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30、刀狂剑痴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丁浩出现在【北域玄霜战神】雕像广场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几乎每天都会选择三到四场热门的比赛去仔细观察,九大门派年青一代弟子的比赛,几乎都被他看了个遍,在这个过程中,丁浩表现出了极为挑剔和卓越的眼光,他所选择的每一场比武,事后都被证明是当轮最为精彩的对决。

以至于到了后来,很多人都以丁浩为风向标。

每逢比赛开始,人们都会先看丁浩出现在哪个擂台边上,然后就可以确定这场比赛一定是最为精彩的一场,从最开始的敬畏到后来慢慢混熟,一些胆子大的武者开始涌聚在丁浩的身边。

在这个过程之中,丁浩老好人的性格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会讲解一些擂台对决之中普通人看不懂的精彩对决的瞬间,或者是对两位对决者的得失做出点评,与预测对决最终的胜负,基本上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有了丁浩的解说,散修和流浪武者们,终于可以领悟到比赛真正的精彩之处了。

到了后来,有人尝试着向丁浩请教一些修炼问题,原本也是看丁浩平易近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谁知道一般情况下,丁浩都会耐心地讲解。

对于那些散修和流浪武者来说,能够得到丁浩这样身处名门的天才的指点,简直就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消息传开,越来越多的人闻讯而至。

丁浩的威望和名气,在普通武者之间,越发地崇高起来。

丁浩对此乐此不疲。

除了帮助人获得的快乐感觉之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和这些普通散修和流浪武者的交流过程之中,丁浩也会大受启发,尤其是这些人在生死边缘磨练出来的一些小技巧和窍门,也许算不上是高深武道至理,但是却极为有用。

以丁浩的悟性和实力,稍加揣摩增进,运用到自己的武道体系之中,有着极为可怕的威力。

后几日,他又将这些简单实用的招式,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刀祖和剑祖两个老怪物的指点之下,糅合一些简单剑法和刀法的奥义,自创出一套斩法,同时适用于刀剑斧钺棍棒等七种最为长剑的武器,故取名为【七玄斩】,传授与周围的流浪武者和散修。

这套斩法,简单易学,威力不俗,修炼到精深之处,堪比地阶中段战技,对于无数散修和流浪武者来说,最适合修炼不过。

不出几日,【七玄斩】就在镜湖周边流传开来。

甚至连一些不使用这七种武器的武者,也为了修炼【七玄斩】而改变了自己的武器,有写商家看到了赚钱的机会,想要依靠兜售【七玄斩】奥义秘籍而发财,被丁浩暗中警告之后,连忙收敛,免费印册宣传了起来。

这是一大善举,因为这等威力的斩法传播开来,对于终日与妖魔厮杀、游走在生死线上的武者来说,不啻于多了保命的手段。

许多人感念丁浩的大义之举,又将【七玄斩】称之为【圣人斩】,将丁浩捧为一尊小圣人。

日后丁浩在雪州一呼百应,威望无人可及,未尝没有今日善举之功劳。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七玄斩】是丁浩所创的第一部完整的战技,所以可以随意传授于他人。

这些日子,他又参加了三四场比武,基本上都是一边倒的胜利,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锈剑和问情刀,许多人观看完丁浩的比武,对那神乎其神的刀法剑法赞叹不已,尤其是丁浩在和明心宗【一剑明心】风行岳的比武之中,施展出来的剑意和刀意,简直就是神乎其神,仍许多前辈长者也赞叹不已。

据说明心宗天才风行岳在战后,赞叹道:“丁浩,简直就是一个刀狂剑痴,不可敌也。”

从此之后,丁浩终于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号——

刀狂剑痴。

或许连风行岳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一时感叹送上的这个外号,日后将在雪州、北域乃至整个无尽大陆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他自己也将因为这一句话,而被永恒铭记在【神皇列传·刀剑神皇传】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场整个雪州为之瞩目的宗门论品大会,缓缓地落下了序幕。

因为丁浩的强势崛起和李剑意等人在过去时间多时间里的苦心经营,问剑宗终于在最终的品秩总分之中,以六分的优势,压住了清平学院,晋升为七品宗门,成为整个雪州排名第一的门派,清平学院虽然也是七品宗门,但是因为总分的原因,位列第二,失去了昔日的荣光!

这样的结果,虽然说早就在一些人的预料之中,但是等到真正成为现实的时候,还是让无数人感到震动。

人们仿佛看到一个新的霸主的诞生。

毫无疑问,这样的结果将在不久的将来引发问剑宗和清平学院更加白热化的争斗。

与此同时,雷音派因为不得不做出的一些妥协,【风雷双骄】以某个神秘的缘故没有参加这次论品大会,派内的几位高手也缺席天穹战场,最终竟然掉出了九大门派的行列,失去了品秩,这也意味着这个很早之前就坚定地站在清平学院阵营的宗门在未来的十年里,将失去【玄霜神宫】的支持。

取而代之的是【天音谷】。

这个过程堪称尽心动魄。

因为一开始,【天音谷】原本在天穹战场之中,并无任何的优势,被之前的九大门派牢牢压住,但是后来,因为【飘摇】古琴之中琴灵的复苏,这件宝器威力大增,即便是因为琴灵还未完全恢复,只有昔日不到百分之一的威力,却也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变数。

依靠着这件宝器,【天音谷】掌门人、有着【天龙八音】美誉的尹醉墨,在天穹战场的争斗之中,以一曲还未完全掌握的【渔樵问答】,展现出了雪州霸主级的实力,连续挫败了六位其他门派的耆宿巨擘,后来居上,狂追了数十分。

加之【雷音派】莫名其妙地在天穹战场和广场擂台比武两条线中都表现大失水准,此消彼长之下,尹醉墨终于以一分的优势,硬生生地将【天音谷】送进了雪州九大门派的序列,位居最后一位。

新的雪州九大门派诞生了。

这是一次严格意义上的雪州人族势力重新洗牌。

雷音派掉出九大门派,对于清平学院来说是一个打击,而新晋的【天音谷】和一直保持中立的佛家宗门【无念派】向问剑宗表示出善意,对于清平学院来说,又是一个更大的打击,从表面上看,这个昔日雪州第一宗门苦苦经营的势力,仿佛是在一夜之间有着土崩瓦解的趋势。

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叫做丁浩的不足十七岁的少年。

就在宗门论品大会结束的当天,【天机谷】果然再度更新了【雪州潜龙榜】,丁浩的排名青云直上,一路蹿升,以不不可思议的速度提升到了榜单第三,仅次于清平学院的【神童】穆天养和妖族【神霄殿】之主青蛟王的独子圣皇子。

对于清平学院来说,穆天养依旧占据潜龙榜第一,这无疑是最后一块遮羞布,保住了一丝丝的颜面。

但是在别人看来,以丁浩这种蹿升速度,实在是太过恐怖,谁能保证,在半年或者一年之后,穆天养还能不能保住第一的位置?

风水轮流转,以前人们认为千寒绝峰之战是丁浩自己找死,但是现在看来,鹿死谁手,渐渐变得尚未可知了。

……

宗门论品大会落幕。

在冗长的落幕仪式上,人们还是没有看到那位新来的巡察使,一切过程都是由那位叫做陈伯的白发老人主持,丁浩私下里问过李剑意,令人惊讶的是,连李剑意这等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自始至终都没有亲眼见到丁红泪。

据说这位巡察使架子大得很,清平学院的院长方潇安这几天多次求见,都没有能够踏入巡察使塔楼的大门,就连这位叫做陈伯的老人,说话做事也是雷厉果断,不卖任何人的面子,即便是对九大门派的掌门,也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不会有任何的好颜色。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一次的宗门论品大会极为公平公正。

许多宗门暗地里准备好的各种后手,之前已经联系好的各种人脉和渠道,完全是去了作用,清平学院就是在这方面吃了一个大亏,宗门论品大会之前,他们已经付出极重的代价将卓非凡变成了自己人,若是卓非凡不死,以他们过去十年之中的经营和各种后手,就算是问剑宗实力方面真的占优,清平学院也完全有把握再次夺魁……

可惜!

时也命也运也!

大会落幕,镜湖周边的热度逐渐散去。

许多涌聚在这里的武者和散修们也开始离去。

对于他们来说,比武的过程才是最精彩的饕餮盛宴,运气好可以领悟一招半式,而最终的结果并不会对自己的命运有多大的影响,雪州不论是清平学院称霸还是问剑宗独秀,人族依旧还得辛辛苦苦地和妖魔争夺生存空间。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与他们无关。

这次来到镜湖,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丁浩传授的【七玄斩】战技,这是他们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一套堪称是地阶中级的战技,足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在此之前,没有宗门会将这样的战技外传,也很少有强者愿意放下架子,为这些站在武道体系金字塔底端贱如蝼蚁一般的散修和流浪武者创造一套功法……

当然,对于九大门派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玄霜神宫】将会按照之前的传统,按照积分来确定未来十年各大门派将会获得的各种资源和待遇,重新划分各大门派在雪州的疆域势力范围,新的霸主问剑宗将会获得更多的土地和子民,而清平学院的疆域则会相对地缩小……这是一个冗长的讨价还价的过程,充满了各种算计和争夺,丝毫不比在天穹战场之中真刀真枪地拼杀轻松。

丁浩对于这样的过程自然是毫无兴趣。

他原本准备回到问剑宗隐剑峰闭关一段时间,领悟这段时间的所得,争取再进一步,冲击先天武宗境高段,然后去赴【天音谷】之约,死马当做活马医,尝试能不能以前世名曲外加【玄战胜诀】的结合,将【大圣遗音】和【天厥】这两件宝器之中的器灵唤醒……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消息突然传来。

“丁师弟,准备一下吧,巡察使大人点名要见你。”原本应该正在巡察使府邸和其他门派掌门人扯皮.条的李剑意,突然在毫光一闪之中,以一种罕见的不淡定姿态,出现在了丁浩的面前,一把拉住丁浩,转身就走。

下一瞬间,丁浩只觉得被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携裹,然后眼前一花。

等到视线恢复正常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一个淡青色的大殿之前。

这是一座通体青色的晶莹大殿,犹如在一整块巨硕的翡翠上雕琢而成,隐放绿色氤氲光焰,外表四方四正,仅仅是大殿的基座石台,就足有百米之高,站在大殿基座面前,丁浩觉得自己简直渺小犹如蝼蚁一般。

抬头看去,八座高大二十多米的武士辅像,一手持盾,一手握剑,面色肃穆,静静地站立在大殿门口,悠扬潇洒的刀工挥洒出一种凌厉的气势,让它们看起来仿佛是活物。八条【之】行的台阶大道,从地面沿着基座延伸上去,通往大殿,比之问剑宗的【问心天梯】还要巍峨几分,踏足台阶,给人一种登天而上、羽化升仙的豪迈之感。

由【玄霜神宫】高阶铭文师亲手篆刻上去的神异铭文,布满了整个大殿的墙壁和地面的每一寸面积,结合者青石的本色,发出淡淡的青色光芒,如梦似幻,如仙如神,隐隐有一股沛然莫御的恐怖气息,从大殿之中散发出来。

巡察使大殿!

这是镜湖之畔巡察使府邸的核心建筑,也是方圆数千里之内最宏伟的建筑。

丁浩之前也曾远远地看过这座大殿一眼,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如此近距离地出现在了大殿之前,旁边是脸色甚至有点儿紧张的李剑意,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掌门人如此失态,脸上出现了患得患失的表情。

“谁都没有想到,一直未曾露面的巡察使大人,居然点名要见你,事情有点儿诡异,丁师弟,你自己要小心斟酌,我们得到的一些消息显示,丁红泪巡察使在【玄霜神宫】的地位非同凡响,远比一般的各州巡察使要尊贵许多,即便是他那位仆人陈伯,地位也非同小可,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他这次主动要求来到雪州担任巡察使,九大门派掌门人他一个都不见,第一次开口点名就要见你……”

“对了,听说穆天养已经得到了一些【玄霜神宫】巨头的认可,在宫内颇有地位,不知道他和这位丁红泪巡察使关系如何……”

“见了巡察使大人,不可过分骄傲,也不可过分谦卑……这方面你一直都做的很好。”

“丁师弟,此去只需照实回答巡察使问话就可以,无需为宗门争取任何利益,只要你平平安安回来,比什么都好……”

在踏上台阶前往大殿的路上,李剑意简直有化身为唐僧的趋势,反反复复说了很多,将自己所能想到的关于这位怪异且身份尊崇的巡察使的资料,尽量都透露给丁浩听,委实是事情有些诡异,这一去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最后那句“只要你平平安安回来……”丁浩听在心中也禁不住一阵温暖,他突然觉得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掌门人,在这一刻有点儿可爱,就像是一位絮絮叨叨的父亲一般,在关怀关切着自己的孩子。

通过台阶登上基座石台,来到大殿的门口。

这里站着二三十个人,大部分都是丁浩熟悉的面孔——包括九大门派掌门人在内的雪州高手强者汇聚一堂,神色肃穆地站在门口,一个个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丁浩,仿佛是在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进去吧,小心点。”李剑意在丁浩的肩头拍了拍。

手掌带着微微的温暖热度。

丁浩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来到门口。

那位白发老人陈伯目光如刀,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丁浩片刻,神态之中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苛刻和挑剔,半晌才缓缓地点点头,面无表情地道:“跟我来吧。”

丁浩跟在这个白发老人后面,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大殿。

进入大门,眼前的光线昏暗了起来,大殿的通道宽阔而又幽深,极为安静,陈伯脚步落地无声,犹如一个白发幽灵一般行走在并不光滑的青石地面上,丁浩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四周安静的似乎可以听到自己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

“到了,你自己进去吧。”

大殿分为两个部分,陈伯站在内殿的拱形门口,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里面。

--------

5000字的大章节吧,今天更了8000多字,还欠大家1000字,争取明天还了。

求月票和订阅,求红票及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