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61、碾压

“小兄弟小心,【裂天剑宗】的裂天剑阵不可小觑,曾经有过围杀武皇的先例……”秦可亦大声地提醒,如今他和丁浩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丁浩没有说话。

【上邪】和【斩月】横扫,依旧是【七玄斩·横斩】,巨大的刃身横扫。

闷哼声之中,这一次尽管也有裂天剑宗的弟子跌出去,但却再没有人受伤,他们配合的很默契,一旦有人被巨力震飞出气,立刻就有其他人补上来,那冲霄而起的剑气阻拦了丁浩的斩法,巨大的刀剑如同斩在粘稠的沼泽里面一般,多了几丝沉重。

“有点儿意思!”

丁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多人组合剑阵。

合击之阵的威力不可小觑,普通武者组成的阵法,只要配合默契,进退得当,同样具有掀翻高级武者的可能,【裂天剑宗】的这套裂天剑阵,的确非常神妙,可以将布阵者的力量拧成一股绳并且数倍爆发出来,显然是一套经过了千锤百炼的合击之技法。

剑阵布开,裂天剑宗弟子们的表情终于舒缓下来,不再那么慌张。

这一刻,身为剑州超级宗门菁英的一面展现了出来,十多人辗转腾挪,手握长剑,不断地变换位置,速度极快,每一次变换都极为神妙,到了后来,他们的身形完全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肉眼不可辩的残影!

丁浩略微一顿,突然一剑斩出。

巨大的【上邪】剑身居然被他抖出一团剑花,可见手臂力量之强。

“裂天剑阵厚土式·守!”

有人大喝一声。

剑刃破空声孩子中,布阵的弟子齐齐举剑,橙黄色的土系玄气力量喷发出来,他们仿佛和大地瞬间合为一体一般,弥漫出来的橙黄色光焰,将【上邪】长剑缠裹住,一点一点地消弭了【上邪】的力量和速度,最终成功地挡下了这一剑!

丁浩回剑,身形旋转,【斩月】长刀朝后划出半弧形,自后而前,越过头顶,洒落一条银色细线,刀光犹如开天辟地的匹练,一往无前地斩了下来。

【七玄斩·竖斩】

这一次裂天剑阵依然守住了这恐怖的刀式。

下一瞬间,裂天剑阵开始了反击。

“裂天剑阵锐金式·杀!”

剑阵之中有人大喝。

刷刷刷的利剑破空之声响起,那橙黄色的厚重厚土元气瞬间变换成为了充满了啸煞之气的犀利锐金元气,锋芒毕现,令人肌肤生疼,下一瞬间所有的气息汇集在了一点,无坚不摧,仿佛是一柄从天穹直接坠落的巨神之剑一般,垂直朝着丁浩灭杀下来!

丁浩冷哼一声,【上邪】和【斩月】同时刺向天空。

【七玄斩·刺斩】!

轰隆!

整个古城兵站为之一颤。

无数绞碎的锐金啸杀之气四溢,丁浩身形微微一矮,竟是被【裂天剑阵】这一式压得双脚都没入了布满了原始铭文的地面之下——若非是地面坚韧,只怕丁浩整个人都被拍的进入土中了。

“哈哈,他不行了……”

“一个蛮子,居然敢挑战裂天剑宗?”

“不要留手,将他困死在这阵中,等他累到脱力的时候,活捉他,让他也尝尝自己的身体被踩碎的感觉……”

“哈哈,原来只是一个莽夫而已,力气大了点,蠢货一个!”

占据了优势之后,裂天剑宗的人重新振奋了起来,一些在剑阵之外观战的弟子故意大声地聒噪了起来,这样可以扰乱对手的心神和注意力,很容易就会露出破绽。

“丁浩……”在外面观战的西门千雪,紧紧地咬住了嘴唇。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在这一瞬间,丁浩也回头看到了静静地站在旁边的西门千雪。

初生太阳的光辉照耀在她的身上,仿佛是镀了一层金子一样,少女的身体有些淡薄,脸上写满了担忧,清晨的寒风佛起她的长发,连续好多天水牢折磨生活,让她原本莹润的脸颊有些削瘦,尽管体内有了丁浩天火玄气的滋润,但身体状况依然不是很好。

“尽快解决战斗……没有必要和这些渣滓缠斗,解决了他们,赶紧想办法恢复西门师姐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丁浩原本想要放缓节奏,一窥这【裂天剑阵】的神妙。

但是在一回眸的瞬间,改变了想法。

既然这样……

那就不再保留了吧!

心念一动,丁浩长啸一声。

手中的【上邪】和【斩月】陡然绽放出璀璨光辉,刃身那原本暗淡的天地铭文,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晶莹璀璨了起来,这两柄长达十多米的巨刃,在这一瞬间仿佛是有了生命和灵魂一般,彻底活了过来。

刀鸣和剑吟之声,悠悠不绝,在虚空中激荡开来。

丁浩挥剑斩刀。

嗤嗤嗤嗤!

布帛撕裂一般的轻响出现,濛濛刀意和绵绵剑意同时现世。

这还是他第一次同时施展刀意和剑意,以天火玄气和狱冰玄气同时激发,金黄色如同梦幻和纯银色飘渺出尘的光晕,自剑身和刀身弥漫开来,虽然柔和,但是却让人睁不开眼睛!

即便是【天之痕】宁虎啸也在这一瞬间,不由得迷上了眼睛。

他感觉到了一种发自于灵魂的危险感。

从未有过的心惊肉跳的感觉。

等到一切光晕散去,丁浩静静地站在原地。

巨大的【上邪】和【斩月】被倒拖在手中,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远处越过古城城墙照射进来的金色阳光,洒落在丁浩的身上,将他染成了黄金色,每一根发丝之中都流溢着神一般的光彩,挺拔的身躯犹如战神的雕像,不可思议地散发着令人情不自禁臣服的威严。

在丁浩的周围,布阵的十多名【裂天剑宗】的弟子僵立在了原地。

他们仿佛是瞬间被石化一般,保持着挥剑迎击的姿势,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伤痕,脸上的表情狰狞且凶悍,甚至他们的身上,还闪烁着五行玄气的光焰,可是【裂天剑阵】的杀意和气息,却在一点一滴仿佛是退潮的海水一般不可遏止地减弱消退着。

宁虎啸瞳孔皱缩。

“怎么回事啊……”一位裂天剑宗的弟子下意识地发问。

他根本没有看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一瞬间那柔和但是不容逼视的光芒隔绝了视线和感知,等到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他茫然地发现一切骤然停止,仿佛是时光凝滞一般,所有人都呆呆地站在原地。

但就是他这一声,就像是一块小石头投掷在了空气之中。

轻微的空气震荡扩散开来。

如同蝴蝶扇动了自己的柔弱的翅膀,却造成了令人瞠目结舌场景。

叮!

轻微的金属声音,距离他最近的一位布阵裂天剑宗弟子手中的长剑,突然从最中间裂开,一个四十五度斜角的切口清晰地出现在断面,百炼精钢打造的长剑像是一截木头一般错开,上半截滑落。

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几乎是在电光石火的同一时间,十多位布阵裂天剑宗弟子手中的长剑齐刷刷地从中间出现一道光滑的切口,轻轻地滑落错开,坠落在地上。

然后出现切口断开的东西,就变成了那十几位裂天剑宗弟子的身体。

依旧是非常光滑整齐的切口。

当他们上半截身躯因为重力错开滑落下坠的时候,下半截身躯还稳稳地站在地面,没有丝毫的动摇,切口处甚至连细微的血珠都没有沁出来,足以想象那一瞬间的切割是多么犀利和快速,以至于都快要违反了人体物体规律。

如果不是那一瞬间的剑意和刀意瞬间掠走了他们的生机和灵魂,说不定他们此时还完全无法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噗嗤!

短短一两息的时间,又仿佛是一个漫长的纪元一般,然后数十个依旧在站立着的半截躯体断层出终于喷出了鲜红的血液,动脉血管瞬间喷发一颗,简直就是十多道殷红的喷泉一般美丽魅惑,充满了死亡的美感。

剩下的人都惊呆了!

这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一幕。

一招秒杀了所有布阵的【裂天剑宗】弟子,就像是一刀斩断了十根立在哪里的木头一样。

“啊……”也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有人回身奔逃。

太可怕了,根本不是战斗,而是碾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白脸简直不是人力可以抵挡,战斗根本就是百搭,他根本没有战胜的可能。

恐惧,无声无息地蔓延。

“剑……剑意……刀意?”宁虎啸的喉咙有点儿干涩。

他下意识地说了这么一句,声音彻底走调,完全不是他平时的语态,可见眼前这一幕对他的震撼到底有多大,将有些僵直的目光再一次定格在丁浩的身上,这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地打量丁浩,目光之中不再有丝毫的轻视和不屑,全部都是凝重和震撼。

“你……到底是是谁?”

宁虎啸一字一句地问道。

显然他这个时候已经认定,丁浩绝对不是什么无名之辈,领悟剑意和刀意两者其中的任何一项,都足以名扬整个北域,而刀意和剑意同时领悟,根本就已经无法用‘妖孽’、‘变态’、‘天才’这些字眼来形容,而只能称之为神迹了。

一个同时掌握着刀意和剑意的天才,或许别人不知道有多可怕,但是宁虎啸知道。

即便是【裂天剑宗】的这样的超级宗门,也得正视。

只有那些超级宗门,才真正理解,一个掌握了刀意和剑意的武者——尤其是他的年纪还这么年轻,绝对不超过二十岁,这样的天才,如果被剑州、青州那些超级宗门知道,只怕是不惜代价也要抢到手。

而现在,这样一个天才,居然站在了裂天剑宗的对立面。

这绝对是一个不容小觑的隐患。

丁浩没有回答他。

他的态度一如刚开始时候的冷漠而又不屑,平静之中闪烁着怒火的眸光,定格在宁虎啸的身上,缓缓地扬起手中的【上邪】巨剑,剑峰直指宁虎啸,迸发的杀意说明了一切。

“或许我们可以谈谈……”宁虎啸还在做着最后的争取。

丁浩微微一笑。

笑容之中尽是不屑和讥诮。

“小子,我不是怕你……这样的实力,想杀我还差得远……你要想清楚,我【裂天剑宗】不是任人揉捏的对象,你今天杀我宗这么多人,日后……”宁虎啸的脸色很难看,语气之中充满了威胁。

“哈……哈哈哈哈哈……”

丁浩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在这笑声之中,他身形一闪。

下一瞬间,犹如死神镰刀一般掠过剩下的十多名【裂天剑宗】的弟子。

这一次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堪比武皇境界强者的肉体力量全部爆发,空气在他身边旋转凝结,巨大的兵刃在他的手中,简直就是死神收割机一般,无情地收割着对手的生命,裂天剑宗的强者弟子们如同被狐狸跳进了鸡窝的母鸡一样尖叫着抵抗……

但是——

宝剑折,玄气破,身躯断。

百炼精钢长剑在【上邪】和【斩月】面前就像是纸糊一般,被摧枯拉朽地斩断斩碎,血光迸射,白骨飞溅,人头冲天,身躯残损,残肢断臂……

在丁浩强大的爆发力面前,十多位武王境界的裂天剑宗弟子瞬间被收割一空。

空气之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地面上没有哪怕是一具完整的尸体。

宁虎啸根本来不及挽救,碾压来的太快,等他站在血泊之中,一切已经结束。

“还有你……死吧!”丁浩面色冷酷,身形一闪,凌空跃起,长刀凌空一斩,正是【七玄斩·竖斩】,如今他对于【七玄斩】的把握越来越精准,极为简单的招式之中,蕴含着无穷的奥义,大巧不工,以正取胜,无懈可击。

在第一时间,宁虎啸没有敢硬接。

即便是他对于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但还是不想以自己的肉体之身,去亲自试试传说之中的【刀意】和【剑意】的恐怖,那可是连绝顶强者都忌惮的传说之中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之战技。

但是丁浩追击的速度更快。

整个人在虚空之中一顿,下一瞬闪现的时候,依旧保持着原来的【竖斩】姿势,朝着已经避开的宁虎啸当头斩下。

宁虎啸又惊又怒。

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压着打。

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对手使用的明明是极为简单的招式,就算是不动武技的人都会如此使用刀剑,但是在丁浩的手中使出来,却玄之又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仿佛面对着的是无可抵御的杀招一般。

出于对刀意和剑意的忌惮,他再一次选择了躲避。

丁浩的嘴角,骤然浮现出一丝冷笑。

下一瞬间,他从原地消失。

宁啸虎目光一凝。

在这一瞬间居然失去了对于丁浩的感知。

这在高手对决之中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稍微犹豫的瞬间,一道犀利的剑意从右侧传来,宁啸虎想都不想,立刻第一时间朝左闪避。

但是——

咻!

一道白色剑芒一闪而逝,却不可思议地从右边出现,在他的腰间一斩而过。

绝杀!

丁浩的身形在虚空之中浮现。

手中的【上邪】巨剑沾着血液。

噗嗤!

一道血线在宁虎啸的腰中迸现,他低头看了一眼,喉咙嘶哑地道:“神……神通?”

瞬息敛去全身上下所有气息,令对手无法把握轨迹,只有神通才能做到,绝对是战技。

丁浩没有说话,吹落了长剑上的血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