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39、不可思议的实力

“不知死活的叫花子,竟然也敢对我出手?”那魁梧粗鲁少年先是不可思议地一愣,旋即哈哈大笑,眼中尽是不屑之意,如同拍苍蝇一般一张派出,风雷齐动,电光缭绕,犹如神灵巨掌一般,这是一门很恐怖的战技,携带风雷电火之势,犹如神怒。

“浩哥哥小心……”

“丁师兄不可轻敌。”

“丁浩!”

李伊若、方天翼和李兰等和丁浩关系相好的弟子纷纷惊呼出声,此时大家都看出来,这宁州少年乃是半步武王之境,实力深不可测,丁浩不施展【人王变】的情况之下,绝非其敌。

但是——

嘭!

爆响撞击。

玄气崩裂声之中,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啊……噗……”宁州那魁梧粗鲁的少年带着一脸还未凝固的轻蔑笑容,就像是被击飞的棒球一样,惨呼一声,口中喷着血从闪电巨蜥上被拍飞了出去。他施展的那门掌法战技催发出来的风雷金色巨掌,犹如纸糊的一般被丁浩拍的四分五裂,就连胯下的四五米高的闪电巨蜥,也被丁浩这看似随意的一掌直接拍成了肉饼。

【天风魔女】夏霓裳惊声尖叫。

刚才那电光石火的瞬间,她被一股柔和之力震得飞了起来,体内的力量被封,眼看着掉下来就要摔成肉饼,却在这时,丁浩抬手一指,一缕金色天火玄气迸射进入她的体内,顷刻间瓦解了体内的异种能量,一身实力回归,光华一闪,落在了地上。

夏霓裳的表情,在这一刻复杂万分。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身为盟友的穆天养不出手,救了自己的却是敌人丁浩。

“多……多谢你。”魔女咬牙说了声谢谢。

“我只不过是,为了维护雪州武者的荣耀而已。”丁浩面色平静,看都不看他一眼。

这个时候,其他几位宁州弟子反映了过来,一看同伴被扇的口鼻流血,爬都爬不起来,顿时大怒,齐齐大喝一声,一起出手,各种不同的战技在虚空中形成了可怕的能量波,巨型的刀剑盾枪都玄气兵器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着丁浩笼罩了过来,山河震荡,大地哀鸣,这几人居然都是半步武王之境的强者,一起出手的威势,仿佛是瞬间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刺目的光华让人睁不开眼睛,空中隐隐有神灵在咏唱……

“杀了他!”

“低贱的蛮民,竟敢对我们出手。”

这几个宁州弟子眼中迸射毫不掩饰的杀机。

丁浩一语不发,不退反进,大踏步地迎着无尽的可怕攻击狂潮走去,仿佛是独自迎着山呼海啸的独行者一般,在眼看就要被淹没的瞬间,丁浩依旧是很简单地就这么一巴掌一巴掌地拍出……

轰轰轰轰!

“啊……”

“不可能……”

“呃……噗!”

一连串惨呼声之中,四五个宁州弟子像是苍蝇一样被拍飞了。

他们爆发出的强大力量,就像是小丑的把戏一样中看不中用,被丁浩一巴掌就直接摧毁了,巨大的反震之力,让他们各个口中喷着鲜血,跌下了闪电巨蜥。

“为什么会这样?”

“好大的胆子!”

“快住手!”

远处的宁州众人,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五六个半步武王境界的弟子,居然被一个穷乡僻壤里走出来的乡巴佬给打败了,一时间又惊又怒,生怕丁浩痛下杀手,连忙大喝。

丁浩寒着脸也不说话,手指连连之处,天火玄气迸射进去这几个宁州弟子的体内,将他们的力量全部都封印了,砰砰砰扔到一块,堆成了一座小山一样,他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之前那个嚣张无比的魁梧粗鲁少年的脸上,冷冷地看着宁州众人,尤其是站在王级闪电巨蜥背上的那三个黑衣少年。

……

“怎么可能?”

李牧云和梁飞雪看着丁浩的背影,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丁浩的实力不过是先天武宗境,就算是他修炼的玄功战技有些古怪,但是也不至于在不施展【人王变】的前提下击败半步武王境界的强者,当初清平学院的【金杀武王】之所以死在丁浩手中,是因为他在天穹战场之中消耗了太多的力量,且当时身受重伤,但是眼前这些个宁州弟子的实力可是货真价实的半步武王……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想法。

李残阳、方天翼、刀倾城、毕夏、泪听禅等人也完全呆滞,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丁浩的实力会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暴涨?难道说他以前隐藏了实力?

【凤凰女】谢解语也在人群之中,缓缓地放下紧握的剑匣,知道暂时不用出手帮忙了。

她一双秒目紧紧地盯着丁浩的背影,似乎想要看出这其中的奥秘,浩哥哥不可能对自己隐瞒,他的实力不会这么高,难道是暗中有人在帮助,谢解语想起了曾经在第一次试炼之中弃青衫暗中帮助丁浩的情景,但是思来想去,应该不会有什么绝世强者认识浩哥哥啊……

【紫发银眸】冯宁眼中也尽是困惑之色,他银色的眸子之中蕴含着日升月落、星河运行轨迹一般的神秘图案,隐隐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似乎是在运转某种秘法,寻找丁浩力量的来源。

“我勒个去啊,丁师兄原来你实力这么高啊,难道说在雪州的时候,你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小胖子任逍遥晕晕乎乎地啃着鸡腿。

“浩哥哥当然一直都这么厉害。”李伊若完全没有去在意为什么丁浩的实力会暴涨这么多,在她的心目之中,丁浩从来都是强大无敌。

就连那十位一直以来不动声色的玄霜神卫,也被震动了。

这十个一直像是雕像一样冷漠的金甲武士,相互对视,似乎是在询问着什么,显然他们也难以理解,为什么这个问剑宗的弟子突然之间会爆发出简直接近于武皇境界的强大力量,这不符合长理啊,难道说他真的是一个妖孽,一路上连自己等人的观察都瞒过去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为什么会这样?”陆仙儿满眼都是怨毒不甘之色,丁浩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这样一来的话,自己报仇的计划岂不是永远都无法实现了?就算是自己的祖父陆雄飞,也没有这样的实力啊。

……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次,穆天养也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他已经静静地站在原地,从外表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反应,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大脑之中在这一瞬间简直山崩地裂天翻地覆般的剧烈变化着。

一直以来,不管丁浩在雪州表现的如何强势,他都不放在眼里。

因为在他的眼中,丁浩还是太弱太弱。

就是一个普通的猎物而已,在这个猎物还未成长起来,穆天养暂时不会去收割,一旦猎物长的足够肥美多肉,时机一到,他就会立刻动手收获——等到丁浩在雪州的威望和名气达到足够显赫的时候,一剑将其击杀之,那个时候,这个所谓的问剑宗天才,不过是自己的垫脚石而已。

但是现在……

这只猎物的尖牙利爪的威力,似乎有超出自己估计的趋势。

丁浩的表现,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了威胁。

“这一定不是丁浩的真正力量!一定不是!”穆天养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瞳孔慢慢地收缩,最后缩小成为针尖大笑,一双眼睛仿佛只剩下了眼白一般,无比诡异。

片刻自后……

“原来如此,竟然是在借力……”

……

……

“小蛮子,你……好大的胆子……还不赶紧放了我师兄他们……”一个瘦高宁州弟子指着丁浩大骂,被丁浩一屁股坐在脸上的那个魁梧粗鲁少年,正是来自于他的宗门,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丁浩一言不发,手掌微微一探。

轰隆!

一只金色巨掌凭空产生,朝着那瘦高宁州弟子抓了过去。

所有人都惊呆当场。

因为丁浩施展的战技,赫然就是之前那魁梧粗鲁少年的神通。

“什么?你……你怎么会我【神秀门】的【风雷神掌】?”那宁州弟子大吃一惊,犹如见了鬼一般,想要躲避,却被巨掌的吸力黏住,抓了个正着,犹如抓鸡仔一般,被丁浩抓过来,同样封印了力量,压在了屁股底下。

“反了反了,你这个低贱的野蛮人,竟然如此无礼……”又有一个宁州弟子愤怒地大吼。

丁浩看都不看他,故技重施,再次施展【风雷神掌】,金色巨掌一闪,一把就将这个一窍武王境界的宁州弟子抓过来封住了体内力量,压在了屁股底下,如今在他屁股下面,已经压着一摞人了,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就死去,在宁州高高在上的天才,却被一个他们眼中的蛮子这样侮辱……

“北蛮子,为何这样侮辱我们?士可杀不可辱,有种你杀了我们。”有人疯狂地挣扎着,一脸潮红羞怒地大吼。

“这会儿知道士可杀不可辱了?你们之前出言侮辱我雪州弟子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到现在?我只不过是讨点儿利息而已。”丁浩说着,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

众人目瞪口呆。

太嚣张了,太霸道了,太……太解气了!

远处。

之前嚣张无比的那个赤色短发少年等一伙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一头冷汗。

他们现在连个屁都不敢放,悄悄地往远处走了数百米,尤其是赤色短发少年,只觉得一股冷气从尾椎骨一直升到了头顶,简直要炸飞自己的天灵盖一般,他妈的,没想到一群乡巴佬野蛮人里居然出了这个一个妖孽,拍苍蝇一般拍飞半步武王境界的强者……

幸亏刚才没有真的发生冲突,不然现在被压倒屁股下面吃屁的人,恐怕就是自己了吧?

--------

来吧来吧来吧,喜欢刀剑的兄弟姐妹们月票都投过来吧,让我们一起疯狂,一起战一回,让我们也发出一点自己的声音。

赐给我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