【裂天剑宗】的人,要抓五六个其他宗门弟子关起来,如果说是为了杀人夺宝,不必这么麻烦,当时直接斩杀了,却偏偏要关在地下水牢之中,仿佛是在豢养家畜一般,似乎是为了某种用途。

不过对这个秘密的好奇心,无法压制丁浩心中的杀意。

那日当宁虎啸说出要凌辱西门千雪到死的话之后,丁浩就没有打算让这个阴狠暴虐的剑修活着离开【百圣战场】的打算,更何况他现在必须杀人灭口,不能让外界的【裂天剑宗】这么快就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毕竟是庞然大物一般的宗门,丁浩暂时还惹不起。

“你……不要逼人太甚!”宁虎啸快要被逼急了。

丁浩不为所动,招式如电,施加连绵不绝的压力。

宁虎啸再一次被斩中击飞。

【水意神恺】开始出现一道道细微的裂缝。

刀意和剑意的神秘莫测,完全超出了一般招式的范畴,每一次攻击都无法捉摸,仿佛暗合天地日月的变换轨迹,大道至简,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配合丁浩大巧不工却又无懈可击的斩式,宁虎啸尽管闪电般山壁,但是却依旧连续中招。

他已经是口鼻喷血。

【水意神恺】纵然是宝器,但是没有足够玄气的支撑,依旧无法隔绝那巨大的震荡之力,宁虎啸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骨骼在一点点的破碎。

他脸色一变再变,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快住手……听着……听我解释……我也不是有意为难你师姐,而是因为,想要点燃那神秘遗址之中的铭文阵法的神火,就必须要有人族鲜血和骨肉作为祭献,否则会遭受反噬,这个秘密我告诉你,你尽管可以拿着那地图找到神秘遗址,点燃铭文阵法神火……我们……我们互不相欠……”

原来如此。

怪不得【裂天剑宗】的人,会抓其他宗门的人豢养起来。

心中最后一丝疑惑揭开,丁浩双眸清明,战意更炙,出手毫不留情。

“你……欺人太甚……这是你逼我的……拼了……”

宁虎啸眼见今日无可幸免,眼中戾芒闪烁,突然爆喝一声,不退反进,【水意神恺】从身体上脱离出来,表层的力量元素变得狂暴起来,他拼着被丁浩【七玄斩·刺斩】命中,整个身躯几乎被一斩为二,终于靠近到了丁浩的身边。

轰!

一股恐怖之极的能量爆炸在大殿之中产生。

丁浩喉头一甜,身体倒飞出去。

整个大殿瞬间被这恐怖爆炸掀掉了穹顶,碎石飞溅,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丁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被无数柄利剑刺中,一种奇异的异种玄气在轰破了护体玄气,窜入到身体玄气通道大肆破坏,如同刀割一般剧痛!

身体表面,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伤痕。

而宁虎啸当场被炸得四分五裂,白骨乱飞,显然是活不成了,不顾一点蓝色荧光,在他头颅破碎之前,从眉心里飞出来朝着大殿之外急速逃逸。

-------------

今天超过一万字了,我必须求月票了。

咱们得杀进前十啊,兄弟们给我力量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