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66、变化

修炼铭文、炼丹和铸器给丁浩带来的好处不容忽视。

铭文可以帮助他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之中发挥出数倍于己身的力量,也可以改变环境,巨灵城外与【宁州三皇】一战,古城兵站之中于宁虎啸等人一战,丁浩都依靠铭文越级挑战,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炼丹可以让丁浩熟知各种药草的特性,可以依靠丹药之术来帮助朋友,也可以治疗自身,最重要的是,在这个丹药师和各种丹方都极为珍贵的世界,一个丹药师就意味着财富和势力,丁浩依靠丹药赚了不少钱,问剑宗商业区的【天上人间】店铺至今还在源源不断地为丁浩提供财富支持。

而炼器最直接的帮助,就是让丁浩可以自己动手打造最合适的兵器,而且像是储物戒指和【黑色闪电】玄器摩托之类的东西,都体现出了它们的价值,掌握铸器之道,可以使得丁浩在装备和外力方面绝对不会受制于人。

但是丁浩非常清楚。

这三者都是辅助。

真正解决问题的,还是真刀真枪的实力。

在进入【百圣战场】之前,丁浩就已经开始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已经开始思考,该如何平衡这四者之间的关系,而今天刀祖和剑祖也提出了相似的建议,这说明他自己之前的思量是正确的,随着玄气修为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不能在如同之前那样,四道同时花费相同多的精力去修炼。

毕竟一个人的时间有限。

就算丁浩掌握了【玄战胜诀】这样的旷世功法,其中的【胜字诀】让丁浩每天只需要休息少量的时间,就可以保证完美的精神状态,但就算是不眠不休,一天也不过是二十四个时辰而已,全部用来修炼也不可能将四道同时推向高峰。

修为学识杂而不精,在对阵普通强者时或许没有多大的影响。

但是在对阵真正的强者的时候,就会显示出极大的弊端,很有可能成为丁浩的弱点被无限放大。

“好吧,我知道了,从今以后,该有取舍主次了。”

丁浩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从今以后,主修【玄战胜诀】和刀剑之道,武技的提升被放在首位。

而炼丹、铭文和铸器,则被当成是辅助手段。

“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同时你要意识到,你即为【刀剑双圣体】,就意味着在修炼刀剑一道一片坦途,每一个真正强大的天才,都会走自己的武道之路,都会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招法战技,【七玄斩】是一个开始,它打开了一闪通往神皇之道的大门,小丁子,你还是要坚持下去,不要一味仿古学今,要有属于自己的战法!”

刀祖苦口婆心地道。

丁浩点点头表示理解。

这一番谈话,进行了很长的时间。

两个老怪物将他们很多经验和看法,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丁浩,两人既然敢自称是刀剑之祖,在刀剑修炼一道上,的确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眼光,聊到兴起的时候,干脆又引导着丁浩将【七玄斩】重新整理了一遍,这套丁浩自己开创出来的斩法,两个老怪物也有些赞不绝口。

“最普通的招式之中,藏着最强大的威力,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是一条很正确的道路!”

“繁华看尽皆相同,如果你能将【七玄斩】发挥到极致,未必不能跻身神级武技的殿堂!”

……

接下来的时间里,丁浩在古城兵站待了三天时间。

除了修炼刀意、剑意之外,丁浩也留了一些心思在古城之中的原始铭文上面。

他之前对原始铭文有一些领悟,但并不深刻,要在【百圣战场】之中生存还有四个多月的时间,这种原始铭文是奇兵,丁浩有一种预感,不久的将来一定会用到这个手段。

秦可亦也留了下来。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外面现在非常危险,也许【天之痕】宁虎啸就在外面守着,自己出去就是个死,所以下定了决心,要跟在丁浩的身边,这样起码暂时不会有危险。

而艾青则已经是无路可走,只能放下一切骄横尊严,乖乖地给丁浩当起了临时仆人。

丁浩倒也没有赶这个没节操的贱人走,毕竟艾青是剑州【裂天剑宗】的精英弟子,知道【裂天剑宗】很多的秘密,既然决心以后会和这个剑修宗门对上,那丁浩就必须首先了解一下自己的敌人,这几日,他从艾青的口中旁敲侧击,也知道了不少信息。

其间,丁浩抽时间出去了一次。

将守在百里之外的山洞里面的田能、李廷等五人也招了回来。

在这个过程之中,丁浩很小心地观察了一遍古城兵站周围。

他可以确定,宁虎啸的确没有走,因为在几艘漂浮在虚空之中的废弃战船上,丁浩以【胜字诀】的神识,感应到了宁虎啸留在那里的气息,显然这个可怕的敌人,有规律地变换着自己的位置,在监视着古城兵站。

丁浩也不敢大意。

一旦出了古城兵站,没有了原始铭文的压制,宁虎啸的实力会重新回到半步武皇境界之上,全力爆发的【天之痕】依旧很可怕,自己在外面想要战胜他的机会不大,半步武皇级别的肉体和半步武皇级别的玄气修为相比,战斗力还是略微差了一点,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体修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力并不大。

“留着这个家伙,终究是个祸害,要想个办法解决掉!”

丁浩在神识方面占据绝对的优势,他觉得自己可以在这方面做文章。

……

时间飞速地流逝。

丁浩等人在古城兵站之中,已经驻扎了整整十天。

在第十天,丁浩终于再一次点星成功,打通了【手阳明第六经】的第二个穴窍【神藏】穴窍,晋入了二窍大宗师境界,战斗力又暴增了许多,这样一来,实施接下来的计划就更加有把握了。

田能李廷等人修炼也都有进步。

西门千雪还处于假死昏迷状态之中。

不过每日有丁浩天火玄气以及那乳白色液体的滋润,不至于有生命之忧,甚至有一个好现象,她体内破碎的玄气通道丹田,也在一点一点地恢复着,原本逐渐衰弱的生机已经变得非常强盛,可以媲美先天武宗级别的强者。

这说明在丁浩周到的照顾之下,西门千雪的肉身已经彻底恢复。

现在只需要一枚【灵犀玄心丹】来唤醒她沉睡的精神。

……

……

不知道什么地方。

“喵,你真的确定走这条路没有危险吗?”

邪月呲牙咧嘴,它身上白色的毛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烤的一片片焦黑,尾巴也几乎断掉了一截,一条翅膀耷拉在背后,鬼鬼祟祟地看着眼前两条岔道,将信将疑地问身边的黑壮少年。

黑壮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容貌极为普通。

他头戴一顶羽盔,赤裸着上身,浑身肌肉如同岩石削砍一般隆起,充满了爆发力和暴力美感,也布满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有新有旧,其中一些还在留着鲜血,腰间束着一条五指宽的黑色腰带,下身是上宽下窄的兽皮战裤战靴,一柄至少有四米的黑色玄铁战刀,刀身厚重,足有四指宽,粗略估计至少也有千斤重,刀柄和刀身之间,镶嵌着一枚巨大的玉色宝石,有淡淡的奇异力量弥散出来!

如果丁浩等人在的话,一定认不出来,他就是曾经那个平凡的猎户少年张凡。

此时的张凡,浑身弥漫着一股狂野的煞气,犹如一尊野蛮战神一般,双眸开合之间,精芒四溢,仿佛是一缕缕锋锐的刀光,从他的瞳孔之中逸散出来一般。

仔细看的话,他的身体被一团团单色的血焰笼罩,这是将肉体力量修炼到了极致的表现,体内血气翻滚,直接化作血焰包裹在体外,犹如神龙巨神一般,生命力旺盛的可怕。

一年多的时间,他已经彻底的脱胎换骨。

虽然玄气修为还停留在大武师的境界,但是张凡此时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即便是大宗师级别的强者,站在他面前也会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那柄黑色的巨型战刀,仿佛可以摧毁一切。

听到邪月的问话,张凡下意识地挠了挠后脑勺,道:“呃……应该是走这边吧?”

邪月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猎户,拜托你靠谱一点好不好?好歹你也是百蛮山猎户部落出身啊,为什么每次指路,都会将我们带到绝地,上次你说向左没有危险,结果我们一路闯进了龙象老巢,差点儿被踩成肉饼,上上次你说向右没有危险,结果我们走了不到一千米就被一群皇冠秃鹫围住,喵的翅膀都几乎被撕掉了一条,还有上上次,也是你走错路害我们被火犼用三味真火差点儿烤成肉干……”

张凡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

邪月咬牙切齿地道:“喵的,谁让我是路痴,不辨方向……这样吧,你来抛树枝,折断的一边抛到哪边咱们走那边。”

张凡听话地点点头,随手折下一段树枝,往地上一抛。

折断的一边指向东方。

张凡正要迈步往东方走,邪月突然跳起来道:“哈哈,喵这一次决定走相反的方向,根据我之前总结出来的血泪经验,只要走你所选择的方向的反方向,就绝对没有问题,啊哈哈,走喽……”

张凡一头黑线,只好跟着邪月往西方走去。

十分钟之后。

一人一猫像是丧家之犬一样仓皇原路逃回来,后面跟着一群发了狂的貔貅,追着他们的屁股咬……

“啊,这不合理啊,我已经走了你选择的相反相仿,为什么还是被凶兽追杀,而且遇到的居然还是貔貅……要了喵的命啊……”邪月惨叫着奔逃,它化身为巨型体积,张凡拎着黑色大刀坐在它的背后。

“啊,张凡你的刀真沉,快扔了吧……”

“我的翅膀快累断了……”

“这些貔貅什么意思啊,我只不过是吞了它们一个幼崽而已,用得着这么玩命吗?”

“呼……终于甩掉这帮小气鬼了!”

“累死喵了!”

“咦?前面是什么东西?漂浮在天空中的战舰?看起来是好东西啊,喵,快看,远处还有一座古城……为什么我好像是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呢……”

邪月玩命奔逃之后,一抬头,突然看到了前面天空之中,黑压压地漂浮着一些古老沧桑的破旧战船,而在更远处,有一个城堡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