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27、丁浩,福将啊

丁浩下意识地要拒绝,不过话到嘴边,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件事情,正好印证一下,当下沉思片刻,点头道:“李仙子,请借仙琴一用。”

李无双淡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双手举过自己的古琴,道:“此琴名曰【飘摇】,乃我【天音谷】三大宝器之一,丁师兄请用。”

丁浩道一声谢,席地而坐,将【飘摇】古琴摆在面前,仔细观察,心中不由得一阵赞叹。

此琴古色古香,属于古琴十四式之中的灵机式,长约三尺六寸五,象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宽约六寸,厚约两寸,通体犹如翡翠一般,呈现出碧绿之色,仔细看时,绿中却又隐隐透着银白,犹如凝脂一般,手抚琴身,微微带着温润之意,琴弦为一丝丝银光细线,共七根,分为宫、商、角、徵、羽以及文武二弦,大体形状为凤形。

琴名【飘摇】,隐隐有隐世独立之意。

丁浩略微思忖,手指抚弦,一抹清幽琴声在指尖流淌出来。

……

“真是胡闹!”

远处观礼台上,代表【天音谷】作为这场比赛评判的一位鹅黄色宫装中年美妇,见状微微摇头,没想到李无双居然会临时提出这样的要求。

说实话,她不认为丁浩能够演奏出什么好听的琴曲。

丁浩是天才没错,但首先他是个人,人的精力始终是有限的,丁浩在武道和铭文上表现出来的妖孽程度,决定了他不会有太多时间去学习其他。

天才,终究不是全才。

即便是神祇,也不可能无所不能。

而擂台上,当第一缕琴音入耳,李无双也皱起了眉头。

李无双自幼学琴,在音律尤其是古琴一道,有着极为杰出的天赋,被认为是【天音谷】百年以来第一天才,被【天音谷】苦心栽培,寄予厚望,如今虽然不过是二八年华,但却可以说是一位琴道大家,初听丁浩抚出音律,微微一怔,旋即略有失望,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丁浩起弦音色不纯,略带燥意,指法散乱,基本功极为幼稚,还不如【天音谷】刚入门十几天的记名弟子熟练,显现出在古琴一道并没有多少造诣,让李无双产生了一种【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印象。

“难道传言有误,那曲【二泉映月】并非出自于丁浩手中?那曲我连听百遍,其中蕴含之意味境界,非音律大家所不能谱写,音律一道触类旁通,即便丁浩不擅古琴,也不至于如此不济……”李无双心中暗想。

她出身于小门派,心志却是极高,失望之下,顿时觉得自己这尾【飘摇】宝琴,落在丁浩手中,实在是明珠暗投。

当下李无双脸色一变,就要打断丁浩演奏……

却在这时,耳中琴音骤然一变,一串说不出味道的音色,从【飘摇】古琴的琴弦之中流淌出来,令她心中禁不住微微一颤……

“咦?怎地突然变了……”李无双忍不住咦了一声,又有了听下去的欲望。

……

丁浩逐渐地沉浸在了这一首【渔樵问答】曲谱的意境之中。

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前世被父母逼着学习各种兴趣班实在是一件幸事。

当初望子成龙的老爹老妈,病急乱投医一般带,着自己报了很多乐器课外班,二胡是其中之一,古琴也曾有所涉及,当时那位古琴老师逼着丁浩一遍遍地练习中国古代古琴十大名曲,这首【渔樵问答】正是其中之一……

熟悉的记忆涌上心头。

一开始丁浩的手指还略有些生涩。

过了十五六息的时间,终于渐渐找到了一些感觉,和上次演奏【二泉映月】一样,【胜字诀】培养出来的强大神识、恐怖悟性和变态的第七感,发挥了不可思议的作用,等到这首【渔樵问答】演奏到大约十分之一的时候,丁浩完全进入了状态。

指法运用越来越纯熟……

音色越来越清越……

【渔樵问答】位列中国古代古琴十大名曲之一,流传千古,表现的是青山绿水之间渔樵自得其乐的情趣,曾有人评价曰:“古今兴废有若反掌,青山绿水则固无恙。千载得失是非,尽付渔樵一话而已”,曲意深长,神情洒脱,而山之巍巍,水之洋洋,斧伐之丁丁,橹声之欸乃,隐隐现于指下。

丁浩之所以选择这一曲,是因为曲中的意蕴最为符合【飘摇】古琴的名称,且与李无双那种遗世独立的气质极为相似,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十大古琴名曲之中,这一首曾经是他练习的最为熟稔的一曲。

不知不觉之间,异象出现。

琴音流淌,一种绿濛濛的氤氲之光,逐渐从【飘摇】宝琴上涌出。

丁浩整个人被笼罩在这绿色氤氲之中,逐渐消失了身形。

肉眼可见空气之中涌起一道道绿色的波纹,像是威风吹皱了一池秋水一般,绵绵不绝,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犹如潮水一般将擂台周围所有人都淹没在了其中。

李无双此时已经彻底呆滞。

她一双妙目放出奇异的色彩,死死地盯着丁浩抚摸琴弦的双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丁浩的琴声之中,开始出现一种神秘的力量,犹如微微细雨一般,润物细无声,让人心神动摇,不由自己,擂台周围的武者,实力稍高一些的人略有察觉,不得不运功去抵抗这琴音之中的那种饶人心神的恐怖力量,而实力稍弱的人,则彻底深陷其中,脸上呈现出沉迷之色,不知不觉松开了握着兵刃的手,面色恬静,嘴角带着微微笑意……

“一种新的音律战技……”李无双紧紧地咬住了娇艳红唇。

她之前在和丁浩的比武之中,演奏的是【天音谷】镇宗绝学【天音八弄】,乃是【天音谷】中数十位音律大家经过百年时间推衍出来的名曲,意蕴深远,被整个雪州公认为【雪州第一琴曲】,但是和眼前丁浩演奏的这一曲相比起来,似乎还远远有所不如……

在远处的观礼台上。

“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全才的存在?”

那位来自于【天音谷】的中年美妇,此时已经忍不住拍案而起,激动的浑身发抖。

如果不是丁浩演奏还未完结,她立刻就要飞过去,拉住丁浩的手好好问问,这一琴曲的由来,虽然已经知道这个曲子丁浩会送给李无双,但依旧担心万一丁浩演奏完毕变卦怎么办……

中年美妇自己都已经记不清,自从成为【天音谷】辈分最为显赫的那几人之后,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忐忑不淡定过了……

“如果丁浩是我【天音谷】的弟子,那该多好……”

中年美妇突然感到一阵深深的遗憾。

……

“叮……”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丁浩长长呼出一口气。

【飘摇】古琴的琴身,再度出现异变,突然绿色光束冲天而起,七跟琴弦自动发出和音,琴身嗡嗡嗡震动起来,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一团翡翠色的光焰,从琴身之中流溢出来,围绕着丁浩久久不散,旋转了整整九圈,这才缓缓地回到了琴身之中……

“那是……琴灵……【飘摇】琴的琴灵复活了?”

看到这一幕的李无双如遭雷劈一般,娇躯颤抖不止,而远处观礼台上的中年美妇再也忍不住,身形一闪就来到了擂台上,一手按在【飘摇】古琴之上,感应片刻,竟然禁不住泪水长流,直接朝着丁浩鞠躬到底:“公子大恩,我【天音谷】上下没齿难忘……”

丁浩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还礼。

他一头雾水。

这是怎么回事?只是一曲【渔樵问答】而已,自己演奏并未臻致大师级的水准,在弹奏过程之中,为了印证自己从【日光菩萨真言】和之前李无双琴曲之中悟得的音律战技之法,有几处甚至出现了明显的失误……

“丁公子你有所不知,【飘摇】古琴乃是我【天音谷】曾经的镇宗之宝,伴随我派有过一段极尽光辉的历史,千年之前,在雪州大地,我【天音谷】并不比今日的清平学院差,可惜几次劫难,包括【飘摇】古琴在内的三件宝器遭受重创,器灵泯灭,威力大降,【天音谷】也逐渐衰败……想不到今日,丁公子你居然可以令【飘摇】古琴的琴灵复苏……这……这样的恩德,我【天音谷】实在是无以为报……”

李无双再也难以维持平日那种高高在上的冰山美女一般的气质,激动的难以自抑,连丁浩的称呼都变了。

丁浩恍然大悟。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一直到这个时候,擂台周围的众人才从那奇异的琴音之中缓缓醒过来。

众人只觉得心头无比平和,仿佛是经过了一次灵魂洗礼一般,一些散修武者终日游走在生死线上厮杀积累的心头戾气,也被这一曲【渔樵问答】尽数洗去,心境不知不觉精进许多,困扰自己的修炼瓶颈,竟然有隐隐松动的迹象……

一曲古琴,神妙若斯!

【刀剑双绝】丁浩,如此才情,当真是惊采绝艳!

“丁公子,这一枚【天音玉牌】,乃是我【天音谷】客座长老令牌,持此令可随意进出【天音谷】,亦可调遣我【天音谷】俗世弟子……”中年美妇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枚鱼儿形状的翡翠玉牌。

“这……”丁浩略有迟疑。

“丁师弟,收下吧,本宗弟子可以出任他宗客座长老,门规在此方面,并无限制。”从观礼台上赶过来的唐佛泪微笑着道,他是代表问剑宗出任评判和见证的强者。实际上这位问剑宗巨头并不像是表面上这么淡定,他没想到丁浩居然有这样的能力,让【天音谷】的宝器器灵复活……

这样一来,【天音谷】必然被拉上问剑宗的阵营。

丁浩,福将啊!

--------------------------

汗,昨日下午正在洗澡的时候,突然黄风漫天,然后就没电了……一直到今天下午才来电,刀子赶紧赶稿子,据说是因为沙尘暴起来的时候,刮起了一座彩钢房,把附近的高压电变压器给拍散了……

今晚还有一更,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