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24、新的巡察使降临

刀祖的语气有点儿奇怪,揶揄之中带着几分调侃,这令熟悉她恶趣味的丁浩,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正要细问,刀祖已经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说了好几样添加草药。

“阳顶草、锁阳、阴宫、烈阳枝……”丁浩重复草药的名称,有点儿愕然地道:“这几样草药,虽然也算是珍贵,但是……但是他们的功效……”

“没错,这是制造顶级春药的神草,哈哈哈,小丁子,我告诉你的新配方,本来就是一种叫做【逍遥天地调和丹】的六阶丹药配方啊,哈哈,来吧,骚年,不要迟疑,赶紧炼制吧,哈哈,这个丹丸,日后会有大用处的。”刀祖的话怎么听着都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恶趣味在其中。

果然是春药。

丁浩迟疑了片刻,不放心地问道:“春药丹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吧?”

剑祖哈哈大笑:“这个老婆子一脑子龌龊思想,小丁子,你要是信了她,可就上当了。”

刀祖顿时暴怒如雷地道:“贱祖你才龌龊,你这个满脑子龌龊思想的家伙,都被你那主人给带坏了……你知道个屁啊,【逍遥天地调和丹】可不仅仅是春药这么简单,它还是一种极为可怕的狂暴剂,不可思议之处在于,明明只是一种六阶丹药,但是连武王甚至武帝级别的存在,都难以防范它的药力,只要有一丝丝侵入身体,就会瞬间狂暴,失去思维能力,这种丹药,效果奇特,嘿嘿,只要使用得当,在一些场合可以发挥奇效。”

刀祖的话音之中,流露着毫不掩饰的兴奋。

丁浩和剑祖两人沉默了片刻。

两人都突然觉得后背凉飕飕,这个疯婆娘有点儿可怕,一个喜欢玩春药的自称是【仙子】的存在,你见过么?

不过刀祖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丁浩,略略犹豫之后,丁浩还是按照刀祖所说的配方,炼制了起来。

【锁阳】、【阴宫】等灵草,分为阴阳两性,相互调和,是炼制其他许多丹药必不可少的成分,因此丁浩身边都有准备足够的分量,倒也不需要再去寻找。

在刀祖的催促之下,丁浩取出丹炉,运转炼丹之法,将黄豆大小的【逍遥散】及其他几味神草打入丹炉,催动体内天火玄气,捏出手印,花费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炼制出了传说之中的【逍遥天地调和丹】。

这是一枚透明如同虚无的丹药,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都难以发现它的存在。

丹药的品阶越高,灵性就越强,这枚龙眼大小的透明丹药,犹如有生命的生灵一般,在丁浩的手中剧烈地挣扎,想要飞遁出去,被丁浩以强横的神识压制,花费了一番功夫,才算是将其彻底降服。

满足了刀祖这个恶趣味的要求之后,丁浩开始继续修炼。

……

镜湖月夜刺杀之事,一开始并未传播出去。

问剑宗高层到底会如何利用这件事情博取最大利益,丁浩不关心,所以并没有过问。

但是在第三天天,镜湖周边人族武者再一次被惊动。

因为【天机谷】再次调整了【雪州潜龙榜】的榜单,和以前一样,依旧是因为丁浩的原因——这一次丁浩在潜龙榜上的排名再一次跨越式地增长,直接进入了前十名,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此外,还有一件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原本在【雪州潜龙榜】上排名前世的清平学院蒋地生,这一次彻底消失在了榜单之上,与此同时,雷音派【风雷双骄】毕夏和夏霓裳也发生了名词下降,从十三、十四分别下降到了四十八、三十六。

消息传出,无数人震动。

蒋地生消失?难道是陨落了?

【风雷双骄】的排名下降,也有很多猜测和原因。

终于在不不久之后,一些小道消息陆陆续续从各面传出。

有自称是知情人士隐隐透露,潜龙榜之所以发生这样剧烈的变化,乃是因为在前一夜,蒋地生、【风雷双骄】和丁浩之间,发生了一场极为剧烈的冲突,而最后的结果是丁浩大获全胜,蒋地生惨败昏死,【风雷双骄】成为了阶下囚……

一时之间,雪州为之震撼。

丁浩一个人击败了三个同级别的潜龙榜高手?

这样的事情,放在几天之前说出去,绝对会被当成是最荒谬的笑话,但是现在,因为【潜龙榜】上的变化,却让许多人隐隐开始相信。同时,清平学院和雷音派保持着近乎于耻辱一般的缄默,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些传言的可信性。

丁浩的身上,开始笼罩一层神秘的色彩。

他有被神化的趋势。

许多人不知不觉,开始渐渐将丁浩提升到了一个可以和雪州最顶级天才穆天养相提并论的层次,当他们暮然回首,惊讶地发现,从籍籍无名到威震雪州,丁浩横空出世的速度,似乎要比当年那个惊采绝艳的穆天养更快更不可思议。

又一个妖孽,要诞生了吗?

一时之间,关于丁浩的话题,成为了镜湖之畔最为炙热的话题。

……

“事情居然传了出去?”【步蟾宫】阁楼窗前,丁浩看着远处浩瀚的湖水波澜,微微皱眉,感觉到了一丝丝的诡异。

无风不起浪,要不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推波助澜,那晚刺杀之战,外界绝对不会知道。

到底是什么人在这么卖力地将这潭水搅浑呢?

清平学院和雷音派在那晚的刺杀之中吃了个哑巴亏,绝对不会主动将这种近乎于耻辱的事情说出去,除了这两大派,知道真相的应该就只有问剑宗自己人了……难道是问剑宗在背后悄悄地宣传这件事情?

问剑宗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为自己造势不错,但是以李剑意的魄力和眼界,应该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经过镜湖两大妖王一战和【雪州潜龙榜】的几番变化,自己在雪州人族之中的名气,已经极为显赫,足以并肩雪州年青一代任何一位顶级强者,无需再刻意宣扬。

为什么宗门还会如此宣扬这些事情?

隐隐之中,似乎有一种要让自己吸引整个雪州所有人关注的趋势。

丁浩感觉到了一丝丝的诡异。

正在他思考之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敲门,丁浩摇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微笑,又是那位【好哥们】黄蓉来了。

“喂?你还在这里发呆了,知不知道,【玄霜神宫】已经派出了新的巡察使,宗门论品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黄蓉推门进来,毫不见外地拍了拍丁浩的肩膀,伸手抓起旁边桌子上的一壶酒,美滋滋地牛饮一通,一口酒气地道:“渴死我了,为了帮你打探消息,我连早餐都没有顾得上吃,怎么样,哥们,你怎么感谢我。”

丁浩微微一笑道:“还怎么感谢啊,我那壶价值千金的【玄阴酿】,都被你一口气喝完了。”

“你这破酒能值一千金?”黄蓉将信将疑地砸吧砸吧嘴,若有所觉地道:“味道确实不错……嗰……后劲儿还挺大,身体觉得热乎乎的,挺舒服……好吧,算我们扯平了,对了,还有件事情,你知不知道,新一任的巡察使姓什么。”

丁浩微微思忖,讶然到:“难道姓丁?”

黄蓉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你早就知道了?”

丁浩微笑道:“猜的,你既然郑重其事地问我巡察使的姓氏,那说明这个问题多多少少与我有些关系,所以他应该姓丁不假。”

“丁浩,难道别人这么说你,你真的是个妖孽,”黄蓉咬牙切齿地道:“不错,你猜对了,新任【玄霜神宫】巡察使姓丁,叫做丁红泪,据说是【玄霜神宫】一位极有权势的大人物,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来了雪州。”

丁红泪?

好奇怪的名字。

“喂,你姓丁,巡察使也姓丁,不会是你的什么亲戚吧?”黄蓉想到了什么,随口说着,笑嘻嘻地抓起酒壶,将里面剩下的最后几滴【玄阴酿】倒进了嘴里,意犹未尽地砸吧着嘴。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姓丁的人多了。”

丁浩微微一笑,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个翡翠玉瓶,递过去,道:“里面还有十斤【玄阴酿】,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拿去吧,记住,每日早中晚各饮一次,每次不要超过一两,饮酒之后立刻运转【太玄问剑篇】,可助你突破修炼瓶颈。”

黄蓉将信将疑地接过来闻了闻:“真的假的?这么神奇?我拿回去试试……算你有良心,还记得哥们我。”

丁浩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

这【玄阴酿】本就是自己专门为了黄蓉炼制,是一种极为奇特的【丹酒】,针对黄蓉的体制调出来的配方,花费了丁浩不少的心思,耗费的原材料每一种都极为珍贵,用一壶千斤来形容,一点儿都不夸张,其效果更是堪比三阶丹药,这样的珍贵的东西,平常人有钱也买不到。

丁浩是看在黄蓉这些日子,却是帮了自己不少事情,这才专门抽空为她炼制了十斤【玄阴酿】,如果使用得当,足以令黄蓉的实力增长一个大境界。

黄蓉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一位四阶顶级丹药师专门为她调配补品,这样的待遇,只有各大势力的掌控者才有资格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