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59、打断双腿?好主意

西门千雪服下了疗伤药之后,气色好了很多,体内还有丁浩的天火玄气支撑,那种痛苦的感觉被压制了下去,轻轻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缓缓站起来,静静地看着丁浩,道:“丁师弟,【裂天剑宗】的人……很厉害!”

简单一句话,却将她心中的关切和担忧表现的淋漓尽致。

像是她这么淡漠的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很不容易了。

丁浩轻轻地挽住她的手,源源不断的天火玄气顺着西门千雪的【手少阴第一经】涌入她的身躯,不断地滋养温润着被破坏的玄气通道,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胸有成竹地道:“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

西门千雪怔了怔。

是啊,仔细想想,从进入宗门道现在,丁浩创造过太多太多的奇迹,每一次都是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之下不可思议得逆转了局面,以至于一直在背后默默关注和祝福丁浩的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对这个小师弟有了盲目的崇拜和相信。

既然他说有把握,那就一定可以击败【裂天剑宗】的人吧!

西门千雪不再说什么。

旁边那方脸阔口的年轻人被丁浩这种有我无敌的气势给振奋了,他想了想,眉毛一掀,极为严肃地道:“小兄弟,在下实力不足,到时候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我秦可亦绝对不是贪生怕死知恩不报的人,一会儿战斗开启,我可以帮您照顾这位姑娘,你放心,哪怕是死,我也绝对不会让【裂天剑宗】的人靠近她。”

丁浩扭头看了他一眼,仔细打量,目光如电,锋利不可逼视。

秦可亦的表情严肃。

“好,”丁浩拍拍他的肩膀,“记住你说的话。”

秦可亦觉得一股炙热气流顺着肩头涌入体内,然后惊讶地发现,这片区域之中原始铭文对于自己实力的压制,竟然瞬间被弱化了许多,自己可以运转的玄气修为重新又回到了先天武宗之上。

他是怎么做到的?

秦可亦完全看不透丁浩。

事实上他对丁浩和西门千雪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好奇,为什么丁浩如此强悍神秘的实力,但是身为师姐的西门千雪实力却很低,大概也只是先天武宗境界而已,这一男一女关系有些暧昧,到底是来自于那个宗门?

“走吧。”

丁浩挽着西门千雪的小手,源源不断地注入力量,朝着甬道之外。

五百多米的甬道,丁浩走的很慢,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才来到了地面,西门千雪的实力被废,走了这么一点路额头上就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微微喘息。

眼前一亮。

三人终于走出了地下水牢。

已经是天色微明,远处的天边露出了鱼肚白。

在踏出地牢的第一时间,丁浩的目光微微一窒,旋即脸上露出了极为开心的笑容,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一般,而一直跟在身后走出来的秦可亦,却在这一瞬间,突然脸色一变,神色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

因为——

在地牢的出口,密密麻麻地沾满了人。

最少也有四五十位【裂天剑宗】的弟子,全副武装,正在冷笑着看着三人,如同看着自投罗网的麻雀一般,他们簇拥着一位身穿紫色长袍的年轻人,这人坐面容倒也极为英俊,可惜高高耸起的鹰钩鼻,和嘴角始终挂着的一丝阴鸷残忍的笑容,却破坏了整个人的气质。

他坐在一把极为厚重大的椅子上,手肘放在椅子扶手撑着下巴,百无聊奈地打着呵欠,抬头看了一眼丁浩三人,目光冷漠而又残忍。

之前逃出去的四人,被打的鼻青脸肿,口角流血,重新戴上了手铐脚镣,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紫袍年轻人椅子前面,年轻人的脚,踩在其中两人的脸上。

“哈欠……你终于出来了呢,”紫袍年轻人又打了一个哈欠,讥诮地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敢闯进我【裂天剑宗】的营地地牢,原来是一只可怜的小耗子,害得我等了这么长时间,真是让人失望……无聊啊!”

“嘿嘿,小子,想不到吧,你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最后还不是被发现了……”身穿白袍的络腮胡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看到丁浩牵着西门千雪的手,故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桀桀怪笑道:“怪不得这个小婊子,宁死也不愿意伺候我,原来还有个小白脸情郎呢,哈哈,有意思啊!”

其他【裂天剑宗】的人都哄笑了起来。

络腮胡段德段师兄喜好女色,在这些弟子之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西门千雪的确是姿色出众,更难得的是,她那种圣洁端庄的气质,让人在自惭形秽至于,忍不住会产生一种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的冲动,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玷污凌辱圣洁,都是足以令他们热血沸腾的事情。

丁浩的目光,落在了白袍络腮胡段德的身上。

就是这个家伙,昨夜霸道地抢走了田能和李廷的酒肉,还将两个人打的重伤呵斥了回来。

“是他吗?”丁浩轻轻地问道。

西门千雪点点头。

“哈哈,小子,怎么着?看你的意思,是想要为自己的小情人出气报仇啊?”段德淫.笑着摸着自己的络腮胡,戏谑地道:“你以为你是谁?说实话,我得好好感谢你,你这个小情人不是宁死不屈吗?桀桀,等一会儿我打断你的双腿,让你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时候,到时要看看,你这个小情人会不会为了救你,乖乖爬到老子胯下求老子干她!”

西门千雪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愠怒。

“哦,打断双腿吗?”丁浩面色平静地点点头:“听起来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话音未落。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一瞬间,一声惊呼传来,接着是杀猪一般的凄惨嚎叫。

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扑鼻而来。

众人定睛再看时,瞠目结舌地发现,原本趾高气昂的段德,居然在瞬间被丁浩从人群之中揪了过来,一条腿反关节朝后九十度弯曲,白色的骨茬穿透了血肉,从衣服里面刺了出来,大片的鲜血从伤口断裂之处喷涌出来,染红了地面……

所有人齐齐地打了一个冷战。

这样的伤势,实在是太过可怕。

剧烈的疼痛让段德一张脸几乎变了形,双手抱住断腿杀猪一样嚎叫,眼泪鼻涕在这一瞬间都齐齐流了下来,惨不忍睹。

快!

实在是太快了!

刚才那电光石火的一瞬,根本就没有人看到丁浩是如何做到的,这么多的【裂天剑宗】的弟子,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和救援,在眼皮子地下被丁浩将人虏了过去,而且关键是段德本身也是一位武王境界的强者啊,居然连一瞬都没有能够抵抗……

一直兴致缺缺地坐在椅子上面的紫袍阴鸷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旋即笑了起来:“呵呵,有点儿意思,想不到还是一只会咬人的老鼠,好久没有打老鼠了……今天运气不错,可以好好玩一玩了!”

周围【裂天剑宗】的弟子们闻言,顿时面色大变心中发麻。

他们很清楚宁啸虎师兄口中的‘玩’是什么意思。

那意味着你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和每一丝血肉,都会被一点一点地撕碎,你会亲眼看到自己的身体被碾成肉酱,在你死亡之前,你会感觉到难以形容的痛苦和恐惧,那种滋味,绝对会让你痛恨自己为什么会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曾经有无数个铁汉,在宁啸虎师兄的手段面前,痛哭哀嚎求一死而不可得。

宁啸虎的尊号为什么叫做【天之痕】,这不仅仅是指他的实力恐怖,更暗中比喻,他折磨人的手段实在是太可怕阴狠,就算是天落在他的手中,也会被撕裂出一道永远不会愈合的痕迹。

宁啸虎一向只对强者感兴趣。

虐杀强者天才使他血脉喷张。

很平常的话,从宁啸虎的口中说出来,总有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阴森之感。

站在丁浩身后的秦可亦神色也是闪烁不定,心中情不自禁地涌起无限恐惧。

而丁浩却始终看都没有看宁啸虎一样,他的目光,落在眼前脚下杀猪一样哀嚎的段德的身上,表情平静的可怕,轻声地道:“西门师姐,我记得他刚才好像说,是打断双腿呢,现在才断了一条,你一定不觉得解气对不对……”

话音落下。

咔嚓!

丁浩伸出一脚,踩在了段德的另一条腿上。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地响起,白色的骨茬和血浆飞迸,段德的另一条腿在膝盖部位,直接被踩扁成为了肉泥,只有一些白色的筋还隐隐连着,整条腿几乎是被彻底踩断,只怕连骨头都碎成了沙粒一般的粉末!

段德一张脸上写满了恐惧。

他似乎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断腿,足足三四息的时间之后,才发出了一声野兽一般的嚎叫,简直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丧心病狂地哀嚎了起来。

宁虎啸脸上的表情凝固了片刻。

还没有等他在说什么,就听丁浩又道:“就你这样人品下贱的家伙,也敢觊觎我西门师姐?直接宰了你都是便宜了你,西门师姐嫌折磨你脏了她的手,我可不会,在你死之前,我会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比死亡更加恐惧的东西!”

话音落下。

丁浩又一脚踩出。

噗嗤!

像是鸡蛋被踩碎的声音。

段德的裤裆里顿时殷红一片,血浆迸射出来,每一个男人都明白那意味着什么,看到这一幕的【裂天剑宗】弟子,有人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裆部。

“够了!”

宁虎啸终于面带愠色地站了起来。

-----------------

我知道好多兄弟对更新时间很有怨念。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的状态有点儿不对,也许是连续熬夜,精力总是跟不上,打开文档对着空白,大脑之中也是一片空白,今天下午本是要提前更新的,可是居然就这样对着电脑坐了整整四五个小时,写了不足一千多字,情节本来很顺,可就是表达不出来,仿佛失去了思维能力,然后被神经衰弱折磨的头疼欲裂……

我在努力的调整,可惜效果不大。

小妖说让我请假休息一两天,可我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做,这两天晚上十一点之后,刀嫂就会催我赶紧睡觉,毕竟身体要紧,说句不怕大家笑话的话,最近在备孕准备要小孩,医生嘱咐要锻炼身体,睡眠和休息足够才好,可我总觉得写不完不能离开电脑,对不起大家,所以一直坚持着写,有几次都到了晚上一两点左右。

书评区的怨念我也看到了,心里委屈,也觉得歉意,希望过几天可以调整过来吧。

有点儿陷入恶性循环了。

最后,说了这么多,还是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