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303、让他洗干净脖子

“虽然杀掉你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今天,剑不平,你真的死定了。”神秘人冷笑,面对着骇人的剑光,只是轻轻挥挥手,像是驱赶苍蝇一般。

电光石火的下一瞬间——

叮!

一声脆响,那势如雷霆闪电一般的璀璨剑光,就直接被抽飞了。

呜呜呜!

刺耳的破空旋转之声响起,那剑光倒飞回去,落在了剑不平的头顶,却是一柄只有半米长的银色小剑,光华流转,还在不断地颤抖哀鸣。

“你……到底是谁?”

感受到银色小剑上传来的可怕余劲,剑不平的声音,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儿熟悉。

“我就是……杀你的人!”神秘人猛然抬头,犀利的目光仿若是闪电划破黑暗虚空。

还未等众人看清楚他的面容,神秘人就在原地消失了。

“恩?不好……【银龙不破护体】!”剑不平心中一跳,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感觉笼罩全身,他身形爆退,头顶的银色小剑疯狂地绕体高速旋转,幻化出一个银色的护罩,将他整个人都保护在其中。

但是——

叮!

银色小剑再次发出一声哀鸣,从高速运转瞬间静止,然后化作一缕寒芒直接被磕飞。

笼罩在剑不平身体边缘的【银龙不破护体】骤然消失。

神秘人的身影,瞬移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两人近乎于面贴着面,一切骤然静止。

从动到静,一切只在一瞬。

快到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除了剑不平。

“你……”剑不平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口,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洞口,正在一点一点地往外流淌出鲜血,一抹银色的寒霜,在洞口的周围弥漫开来,彻骨的寒意,瞬间弥漫到了他的全身。

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中剑了。

一招就败了。

“你是……是……你……丁……”生命力疯狂地从身体之中消失,剑不平模糊的目光,看到了神秘人手中的剑,一柄锈迹斑斑,布满了赤红色斑痕的锈剑,终于认出了神秘人的真正身份。

丁浩!

原本应该已经坠落冰崖而死的丁浩。

“是我。”神秘人抬头。

阳光照射,黑色杂乱的长发之下,一张英挺的面孔,正是丁浩。

“这……不可能……你不是……已经……”剑不平的身躯摇摇晃晃,开始站立不稳,他眼中带着惊骇和难以置信,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他又想起了就在刚刚,那个在他眼中犹如蝼蚁一般的猎户少年说过的话。

丁浩不会死!

难道这个丁浩,真的是杀不死吗?

“为什么……为……”剑不平已经难以站立,前所未有的乏力让他缓缓地跪倒在地,在旁人看来,却像是他跪在了神秘人的身前。

丁浩明白他的疑问。

五个月之前,在剑不平的面前,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而在五个月之后,自己却可以一招秒杀对手。

这样巨大的差距,让剑不平在震惊之余,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为什么会这样,在生命最后的瞬间里,这是他唯一想要知道的答案。

丁浩没有说话,转身朝着张凡和方天翼走去。

他当然不能告诉剑不平,自己如今已经是双脉三窍大武师境界,更不会告诉他,别说是大武师圆满,就算是先天武宗中段,面对着自己【战字诀】十二神技之中的刺杀之招【有我无敌】,也绝对难以幸免。

对于剑不平这样已经堕落的武者,丁浩没有丝毫的好感。

带着你的疑问,下地狱去吧。

……

“丁……丁浩……”

“丁……师兄,你……”

周围所有的问剑宗弟子都惊呆了。

所有人都觉得像是做梦一样,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强大到无与伦比的神秘人,居然是已经失踪了五六个月时间的丁浩,昔日的【青衫东院第一剑】。

那个传奇,那个创造奇迹的少年,又回来了?

一回来,就秒杀了大武师圆满境界的剑不平。

这是……王者归来吗?

尤其是田横和张文钊两人,简直就是战战兢兢魂飞天外。

丁浩是很多人尊敬的偶像,也是很多人的梦魇,尤其是像他们这种死心塌地地追随卢鹏飞的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昔日那个天才的重新回归。

经过天理楼一事,所有人都明白丁浩是什么样的性格。

他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可怕的敌人。

对于敌人,丁浩从来不会有任何的仁慈和怜悯。

田横和张文钊等人,甚至都不敢逃跑。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噗通一声跪在了原地,很快所有参与围剿捕杀张凡的人,都战战兢兢地瘫在了地上,包括之前无比嚣张的田横和张文钊,就像是等待审判的囚犯一样。

“滚吧,今天不杀你们,回去告诉卢鹏飞,我又回来了,让他洗干净脖子等我。”

丁浩看也不看这些人,摆摆手不耐烦地道。

“不……我们……丁师兄,我们都是被逼的,求你原谅我们,我们愿意追随在您身边,我们……”俊秀剑士张文钊眼珠子一转,立刻就见风使舵。

谁都看得出来,丁浩刚才展现出来的恐怖势力,一旦回到宗门,卢鹏飞绝对不是对手。

“我不想说第二遍……滚!”丁浩头也不回地反手一挥,一股磅礴的力量涌出,张文钊和田横等人,犹如滚地葫芦一般滚了出去。

“告诉卢鹏飞,我给他准备时间,让他使出一切他能使出的本事,我会让他,死的心服口服!”

丁浩一字一句地道。

张文钊艰难地爬起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怨恨地咬咬牙,带着人转身就走,如同匆忙的丧家之犬一般。

……

于是,胡同里就只剩下了丁浩,张凡和方天翼三个人。

夕阳的余晖,从远处的胡同口斜射进来,照射在三个少年人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一直到这个时候,张凡和方天翼,还有点儿难以置信,丁师兄居然会在这里出现。

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过了半晌之后,三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