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60、变态的肉体力量

对于【裂天剑宗】这样的超级大派来说,虽然像是段德这样武王境界的弟子,并不算是宗门最出色的的天才,但是能够入选这次【百圣战场】的名额之内,宗门还是对他寄予厚望的,宁虎啸虽然一直对这个嗜色如命的络腮胡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也不想看着他就此殒命。

双腿断了,有续命神药依旧可以为他治疗恢复,就当是让段德这个色坯吃一次亏受一次教训,以后或许会收敛一点,但是当众被踩掉了男人的命.根.子,这可就是狠狠地羞辱整个【裂天剑宗】了。

宁虎啸不能忍。

“够了?”丁浩回头看了西门千雪一眼,问道:“千雪师姐,你觉得够了吗?怎么我觉得还不解气呢?”

说着,没有等西门千雪回答,突然又是两脚踩出。

咔嚓!

咔嚓!

又是两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哦……嗬嗬……啊……”段德弓着腰像是离了水的大虾一样,已经因为剧痛而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他的两只手,和他的膝盖一样,也彻底被丁浩踩断了,直接成为了肉糜和骨头沫子……

【裂天剑宗】的弟子们齐齐打了个冷战。

事情进展的太快,他们处于震惊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白脸,真是太嚣张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敢如此放肆,这样冷静血腥的手段,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将丁浩的形象和宁虎啸重叠在了一起,后者也是一个以暴戾和虐杀出了名的残忍之人。

这样的人,都是疯子。

“饶了我……救我……我……不啊……”段德嘴巴长的像是一条快要窒息的鱼。

也许在这一刻,他的内心终于开始后悔,无边的恐惧像是潮水一样淹没了他,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发誓绝对不会再对那个叫做西门千雪的女人有丝毫的非分之想,一定将她当做是自己的亲妈亲奶奶一样供起来。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而此时,宁虎啸终于出手了。

“死!”残忍的冷哼声之中,他坐在椅子上,突然骈指一点。

一股割裂灵魂的气机乍现。

四五道金色剑气从宁虎啸手指迸射出来,刺破虚空,速度之快,肉眼难辨,瞬间已经到了丁浩双膝和手掌位置跟前,剑气所过之处,空气被撕开四道肉眼可见的裂痕,犀利无匹,当真是如同虚空被撕裂了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痕迹一般。

天之痕!

丁浩断了段德的双腿双手,他宁虎啸也要断掉丁浩的双手双脚。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宁虎啸要让丁浩的哀嚎和惨叫,在这个古城兵站之中响彻三天三夜,还要让他在死亡之前,亲眼看着自己的师姐被裂天剑宗的弟子活活凌辱而死,什么正道的名誉和武者的守则,在心里有些变态的宁虎啸眼中,根本就是束缚弱者的可笑把戏,触怒他宁虎啸的人,都得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

因为通过观察,他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丁浩的实力只不过是一窍大宗师之境,在原始铭文的压制之下,更是弱的可怜,只是肉体力量略微大了一些,应该是修炼了某种金身法门,不值一提。

但是——

丁浩的姿态比他还要嚣张。

看也不看,随手几巴掌拍出。

五个清晰的透明巴掌印撞在那剑气之上,叮叮叮犹如金属撞击之声一般,四道金色剑气微微一顿,然后像是脆弱的玻璃一样无声无息地四分五裂,倒飞了回去。

两人的动作都太快了,浮光掠影一般。

一直到这个时候,金色剑气破空的尖啸和拳剑相击的碰撞之声,才在众人的耳边响起,犀利的劲风四溢,掠起了所有人的衣摆和长发。

下一瞬间,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站的最近也是之前配合段德哄笑最卖力的四五个【裂天剑宗】的弟子,反应不及,被那破碎倒飞的金色剑气流光掠过身体,几人突然身体一僵,旋即瞬间明白了什么,脸上浮现出绝望之色,还没有等他们惊呼出声……

砰砰砰砰砰!!

像是气球爆戳爆的声音响起。

这几人的身体爆裂开来,顷刻间四分五裂,如同脆弱的陶瓷玩偶一般,血浆和白骨飞迸!

秒杀!

还是借助宁虎啸的剑气秒杀!

几乎是下意识地所有【裂天剑宗】的弟子都惊呼着往后退。

以往这些人在外界都是一方风云的强者,是剑州排的上号的年轻俊彦,也算是身经百战,经验丰都,但是今天的局面,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也不是他们所能插得上手,瞬间被秒的弟子和他们实力都差不太多,在真正的死亡面前,这些骄横的剑修们也心生惧意。

宁虎啸的一张脸铁青了起来。

他发出的剑气被丁浩利用秒杀了通门弟子,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走来,一脚一脚踩在之前水牢之中逃出来的那四个倒霉蛋的身上,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四个人几乎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直接被踩成了肉酱,宁虎啸就这样走在血泊和白骨之中,犹如一尊嗜血杀戮的玉面修罗,那中脸上阴鸷的笑容,如同刮骨刀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真没有创意。”丁浩第一次看向宁虎啸,表情之中尽是不屑:“我踩人你也踩人,我踩的是你的师弟,你踩的却是被我不屑鄙弃的胆小鬼,就算他们死成渣渣,与我何干?你就是【裂天剑宗】的大师兄你宁虎啸吧?啧啧,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这智商真的是有够可怜!”

宁虎啸的脸瞬间就狰狞变形了。

其他人也瞠目结舌地看着丁浩。

太可怕了,这个小白脸的嘴也太毒了,就算是泥人也会被气的跳起来吧?宁虎啸师兄就算是脾气好,也估计会被气的喷火,何况他还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你——这——是——找——死!”宁虎啸鼻子里都喷着白气。

丁浩无所谓:“你来试试!”

“我会让你死的很痛苦,非常痛苦,我发誓!”宁虎啸一步一步地逼近,气势疯狂地攀升,如同一尊从地狱之中逃脱出来的魔尊,有形的金色氤氲凝聚在他的身边,令人感到窒息,每一脚踩在地面上,仿佛整个古城兵站都会颤抖。

“废话真多,无聊。”丁浩回头看了秦可亦一眼,道:“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然后,在秦可亦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丁浩从戒指之中取出了【上邪】巨剑和【斩月】弯刀,正是用白骨巨.棒和天刀牛角炼制而成的武器,十几米的长度,他只能拖在手中,有点儿滑稽的对比却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视觉震撼感。

“西门师姐,看我怎么给你出气!”

说完这句话,丁浩身形瞬间在原地消失。

有白色的流光闪过。

砰!

“好快!”宁虎啸心中一惊,竟然只能堪堪捕捉到那流光的轨迹,只觉得仿佛是一座山峦迎面撞了过来,下意识地双手往胸前一护,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传来,他身形巨震,整个人就像是被拍飞的苍蝇一般,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远处的大殿基石上,在墙面印出一个人形塌陷。

轰隆!

碎石坠落。

丁浩咧嘴一笑,没有追击。

“七玄斩·横斩!”

【上邪】巨剑和【斩月】弯刀同时朝着左右两侧斩出,瞬间在绞碎了方圆二十米之内的空气和空间,惨白色的流光缤纷,像是死神的召唤,这根本就是一种蛮不讲理的打法,巨大的刃身比人还要长,他的目标是其他【裂天剑宗】的弟子。

斩尽杀绝!

这就是丁浩的目的。

本来丁浩也不想这样冷血。

即便是再愤怒,他也想只只诛首恶,没想过要大开杀戒,他不想成为一个暴虐的杀人狂。

但是来到地面之后,所见所听,不论是段德还是宁虎啸的话语,彻底激起了丁浩的杀心,管中窥豹亦可见真相,这样一个冷血堕落不将同族武者的生命尊严当回事的宗门,根本就没有必要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在越是盛怒的时候,丁浩的表情反而越发冷静,当他面无表情,就代表着死神张开了怀抱,他心中的怒火,在这一瞬间,需要发泄.出来!

所以,都死吧!

一片惊呼声之中,裂天剑宗的弟子们又惊又怒,纷纷出招躲闪,抵抗拦腰斩来的巨剑。

可惜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过于明显。

如果是在外界,丁浩一个人自然无法同时碾压这么多的武王境界的强者,尤其是剑州剑修的手段神秘莫测,各种古老传承的战技,千锤百炼,很多都具有越级挑战的威力,可惜在这个充满了原始铭文压制力量的古城兵站之中,【裂天剑宗】的武王们被压制到了先天武宗之下,仿佛重新从成人变成了小孩子,而丁浩却只是实力略有所降低。

更何况被压制的玄气修为,而不是肉体力量。

半个月之前融合了【阴阳石中玉】之后,丁浩的肉体力量极致提升,已经达到了高阶武王境界,媲美武皇之境强者的肉体强度亦有可能,简直就是一头人形暴龙。

噗嗤!

血花飞溅。

当场就有四五人被斩断了兵器、斩碎了护身玄气,然后被拦腰直接斩为两截。

还有六七人虽然勉强接下了丁浩的【七玄斩·横斩】,但是却被巨刃之上蕴含的可怕力量震飞,口中狂喷着鲜血,脸上全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该死啊!”

宁虎啸流光一闪,疯狂一般朝着丁浩扑来。

他浑身凝聚着一道道金色剑芒,仿佛是一只愤怒的金色金属刺猬一般,狂暴的剑气在地面梨开一道道白色的细痕,光辉不可逼视,太阳一样耀眼,一种强横必杀的剑修战技正在酝酿之中。

但是——

“滚回去!”

丁浩身形旋转,巨大的兵刃排开空气,间不容发地重又狠狠地拍在了宁虎啸的身上。

【上邪】巨剑在瞬间有一点弯曲,然后轻轻一弹,将宁虎啸直接抽飞了出去。

轰!

这位【裂天剑宗】的大师兄再一次身不由己地倒飞出去,撞在了大殿外侧地基上,依旧是之前的那个人形塌陷,不过这一次他撞的更深了!

虽然玄气修为被压制,但宁虎啸毕竟还有武王中阶的玄气修为护体,这样的撞击,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势,可是连续被拍飞,根本就是在打脸,他这才明白,原来对面那个小白脸何止是‘肉体力量’强横一点,而是太他妈的强横了!

自从出道以来,宁虎啸纵横剑州,一柄长剑不知道会过多少天才,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将肉体之力修炼到这种恐怖的程度!

就算是许多武皇境界的强者,也未必有这样可怕的肉体力量吧?

因为在整个无尽大陆,玄气修炼被看做是真正的力量代表,古往今来的武道传承,各种依靠玄气激发的战技具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你肉体之力再强,无法使用战技,无法调用天地元气和法则,终究只是下乘。

所以很多强者都将百分之七八十的精力花费了玄气修炼上。

至于肉体?选择一门金身法门,只要能够跟上玄气修炼脚步、容纳自身玄气就可以了。

但是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之中,肉体之力却彻底碾压了他。

“啊……”惨叫声传来。

又有【裂天剑宗】的弟子被丁浩无情地击杀。

恐惧,如同瘟疫一般不可遏止地蔓延了开来。

当平日里杀人如麻所向无敌的剑修们,发现自己的力量脆弱的根本无法抵抗那巨大兵刃一击的时候,所有的骄傲和蛮横皆不在,变得如同曾经被他们猎杀的对象一样惊慌失措。

“裂天剑阵……布下裂天剑阵,绞杀他!”

有人疯狂地大喊。

剩余的【裂天剑宗】弟子这才反应过来。

锵锵锵长剑出鞘的声音连绵不绝的响起。

剩下三十多位【裂天剑宗】的弟子身形如同流光不断地变换着位置,一股杀戮苍生的冷酷剑意,缓缓地从四周弥漫产生,直欲撕裂苍穹,冲天而起,将丁浩围在了中间!

------------------------

本来想一口气将这场战斗写完,让你们酣畅淋漓的爽一回,不过又担心更新太晚被你们骂,好吧,先更4000字,咱争取下一张不管多少字,都让裂天剑宗的人变成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