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337、拜师

除了丁浩之外,大殿之中的人,心中都突然颤了一下。

说话的人,赫然是现任六峰六座之首的天剑峰掌座,和曾经被杀的前任天剑峰掌座,是师徒关系,语气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敌意。

弃青衫嘿嘿怪笑,不屑地道:“唐佛泪,不服气怎么着?老子当年杀你那欺师灭祖、不走正道的师傅,也只用了一剑,嘿嘿,你如果觉得自己的翅膀已经长硬了,那大可以出来试试,看老子的剑,还有没有当年那么锋利。”

原来天剑峰的现任掌座,名叫唐佛泪。

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丁浩静静地跪在人群之中,闭口不言,心中却是极为惊讶。

许多已经被岁月尘埃覆盖的宗门辛秘,在这几段极为简短的对话之中,露出了蛛丝马迹,就像是沉没的古迹,终于被一阵风掀起尘沙,露出了些许痕迹。

以前就知道弃青衫在问剑宗之中的地位很特别,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特别到了这种程度,非但可以不请自来,擅闯问刑堂主殿而不受责罚,而且他数十年之前击杀了天剑峰的前任掌座,到现在居然都逍遥自在,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只是这个老怪物也太彪悍了吧,说话蛮横,听起来像是个小混混一样,丝毫没有前辈高人的风范。

面对弃青衫的讥笑,身为天剑峰首座、平日里跺跺脚整个问剑宗也要地震的唐佛泪,陷入了漫长的沉没之中,似乎是在权衡着什么。

最终,那个光团之中,传出一声冷哼,然后光华一闪,代表天剑峰的光团,就此提前消失了。

一些人的脸上,出现了失望之色。

连天剑峰的掌座唐佛泪都不能阻止老怪物的发疯,那接下来的事情,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了,隐剑峰的重启和丁浩的崛起,已经是不可阻挡的事情了。

弃青衫的目光,重新落在了丁浩的身上。

这一次,目光之中只带着浓郁的欣赏。

“你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子,杀人放火,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干啊,你胆子怎么就那么大?不怕死吗?”弃青衫打着酒嗝,吹胡子瞪眼地训斥道。

丁浩觉得有些委屈:“杀人我是杀了,可是我没有放过火吧?”

“你小子还抵赖?五天之前,距离山门四百里的凹谷树林,一把火烧光了方圆三十里之内的树木,这把火不是你放的,谁放的?”弃青衫笑骂道。

“呃……”丁浩愣住了。

他下意识地想要辩解,但是仔细一想,四百里之外的凹谷树林,不正是自己五天之前,和那青铜鬼脸面具人战斗的地方吗?记得当时自己和他都释放了火焰之力,的确是引燃了树林……可是这件事情,老怪物是怎么知道的呢?

“哈哈,别想老子是怎么知道的,小子哎,你做的任何一件事情,老头子我都清清楚楚。”弃青衫得意洋洋地打了个酒嗝,道:“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你已经跟着我老头子学了一招剑式,算是半个弟子了,不如今天,就彻底拜入我老人家的门下吧。”

丁浩疑惑道:“变化这么快?当时在孤峰之上,你老人家不是死活都不肯收我为徒吗?”

“丁浩,你还犹豫什么,弃师叔是宗门如今的第一高手,身份尊贵无比,不知道有多少人做梦都想要拜入他老人家的门下……”人群中,唯有罗峰主居然是全心为丁浩考虑,一心劝说丁浩赶紧答应。

【玉公子】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咬了咬牙,脸上闪过一丝决绝之色,站起来,朗声道:“丁浩,你可要想清楚了,隐剑峰的在问剑宗地位虽然特别,但却是有名无实,远不如我问刑堂大权在握,丁浩,你是个务实的人,不要因为贪图那些虚名,而做出错误的选择。”

这个【玉公子】,倒是有几分胆色。

在这样的局势下,还敢出言和弃青衫争抢丁浩。

却没有人察觉,在这一瞬间,【玉公子】如释重负般地微微舒了一口气,他赌弃青衫不会和自己这个小辈过于计较,幸好他赌对了。

老怪物弃青衫目光从【玉公子】的身上掠过,微微点点头,并未说什么,转又看向丁浩,道:“此一时彼一时也,老人家我那时候不便收徒,现在却可以了……小家伙,我老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开一次口,你还在犹豫什么?”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丁浩的身上。

所有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个小小记名弟子的决定,将对问剑宗的局势,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更意味着他将从此一步青云,成为问剑宗最具权势的几个人之一。

而丁浩也没有犹豫太长时间。

在这个时候,还不拜师,那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了,他推金山倒玉柱,双膝跪倒在老怪物的跟前,恭恭敬敬地行三拜九叩拜师大礼,朗声道:“弟子丁浩,拜见师尊。”

“好!哈哈.....好!很好!我弃青衫,终于又有徒弟了。”老怪物纵声长笑,笑声激荡如同神雷一般,在整个大殿之中回荡。

一股骇人的气势,霎时间充塞殿内空间。

即便是【玉公子】、【罗峰主】这样的高手,也不禁牢牢捂住了耳朵,众人只觉得自己犹如大海上,狂风暴雨中的小舢板一样,在这笑声之中,随时都有被掀翻的危险。

丁浩也不得不运功抵御这可怕的笑声音波。

这个时候,大殿之中众人实力的高低,立刻就显露了出来。

沈苦是所有人之中表现最为辛苦的一人,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沁出来,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晃晃,嘴角都溢出了血丝,他的目光艰难地在众人身上掠过,发现罗峰主和【玉公子】,表现最为轻松,双手捂着耳朵,微微皱眉,其他人多少有面露痛苦之色。

当沈苦的目光,落在了丁浩身上的时候,他的瞳孔,骤然紧缩。

想象之中,这个实力应该远比自己低一些的可恶家伙,表情居然要比自己轻松了太多,只是脸色微红……难道老怪物弃青衫在这样忘情欢呼的时候,居然还没有忘记保护自己的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