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418、放心吧,有我在

“对一个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弱女子出手,有辱阁下的身份了。”丁浩口中说话,手中的长刀却不曾稍微放慢,绽出一朵朵璀璨刀花,将飞射过来的暗器,全部都一一挑飞。

“只要能杀的了你,身份算得了什么。”黑巾蒙面人桀桀冷笑,身形在虚空之中不断变换位置,打出无尽的暗器风暴。

丁浩不再说话。

问情刀高速颤动,将飞射过来的暗器一一挑飞。

他一直都没有使用玄气,仅仅是依靠肉体的力量在防御,这需要极为变态的眼力和反应速度,漫天的暗器风暴简直犹如倾盆大雨一般,计算稍微失误,手中的长刀快或者是慢哪怕是半分,都会被暗器击中吞噬。

“为什么不催动玄气?是不是体内的玄气种子开始崩溃了呢?”黑巾蒙面人戏虐十足的笑声从四面传来:“丁浩,你在拖延时间吗?可惜啊,周围早就不下了敛息法阵,我敢保证,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内,不会有人敢来救你了。”

丁浩冷笑道:“那你呢?为什么不敢近身战?还在担心其实【逍遥散】没有起作用吧?你在试探我?这些小孩子玩意儿暗器,根本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威胁,你的胆子这么小,赶紧回家去吃奶吧,居然还敢来刺杀我,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黑巾蒙面人桀桀阴笑,不再说话,身形依旧告诉地变换位置,不断射出各种暗器。

而且他的暗器,几乎全部都是朝着黄蓉射去,这就更加加大了丁浩防守的难度。

经历了最初近身搏杀无功而返之后,黑衣人显然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对丁浩的近身战力极为忌惮,不想冒险。

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时刻。

两个人都在比较耐心。

虽然时间每一分每一秒对于两人来说都极为宝贵,但在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之下,这是一种无形的心理较量,虽能承受住潮水一般的压力,谁就会笑到最后。

“杀!”

茶盏功夫之后,黑巾蒙面人终于忍不住了,身形一闪,朝着丁浩扑来。

“【挥刀问情】!”丁浩大喝一声,一双眸子里神芒爆射。

这是【问情刀法】之中的杀招。

这一瞬间,丁浩再无保留,玄气催动,手中长刀突然爆出金黄色火焰,熊熊火光刺破了漆黑夜色,在湖面上异常璀璨夺目,丁浩整个人爆发出一股犀利无匹的气势,火光之中,刀炎暴涨,几乎斩碎了虚空,炙热的刀芒脱体而出,电光石火的瞬间,斩在了迎面而来的那一道黑影之上。

“噗!”

黑影只来得及一双匕首封住自己的正面,硬撼之下,被这一缕刀芒击中,瞬间仰面后退,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太好了……”看到这一幕,黄蓉一直悬着的心开始送了下来。

这是人的正常反应。

丁浩也心中也略微松口气。

但就在这个瞬间,谁也没有想到的异变,瞬间发生了。

嗤!

一声微弱如同撕碎纸片一般的声音,从水中传来。

丁浩心中警兆再生,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寸寒光从脚下的木板爆射起来,瞬间那隐藏许久的杀机释放出来,犹如钢针刺骨一般,丁浩只来记得转身挪步,将身边的黄蓉一把推出去,然后横刀试图封住那寒星倾泻一般的剑光……

锵锵锵!

一连串刺目的火星爆射。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杀机沸腾的交手,只维持了不到一瞬时间。

下一刻一切戛然而止。

丁浩手握长刀,依旧挡在了黄蓉的身前。

亭面木板破开一个大洞,湖水澎湃汹涌湿润了木板,而在对面,除了之前那个黑巾蒙面人之外,另外一个身穿着紧身武士战袍的黑衣人,也静静地站在水面之上,一团灰色氤氲雾气笼罩了他的脸,看不清楚面容,手中一柄精钢长剑,只剩下了半截。

“好刀法!刀剑双绝,果然名不虚传。”氤氲雾气神秘人笑道。

丁浩面无表情:“好快的剑,我想我们几天之前才见过面吧。”话音未落,他身躯忍不住一晃,嘭嘭嘭连续五六声爆响,从丁浩的身上传来,他胸腹之间连续爆开了六个血洞,鲜血如同利箭一般飙射出来,滴落进入水中。

刚才事出突然,以丁浩的刀法之快,居然仓促之间,无法完全封住那无孔不入的剑光。

“啊……丁浩,你受伤了……”黄蓉面色苍白,关切地道:“你……你不用管我了,你走……走吧,我被人利用,害你陷入险境……你走吧,我不怪你!”

丁浩没有说话,缓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

鲜血从伤口之中流出来,一直一点一滴地流到了亭面,汇成血洼,又流到了湖泊之中。

“走,他走不了了,哈哈哈哈。”黑巾蒙面人嘿嘿笑着道:“小丫头,我们还得多谢谢你,要不是你主动传出话来,确认丁浩依旧处于施展【人王变】之后的虚弱期,我们也不会有这个机会,哈哈,当然,还要谢谢你帮我们将【逍遥散】送进丁浩的腹中,哈哈!”

黄蓉顿时面如死灰。

她向来叛逆不错,不喜欢听父亲管教也不错,整日疯疯癫癫无心向武也不错,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过害人的心,偶尔做一些恶作剧,搅得整个文问剑山庄鸡飞狗跳,耍耍小性子,其实内心非常非常地单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渴望什么,一份友情?或者是一点点的关心?

因为太单纯,所以太过于容易相信别人。

所以更容易被别人利用。

但是黄蓉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让丁浩身处险地——虽然表面上对丁浩大大咧咧不在乎,实际上她很清楚,对于问剑宗来说,丁浩意味着什么,就算是她自己死了,也无法弥补今天闯下的这弥天大祸。

“说这么说废话干什么?”丁浩冷冷一笑,倒拖着问情刀,道:“我的命就在这里,有本事就过来拿。”

对面两个刺客却是不懂,黑巾蒙面人冷笑道:“你还有多少血可以流?”

丁浩的脚下,鲜血已经快要围住了他的双脚。

“丁浩,你走,你快走!”黄蓉哭喊着。

丁浩的嘴角划出一丝柔和的弧度,道:“好哥们,不会抛弃对方,放心吧,有我在。”

------------

第二更,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