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351、宿醉·离别·少女

吕狂的脸色变了变:“你认错人了,我可没有去。”

“哈哈哈哈哈,来吧,小狂狂,不要这么酷嘛,”王小七施展厚脸皮神功,嬉皮笑脸地大笑,勾肩搭背地搂住了吕狂的肩膀,挤眉弄眼地道:“说真的,那晚要不是你在关键时刻出手,也许我们大家就要被卢鹏飞设下的计谋一网打尽了,嘿嘿,别人没有认出你,我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吕狂下意识地问道。

王小七哈哈大笑:“哈哈哈,承认了承认了,刚才你自己承认了,抵赖不掉了吧?”

吕狂顿时面色一黑。

想不到一时大意,居然被王小七这狡猾的家伙给套出来了。

“哈哈,既然是朋友,那就什么都别说了,喝酒吧,你要是一直这么酷,每天都臭着一张脸,很容易让人误会,而且这样也不会有女弟子喜欢你的,”王小七死缠烂打地道:“再说,和我们成为朋友,丢人吗?你总不能一辈子绷着脸笑都不笑一下吧。”

吕狂不习惯地往外挪了挪,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王小七这家伙前世一定是女人吧?而且还是一个无比婆婆妈妈的女人……为了避免被这个家伙唠叨,他只好勉强接过酒瓶,满满地灌了一口。

“哈哈哈,这就对啦,我们继续,干杯!”王小七得寸进尺。

吕狂无奈,仰头又大灌了一口。

“没想到你这么能喝,来吧,以朋友的名义,我们对瓶吹,看谁先喝完这一瓶。”王小七来了兴致。

吕狂第一次喝这么多酒,觉得头有点儿晕,但是这种大口大口灌下烈酒的感觉貌似还不太糟糕,他迷迷瞪瞪的举起酒瓶,又一大口灌了下去……

然后,他突然就有了一种想要大吼大叫说话的冲动。

王小七在一边笑的贼也兮兮。

可怜的酷哥啊,这么快就上道了。

嘿嘿,看来丁师兄果然说的不错,许多表面上摆酷的人,内心都充满了对于友情的渴望,他们不善于交际,所以需要你主动走出那一步,而且,像是吕狂这样的人,内心孤傲,但是心思却极为单纯,很好拐骗!

事情,于是开始按照不寻常的轨迹发展。

于是在这晚的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其他人都瞠目结舌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从来都是冷酷寡言的【狂人】吕狂,一改之前酷酷的形象,竟然不可思议地和王小七两人席地而坐,光着膀子抡着酒瓶,正在扯着嗓子脸红脖子粗地猜拳行令……

“一定是我看错了。”李云奇揉了揉眼睛。

“发生了什么事情?”萧承宣也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一幕。

“咦?坐在小七身边那个长的很像吕狂的家伙,是谁?”任逍遥一脸奇怪地道。

就在这时——

“喂喂喂,你们三个,对,就是你们,快过来,帮我盯着点,这家伙一定是在赖皮,不可能啊,以我吕狂的反应能力,居然会连续输给王小七?他一定是作弊了……”

吕狂扭头看到了三个人,大老远地招手。

“不会吧?真的是【狂人】吕狂?”三人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儿错乱了。

……

这一场王小七精心组织的晚宴,一直持续到了很晚很晚,很多人都是第二天才一身酒气,跌跌撞撞地离开。

玉珏瑶和慕容烟织两个少女,在午夜时分就告辞离开。

两人走的时候,都依依不舍地向丁浩道别,表情有些黯然。

加入六峰六座是一种人人羡慕的荣耀和机遇,但是也意味着即将面对更加勤苦的修炼,宗门的管束会更加严苛,不再像是记名弟子那样随意,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面。

下次再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了。

丁浩也有些伤感。

他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就像是前世每一次毕业的时候,同窗们相聚诉别,记名弟子五院就像是一个大学校一样,一年的时间,很多少年中之间培养了深厚的感情,如今因为各种原因,就要暂时分别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别,或许就意味着一辈子也许再也没有了见面机会。

在临别的时候,丁浩赠送给了玉珏瑶和慕容烟织每人一件礼物。

赠送给玉珏瑶的是一个碧绿色的小巧储物手镯,外表看起来犹如翡翠一般,流动着水汪汪的光彩,以丁浩自己独特的汉字铭文,雕刻着“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这一句前世名诗,既可以储存杂物,关键时刻激发了上面的铭文,也可以作为一件防御玄器。

赠送给慕容烟织的则是一件金蟒蛇皮炼制的衬甲,原材料来自于雪龙山地下冰层裂缝之中那头巨大妖君蛇妖的皮,丁浩以特殊手法炼制,以汉字铭文在上面篆刻了“徐如林,急如火,不动如山”十个字,可以抵御先天武宗级别强者全力一击,也可以增加慕容烟织的身法速度和力量。

礼物是丁浩早就准备好的。

在平时跟随剑祖修炼炼器的时候,两件礼物被丁浩反复锤炼,原材料也都是从雪龙山地下冰层之中的那些超级大妖尸体上解剖出来,极为罕见,算得上是神料了,而且丁浩的炼制手法又是出自于剑祖的上古之术,所以这两件东西,也绝对算的上是精品了。

送别了两个少女,丁浩心情莫名地低沉起来,很快就喝的酩酊大醉。

这还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如此彻彻底底的放纵自己,让自己喝醉。

然后,他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睡梦之中,做了一连串奇怪的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早晨迷迷糊糊地醒来的时候,丁浩发现自己躺在院子里的一个石凳上,身下铺着兽皮毯子,阳光从院子里那颗大树树叶缝隙里照射下来,洒在了自己的脸上,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令人心醉。

李伊若带着一脸罕见的恬美安静的笑意,静静地坐在旁边。

少女的手中拿着白色毛巾,正小心地拭去丁浩大醉后吐出来的酒渍,动作柔和,那张娇艳清纯逼人的脸,在清晨金色阳光的照射之下,有一种近乎于不真实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