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68、就是这个神经病?

当丁浩带着张凡出现在石床面前的时候,猎户少年愣了一下,旋即沉声道:“是谁干的?”

对于许多曾经青衫东院的弟子来说,西门千雪都是一个仙子一般的存在,几乎每个人都得到过这位温柔耐心的教习的教导,或许很多人并不喜欢灵草方面的知识,但是却都极为敬佩西门教习这个人。

尤其是张凡,他在武道方面的天赋低劣,为人又沉闷寡言,因此很多其他门类的教习都并不喜欢他,唯有在灵草丹药方面,张凡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他踏实认真的风格,为西门千雪所欣赏,多次被提出表扬……

在张凡关于问剑宗的记忆之中,有两个永远闪烁着光彩的片段,其一是丁浩,另一个就是西门千雪。

没想到再次相见,他所尊敬如同天人一般的西门教习,居然处于这种糟糕的状态之中。

丁浩也没有隐瞒,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详细地说了一遍。

“段德……死的早算他幸运。”张凡的声音沉重能够拧出水来,眉目开合之间,有一种屠刀一般的犀利,一字一句地道:“好,裂天剑宗,我记住这个名字了。”

丁浩暗暗一窒。

这一刻的张凡,有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仿佛是一柄骤然绽放出绝世光芒的神刀一般。

过了这么长时间,那个昔日唯唯诺诺、沉闷寡言的了猎户少年,终于变了啊,不仅仅是实力提高了,连性格也变得犀利起来,说话之间,会流露出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自信和霸气,也许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经历了很多游走在生死线上的磨砺,也看遍了这个冰冷世界强者为王、适者生存的的残酷吧。

丁浩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朋友,做的并不合格。

因为张凡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经历了什么,自己并不知道。

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丁浩道:“你来的正好,宁虎啸还在城外,我正在想办法把他引出来,找个机会先解决了他。”

张凡重重地点点头:“我听丁师兄的。”

不论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猎户少年唯一不变的就是对丁浩的信任和崇拜,如果此时丁浩让他去送死,只怕张凡也会毫不犹豫地赴汤蹈火。

两人正在说这话,突然外面传来了艾青慌慌张张的声音。

“主人,主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丁浩微微皱眉,和张凡走出来。

只见艾青一脸仓皇惊恐的声色,飞奔过来,声音颤抖地道:“有……有……有人闯进了城里……是……是宁虎啸的帮手,还是青云……这回……糟糕了……”

“慌什么,宁虎啸自己不敢来,他手下的喽啰有什么可怕的?”丁浩道:“来的正好啊,省的我再去像是挖老鼠一样找他们了。”

话音落下。

啪啪啪!

几声清脆的鼓掌声从远处传来。

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长袍、雍容华贵的俊秀少年,一步一步从远处走来。

这人大概二十多岁的年纪,皮肤白皙如女人一般,边走边轻轻地拍着手掌,脸上带着戏谑讥诮的微笑,道:“好,说的好,看来宁虎啸说的不错,你们真的是狂妄到了极点,扬言要横扫北域一切天才,连我青云宗也不放在眼里,好啊,说实话,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像是你们这样不知死活的东西了,看来宁虎啸说的没错,你们真是狂妄到了极点。”

“就是这个神经病?”丁浩看了一眼艾青。

“是,就是,他是……”艾青对于这个年轻人似乎极为恐惧。

“你就是那个裂天剑宗的叛徒吧?果然是猥琐下贱,呵呵,裂天剑宗的那些老鬼,自命不凡,自以为驾驭宗门之术天下无双,一直以来妄图问鼎剑州第一剑修宗门,教出来的弟子,却还有如此下贱的叛徒……”说到这里,那华服美少年看了一眼丁浩和张凡,一脸的盛气凌人,微笑更显不屑,道:“而且居然被两个边塞贱蛮收服,真是丢了剑州所有剑修的脸。”

艾青被如此羞辱,却也只是低下了头,不敢说什么。

“好了,你告诉这两个蛮子,我到底是谁。”华服美少年对艾青道。

“是,是……”艾青不敢丝毫还口,凑到丁浩耳边,低声道:“主人,他是青州青云宗的弟子林天羽,位列【青云十二秀】的末尾一位,青州潜龙榜上录了名字的天才之一,巨兽已经是武皇级别的高手,实力还在宁虎啸之上……”

青州?

北域第一大州的青州?

丁浩现在已经知道,青州的疆域面积,几乎是整个北域的四分之一左右,堪称磅礴,一百个雪州合并起来也不如青州面积,这样的州域之内,藏龙卧虎,高手如云,出现一些惊采绝艳的人物,完全有可能。

虽然没有听说过【青云十二秀】的名号,但看艾青这种惊慌的表情,只怕这个林天羽的来历,真的不简单。

“小子,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林天羽一脸的倨傲。

他在等待着丁浩等人惊慌失措服软的表情。

但是——

“小凡,替我打发了他吧,西门教习的恢复,需要安静。”丁浩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转身重又回到了大殿之内,接下来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可没有功夫理会这些不知死活秀优越的它州天才们。

张凡点点头,一步一步走向林天羽。

林天羽倨傲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旋即又化作了恼怒。

……

……

半个时辰之后。

古城兵站之外一艘废弃古船上。

“宁虎啸,这个混蛋,竟敢利用我?”鼻青脸肿,一身青色华袍破破烂烂犹如乞丐一般的林天羽,犹如丧家之犬一般,拼死从城里逃出来,像是一只受伤了野兽一般,发出愤怒的咆哮。

轰!

他一脚踏在古船甲板上,踩碎了几块原始铭文加持的飞船木板,可见心中是何等的愤怒。

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黑壮野蛮人给打的落花流水。

这真是一个极端的耻辱。

咽不下心中这口恶气,但是林天羽却也没有勇气返回古城再战。

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名不见经传的黑小子,实力竟然是那样的恐怖,他似乎是修炼了一种很诡异的炼体功法,越战越勇,到了最后,从那小子身体之中迸发出来的奇异怒吼,犹如千军万马咆哮一般,浑身的血气都燃烧了起来,让林天羽觉得,自己好像是在面对一座燃烧的神山,一头来自于修罗地狱不肯死去的恶魔一般。

那个杂碎宁虎啸,故意在阴我。

他一开始就没有告诉自己,古城兵站之中的原始铭文,可以压制武者玄气修为,也没有告诉那两个少年的肉体之力堪比绝世凶兽,只说是两个边州实力弱小的野蛮人,让自己一时大意,吃了个大亏。

借刀杀人。

现在仔细想想,今天上午自己和宁虎啸无意之中相遇,这个该死的剑修的一番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的话,分明是故意在激自己去和那两个少年去作对……这个阴险的家伙,分明是故意让自己去送死啊,是了,他自己败在了那两个少年的手中,自知不敌,却让不知真相的自己去送死,他这么做……

林天羽不是傻子。

他很快就想清楚了宁虎啸这么做的原因。

一旦自己死在了那两个少年的手中,那大哥他们,一定会出手为自己报仇……那个杂碎,是想要借刀杀人啊。

好在今天最后的生死关头,大殿之中传出来那白脸少年的声音,阻止了黑脸少年的追杀,否则自己今天,还真的说不定就陨落在了这个小小的古城之中,大哥说得对,世上高手万千,强者如云,如果太嚣张,很容易招惹到一些惹不起的存在,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

心中虽有不甘心,但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之后,林天羽却更恨宁虎啸。

正面对决输给了他黑少年,他心中也有些服气,毕竟一切都光明正大,对手没有阴人。

而宁虎啸却是背后刷坏插刀子。

“宁虎啸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去找大哥他们了……我得赶紧回去,免得大哥他们被蒙蔽了,去找那俩蛮子报仇……”林天羽转身要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来,在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一身新衣服换上,又取出一面极为精致的古铜玄器镜子,仔细地梳洗打扮了一番,重新恢复了之前华服翩翩美少年的形象,这才化作流光离开。

“想我林天羽是何等风流倜傥,号称青州十大美男子之一,无数女修追捧,今天居然被人打成了猪头……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我被两个乡下蛮子打的这么狼狈……妈的,太丢人了!”

……

……

“丁师兄,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

张凡不解地问道。

这场战斗,他已经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有绝对的把握击杀那个臭美倨傲的青云宗天才,但是最后关头,却被丁浩出言阻止了。

“根据艾青所言,青云宗和裂天剑宗关系并不紧密,所以他们和西门教习的事情无关,且听其言观其行,我觉得那林天羽似乎是上了当,被宁虎啸骗到这里来的,他甚至都不清楚这古城对于玄气修为的压制,如果杀了他,等于是对上了青云宗,只会为我们增加强敌,到让宁虎啸的诡异得逞了,教训一顿,放他走就好了。”

丁浩若有所思地道。

张凡点点头。

“准备一下,我们明天离开这古城兵站,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必须去寻找治疗西门教习的神草,宁虎啸一定在等着我们出去,到时候,会有一场恶战!”丁浩道。

张凡依旧是沉默着点点头,守在了在大殿门口。

丁浩回到了大殿之中,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那四颗被封印的绝世凶兽的心脏,又取出一些收集到的骨骼、金属铁料,开始了冗杂的炼制,他要挖一个坑,让宁虎啸自己跳下来,彻底解决了这个祸患。至于青云宗的人……相信林天羽回去之后,一切真相自明,或许不至于真的成为死敌。

--------------

第一更,求月票啦,保底月票砸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