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26、惊采绝艳是丁浩

一时之间,几乎所有有名有姓雪州人族武道强者,都汇集到了这里。

日上三竿的时候,宗门论品大会正式开始.

令一些人失望的是,【玄霜神宫】新的巡察使丁红泪并没有现身,主持整个仪式的是另一位须发苍白的老人,也出身于【玄霜神宫】,气度不凡,丁浩悄悄放出神识试探过,这人的实力,大概和之前陨落的卓非凡相当,也是一尊了不起的高手。

开幕仪式冗长而又繁琐。

人族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大地上生存,形成了很多古老的仪式,论品大会仪式的最后,是必不可少的祭祖仪式,九大门派掌门人和那位被成为陈伯的老人,宰杀了十一头早就被准备好的妖帅级别的大妖,以妖血祭司历代先祖英灵……

丁浩对这样的仪式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几乎整个上午,他都躲在在问剑宗区域的帐篷之中修炼。

那夜和蒋地生一战,丁浩体内玄气也损失不少,他正在抓紧时间养精蓄锐,一连吸收了三枚极品玄晶石,才觉得体内玄气激荡饱和起来,这几日一直在外贪玩的肥猫邪月也终于回来,这厮不知道吞噬了什么东西,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趴在丁浩身边打呼噜……

上午的时间,被漫长的各种仪式所占据。

真正的论品比武,从下午开始。

丁浩作为问剑宗风头最劲的天才,自然是出战的主力,按照宗门的安排,丁浩将会参加年青一代武道和铭文两大分类的比试。

黄雄拍了一位年轻弟子作为丁浩的贴身侍从,负责提醒丁浩各种比试的时间。

“师叔祖,一炷香之后,是您的第一场武道比试,对手来自于无念派,具体是哪一位还不知道,要看无念派的出战顺序……”这个叫做黄磊的年轻弟子恭恭敬敬地道。

帐篷外面隐约出来了各种呼喝和呐喊之声,犹如春雷潮水一般四处激荡,可见各种比试已经进入了短兵相接的炙热程度。

丁浩点点头。

须臾一炷香时间过去,丁浩走出大帐,在黄磊的引领之下,来到了比武擂台跟前。

丁浩的出现,引起了许多人疯狂的呐喊。

作为最近名声最为显赫的天才,丁浩拥有很高的人气,能够近距离目睹这种程度高手的对决,是很多武者的幸事,许多视丁浩为偶像的年轻武者,也希望能够通过目睹偶像战斗过程,有所领悟,对自己的修炼祈祷裨益作用。

丁浩一步步踏在虚空,犹如踩着台阶一般,不急不缓地来到擂台之上。

圆形红色的擂台高出地面整整三丈,四周光滑,并无台阶,周围挤满了水泄不通的人群,各种喧哗和呐喊此起彼伏,极为热闹。

在远处的观礼台上,坐着十一位气息如渊、高深莫测的老一辈高手,分别来自于九大门派和【玄霜神宫】,他们是比武的评判和见证。

“丁师兄,请了,贫尼妙音,还请丁师兄多多指教。”一位俏丽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妙龄女尼站在对面。

她就是丁浩这场比武的对手。

丁浩拱拱手。

无念派的弟子皆是出家人,这位小尼姑颇有【小菩萨】泪听禅的风采,不过实力上却差了许多,丁浩只是神识略略一扫,就知道她只不过是半步先天武宗之境,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

无念派高层应该清楚自己的实力,居然选择这样一个弟子对上自己,看来是要放弃这一场比赛了。

“妙音自知不是丁师兄对手,不过听禅师姐对丁师兄极为推崇,能够有机会得到丁师兄的指教,妙音实在是荣幸之至。”小尼姑笑吟吟地道。

她一身雪白色的淄衣,肌肤如玉,一双眸子明亮晶莹,犹如山涧清泉一般,宽大的淄衣在长风吹拂下猎猎作响,紧紧地裹在娇俏的身躯上,明艳无双。

周围无数人都哀叹,这样的俏佳人选择常伴青灯古佛,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妙音师傅过谦了,无念派佛家绝学精妙绝伦,与我问剑宗各有擅长,我们相互印证罢了。”丁浩右手在虚空之中一拂,运转【太玄问剑篇】,身躯犹如一柄利剑一般,散发出犀利的劲气。

既然是宗门论品,丁浩还是想以问剑宗的功法进行比试。

妙音女尼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天鹅一般柔美的颈后插着一柄天蚕丝炼制的拂尘,一双白皙精巧的小手从宽大的淄衣袖子中伸出来,双手捏出佛家手印,低眉顺目,口中低声咏唱梵音,宝相庄严,浑身隐隐投射金光,一个佛像虚影在身后显现出来,弥漫着一种圣洁慈悲的气息。

“恩?是【日光菩萨真言】配合【不动明王如是印】,这可是极为不凡的佛家功法战技了……倒也奇怪,佛家道统的发源地在西漠,无念派只不过是北域雪州一小宗,却掌握了如此精妙的佛家神通……有点儿意思。”

脑海中响起剑祖若有所思的声音。

丁浩面色平静,不为所动,仔细观察妙音施展的佛家功法。

他如今将【胜字诀】修炼到了【身壳烘炉】境界,第七感已经极为敏锐,领悟力非同凡响,许多功法,看过一遍就可以参透其中奥秘,【日光菩萨真言】和【不动明王如是印】虽然精妙,丁浩却也希望自己在这一站之中看透一二,有所领悟。

这正是丁浩参加这次宗门论品大会的真正目的之一。

会一会九大门派和一些散修高手,不仅可以开阔眼界,更能暗中揣摩其他宗门的绝学奥义,糅合精研为己所用,集百家之精华,不断地修正和加深自己的武学,想要成就未来武王、武皇境界,这是必须要走的一条路。

别人断然不会想到,丁浩暗中修炼了【玄战胜诀】这样变态的功法,这次大会,对于丁浩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场比试整整进行了一个时辰。

妙音女尼将【日光菩萨真言】和【不动明王如是印】神通施展淋漓尽致,梵音不绝,金色佛掌在她手印的控制之下不断从虚空之中轰下,威力不凡,震得整个擂台都剧烈地摇晃了起来,而丁浩以玄霜神兵之剑,反复施展一套【追电中宫剑】,在漫天梵音和无尽佛光撞击之中,犹如中流砥柱一般岿然不动。

最后妙音女尼眼见连丁浩身躯一米之内的都难以侵近,只能唱咏一声佛号,无奈认输。

“丁师兄剑法精妙,修为深厚,妙音受教了。”女尼淄衣飘飘,单掌行礼,败也败的潇洒。

在很多人看来,这场比武,实力高出太多的丁浩,以这样一种方式,给这个俏女尼留足了面子,否则单单以丁浩强横的行为,直接就可以一剑将其劈飞,妙音自己也是如此认为,言语之间,态度极为诚恳尊敬。

丁浩心中暗道一声惭愧,微笑还礼。

谁知道接下来妙音女尼的话,却让丁浩始料不及。

“前些日子,丁师兄与听禅师姐并肩对战两大妖王,曾以铭文神通著下两首佛偈,显现出高深的佛理造诣,那两首佛偈亦是流传开来,成为佳话,我派师长对丁师兄的佛偈大为赞赏推崇,掌门人更是断言师兄乃是有佛性,是大智慧之人,妙音今日有缘得见丁师兄,斗胆请丁师兄能够赐下佛偈一首,感激不尽。”

妙音女尼微微躬身,言辞恳切。

“这……”丁浩一呆,没想到妙音居然会有这样的请求。

那两首佛偈,原本是丁浩一时心血来潮抄袭所做,引发那样惊人的威力,在他的意料之外,原本以为事情到此也就结束了,谁知道今日妙音居然再求佛偈?难道在这个世界,佛偈如此珍贵不成?

丁浩却不知道,在无尽大陆上,对于佛门修行之人来说,能够得到一首属于自己的佛偈,往往可遇不可求,神话传说之中,一首佛偈成就一位佛门圣者并不是夸张的事情。

【小菩萨】泪听禅得到了那两首佛偈,这些日子苦思体悟,实力佛理都有所精进,成为了许多无念派弟子羡慕的对象,妙音今日得到和丁浩一战的机会,又怎么肯错过这样的机缘?

既然连无念派掌门人都对那两首佛偈大为推崇,赞叹丁浩是有佛性、有大智慧的人,她当然要试一试,毕竟对于她的修行来说,有着无可限量的作用。

看到丁浩脸上出现为难之色,妙音神色一黯,道:“丁师兄不必为难,妙音所求,原本就有些强人所难,若是丁师兄觉得为难,那便当妙音没有说过话。”

丁浩微微一笑,道:“妙音师傅误会了,丁浩并非是为难,只不过佛偈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样吧,在下前些日子,有所体悟,倒也卜得几句粗浅的句子,不如写出来,请妙音师傅品鉴……”就当是偷学人家佛门战技的补偿吧,丁浩说着,伸手在虚空之中写写画画起来。

见身无实是佛身,

了心如幻是佛幻。

了得身心本性空,

斯人与佛何殊别。

二十八字佛偈呈火焰之状,以汉字铭文书写,在虚空之中绽放灼灼佛光,别人不认识汉字,自然不知道这首佛偈是什么意思,但是其中蕴含的佛理意味,对于那些佛门高手来说,却是越感受越觉得深奥无比。

连那些不修炼佛门功法的高手,定定地盯着这首佛偈,若有所思。

隐隐之中,仿佛有一尊无可限量的古佛,在虚空之中吟唱咏佛一般,即便是就大门派掌门人这等高手,在看到那一尊模糊不清的古佛虚影的时候,都有一种窒息惊憾的感觉。

丁浩写完,轻轻伸手一推,二十八字佛偈化作二十八道佛光,没入到了妙音的身体之中。

“这……”妙音惊喜出声,只觉得福至心灵,灵魂冥冥之中,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佛性,脸上全是激动之色,久久不能平静,恭敬地道:“师尊果然慧眼,丁师兄你具有至深佛性,若是修炼佛家战技功法,将来必然……”说打这里,她突然想起丁浩乃是问剑宗弟子,这样挖墙脚可是大忌,自知食言,忙道:“丁师兄今日厚赐,妙音不敢忘,无念派上下皆感念丁师兄厚赐,他日有缘,还请丁师兄移驾无念派,一论佛理。”

后几句邀请,却是妙音接到了无念派掌门人的传音入密,按照掌门人的吩咐,发出的邀请。

“妙音师傅严重了。”丁浩还礼。

他刚才写的这首佛偈,却也是大有来头,乃是前世地球佛家典籍中来头极大的拘留孙古佛流于后世的一手佛偈,拘留孙佛在前世佛教之中,也算是教主级的人物,神通无可限量,身份极为尊贵,他流传下来的佛偈之中,其中蕴含的佛性佛理,自然是非同小可。

妙音再三感谢,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擂台。

丁浩此时也是若有所思。

看来前世地球上的一些东西,当真是具有不可思议的神通,刚才出现的那一尊佛像虚影,不会真的是拘留孙佛的法身吧?以铭文展现前世地球的精神精髓,竟然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威力,看来自己对于汉字铭文的神通,发掘的还远远不够。

……

这场比武,最终以丁浩的获胜画上句号。

这样的结果,本就在很多人的预料之中。

唯一缺憾的是,比赛过程的对抗性略显不足,不过也难怪,换做其他人,面对那样一个娇滴滴的俏丽妙龄女尼,只怕是也难以下杀手,于是在坊间的各种传言之中,丁浩又多了一个怜香惜玉的评价。

不过丁浩在比赛结束之后的那首佛偈产生的异象,以及妙音激动难以遏制的表情,却让人们觉得这场对比,有一种另样的精彩,一点儿也不比其他场次那种打打杀杀血流成河的刺激逊色。

所谓外行看热闹,普通武者看来,佛偈的异象让丁浩身上笼罩着那种神秘感更加浓厚,天才就是天才,总是能够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让他们远远不及,就算是其他年轻顶级强者,也被丁浩神祇的表现遮盖了风采。

而内行看门道,许多老一辈强者对丁浩的表现简直瞠目结舌,一些耆宿巨擘在暗中猜测,难道这丁浩是某位佛门大圣转世不成,短短时间之内三首佛偈,并非是胡乱涂鸦,全部都是震动一时之作,太过于妖孽了。

……

回到帐篷之中,丁浩第一时间闭关参悟。

【日光菩萨真言】和【不动明王如是印】的确是极为高深精妙的佛家神通,丁浩仔细观察近一个时辰,想要完全领悟却是根本不可能,好在丁浩对此早有准备,他感兴趣的是其中梵音扰乱对手心神、手印加持力量增幅的奥义,倒也有所得。

接下来时间飞逝。

第二天上午,丁浩又参加了另外一场比试。

这次的对手却是一位来自于九大门派之外小宗门【天音谷】的女弟子。

【天音谷】以音波之功见长,虽不如九大门派,实力倒也不弱,这个叫做李无双的女弟子以一架古琴为兵器,将琴音叠杀战技修炼的炉火纯青。

丁浩对此求之不得。

昨日他才观摩了【日光菩萨真言】这等佛家音律战技,还有一些关窍始终不明,苦思不得,谁想今日又遇到一位精通音律战技的对手,正好借鉴,说不定可以触类旁通。

也许是一直修炼音波战技的原因,这李无双的外貌虽虽然算不上是风华绝代,但气质极为脱俗,一袭白色宫装襦裙,身姿妖娆,玉骨冰肌,飘飘若仙,浑身缭绕着仙光氤氲,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的圣洁之感,生不起丝毫亵渎之心。

兼之李无双琴音幽幽,不知道令多少人沉醉沉迷其中,音律战技的可怕,不仅仅在于直接的杀伤力,更能控制人的思维和情绪,李无双在雪州年青一代也小有名气,被称之为【天琴仙子】。

丁浩在琴音之中入定。

他拈花微笑,静听其中奥义,心神犹如磐石,面带微笑地听完了整整一曲。

“丁师兄定力精深,无双技止于此,无法撼动师兄心神,这场比试,无双输的心服口服。”【天琴仙子】轻启红唇,声音圆润悦耳,如一串串珍珠在玉盘之上滚动,有一种勾人心魄的魅力。

丁浩睁开眼睛,心中早有明悟,目色纯净,道:“李仙子过谦了,这一曲仙音,的确是让人叹为观止,要是仙子继续奏乐,在下可就无法压制心魔了。”

李无双脸上露出微笑,轻轻启了一个万福,又道:“丁师兄昨日一首佛偈,惊艳雪州,这等才情,叫人叹绝,无双也曾听闻,丁师兄与音律一道,造诣不浅,在镜湖一战中,曾传出一首二胡曲目【二泉映月】,精妙无双,即便是那【神目妖王】都赞不绝口,今日无双有幸,与丁师兄同台,忍不住要效仿妙音师傅,向丁师兄讨要一首古琴曲谱……”

我勒个去。

丁浩有点儿目瞪口呆,怎么又是来要东西的?难道哥们的才华已经让雪州全部女弟子都彻底拜倒了吗?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

5000字章节,今日还有一更。

求月票、红票、点击和书评,谢谢大家。

顺便说下,某些人如果觉得这本书不入自己的法眼,刀子不敢要求您必须看,但也请不要失了自己的风度在书评区破口大骂,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大家上网看书就图一乐呵,如果再有不分青红皂白破口大骂者,一律永久禁言——当然,对于认真提意见、提批评的读者,刀子十分感谢,也会认真汲取建议,刀子自认还是一个比较重视读者意见的作者。

刀剑这本书成绩还可以,刺激的某些人坐不住了,各种黑,有意思吗?大家一起写书,发展好了每个作者都受益,又不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何必心胸如此狭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