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340、丁浩实在是太过分了

“什么?丁浩非但没有死?还且还拜入了老怪物的门下,成为了我们的师叔?这怎么可能?”

大殿之中,尹一飞和鲁奇两个人面如死色。

他们都被这个难以置信的消息给惊呆了。

苦苦等待了这几天,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等到的居然是这样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折的悲剧性结果。

“世事难预料!”雍容华贵的泛东流苦笑着摇摇头,道:“这一次【公子】也失算了,想不到一贯中立,不愿意卷入派系之争的罗峰主,竟然一意要保住丁浩,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人也暗中选择站在了丁浩一边,再加上最后时刻,老怪物突然闯进问刑堂主殿,态度强横,连天剑峰的唐佛泪掌座都选择了暂时忍让,【公子】再三权衡,也只能放弃这次机会了。”

“想不到这个该死的丁浩,命居然这么硬!”尹一飞脸上的表情不怎么自然,对于他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无比糟糕的消息。

以前他还可以借着自己师叔的身份压住丁浩,但是从今以后,丁浩却摇身一变成了尹一飞的师叔,不但辈分上的优势彻底丧失,而且丁浩的实力也已经跃升到先天。

更加恐怖的是,以丁浩这样恐怖的修炼速度,只怕用不了多久,以后自己别说是与丁浩为敌,连为难丁浩的资格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尹一飞的后背,就一阵发麻发寒。

任谁有这样一个恐怖的敌人,只怕都会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尹一飞突然开始后悔。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现在仔细想想,自己和丁浩之间的仇怨从一开始,根本就不是什么化解不开的矛盾,如果那个时候,自己不仗着长辈的身份刻意欺压丁浩,现在彼此之间,也不会闹得这么僵吧?

同样想法的还有鲁奇。

他要比尹一飞更加惊慌,如果说尹一飞和丁浩之间的恩怨,还有可能化解的话,那他与丁浩早就因为张凡的事情,变得不死不休。

此时此刻,鲁奇依旧清晰地记得,那日在青衫东院,丁浩面对自己时候,那毫不掩饰的杀意,如果不是时机不对,才强自按捺下杀心,只怕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吧?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鲁奇和尹一飞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悔意,最终化作了一道凶戾的狠色,知道如今自己没法回头,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丁浩这个祸害,继续这样嚣张得意下去吗?这口气,我真是忍不下去啊!”尹一飞咬牙恨声道。

“就是,我和尹师兄忍气吞声倒是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能看着丁浩这个孽畜,小人得志,居然敢窜到【公子】头顶耀武扬威。”鲁奇习惯性地表忠心。

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感觉到无力,他们此时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那位高高在上的【公子】了。

在内心深处,两人都对自己如今的处境,感到悲哀。

一身金色长袍的泛东流目光在两人的身上细细掠过,最终伸出手指,在虚空之中,以金色玄气凝刻下了四个字——

“借刀杀人!”

……

天剑峰。

神秘的石室之中,依旧是血光弥漫。

长方形的血池之中,原本沸腾的血水已经彻底凝固,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色固体,外表犹如巨蛋,表层流转着一道道似乎是自然形成的波纹,静静地屹立在血池最中间。

砰——砰——砰!

一声声清晰的心脏跳动之声,从血色巨蛋之中缓缓地传出来。

这声音有一种奇异的律动,仿佛是暗合某种自然法则一般,不急不缓,沉稳有力,声波每十声叠加一次,就会爆发出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震得神秘石室四面坚硬如铁的石壁之上,都有一片片石屑簌簌掉落。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心脏跳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有力。

突然——

咔嚓!

微弱的血壳破裂声之中,血池中间的血色巨蛋最中间,毫无征兆地裂开了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细细密密的,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怪物,要破茧而出一般。

随着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突然“嘭”地一声。

一只拳头,一只白皙晶莹的拳头,从内部击碎了血壳,伸了出来,五指紧紧地攥着,宛如一柄白色铁锤一般强硬有力。

下一瞬间,整个血色巨蛋彻底破碎。

一个赤身裸体的强健身形,出现在了血色碎屑之中。

活动了一下手腕,身影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白色的牙齿犹如锋利的匕首,野兽一般的面容,在模糊的阴影之中看不清楚,一股浓郁犹如实质一般的暴虐杀意,在整个石室之中弥漫开来。

“丁浩,希望你还没有死,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杀你!你,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上!”

阴沉的笑声弥漫开来。

..............

.....................

丁浩并没有在当日六殿会审结束之后,就跟随老怪物弃青衫前往那传说之中的隐剑峰。

他依旧返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青衫东院8号院落。

张凡离开之后,李云奇在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悄悄地搬到了8号大院,成为了丁浩和王小七的新室友。

而如今的青衫东院群龙无首,已经乱成一团。

虽然青衫东院弟子们的呼声很高,希望丁浩能够在这个风雨飘扬的关头,振臂一呼,站出来主持东院的事项,但是,丁浩却始终都没有再去掺和东院的事情。

谁都看得出来,经历了张凡的事情之后,丁浩对于青衫东院的认同感,已经变得若有若无了。

他每日几乎都是足不出户地在院子里修炼,过着苦行僧一般的日子。

一日三餐,有五院第一美女李伊若亲自送上门。

在此期间,宗门上下有不少人,拿着各种各样的礼物,来到丁浩的院落之外求见,却都被拒之门外,事实上,现在别说是见丁浩一面,就连手中的礼物,都没有能够送出去。

“丁浩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身为内门真传弟子,居然见都不肯见我一面,他以为自己是谁?”

吃了闭门羹的某位内门弟子愤愤不平地道。

渐渐地,越来越多被拒之门外的人,都开始怨恨起来,觉得丁浩有点儿得意忘形,居然如此不给面子。

但是这一切,在第六天彻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