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301、那张熟悉的面孔

那是一段多么美好的岁月。

直到如今,就算是有很多青衫东院的弟子迫于压力不得不向卢鹏飞低头,心中却始终保持着对那那个人的期待和敬畏。

“丁浩么?”剑不平冷笑一声:“不要心存妄想了,他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什么?”方天翼和张凡同时身躯一震。

“我说,丁浩已经死了。”剑不平脸上带着笑容,他喜欢欣赏这两个少年脸上那种惊慌的表情,一字一句地道:“我亲眼看到,丁浩坠下冰崖摔死了。”

“你撒谎!”张凡的身躯微微颤抖,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简直比一身可怕的伤势更令他疼痛。

“不可能!”方天翼也显得有些激动。

那个一直在创造着奇迹的家伙,那个要挑战【神童】穆天养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死?

迎上剑不平带着戏谑的目光,张凡略微颤抖的身躯,突然渐渐安静下来,重又挺直了脊梁,目光变得坚定不可寒冬,竟是微微一笑。

“你是在故意刺激我们?呵呵,不管你说什么,我坚信,坚信都坚定,丁浩师兄不会死的,就算是坠落冰崖,那又怎么样?一个个小小的冰崖,又怎么会难住他,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永远坚信,他也一定会再度出现的。”

这个平日里很少话的猎户少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定。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品质。

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他会那么坚定的选择修炼那部被卢鹏飞诬陷为魔功的功法,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但凡是心中所坚持认定的事情,不管是付出任何的代价,他动从来不会动摇后悔。

经张凡这么一说,方天翼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既然你们这么相信丁浩,那我就送你们去地狱与他相会吧。”剑不平的微笑之中,隐藏着一丝丝愠怒。

不知道为什么,和丁浩有关的人和事,总是会让他变得极为容易动怒。

轻轻在腰间一拍,一抹寒光从剑鞘之中爆射而出,快如闪电,在虚空留下一片残影,分化为二,朝着张凡和方天翼飙射而去,这剑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破空之声才刚刚出现,剑影已经到了两人的近前。

“小心!”

方天翼跨出一步,挡在受伤的张凡身前,手中的细剑一震,犹如孔雀开屏一般绽放开来,布下一道璀璨剑墙。

这是方天翼的得意武技【银屏剑光】。

然而,剑光孔雀屏还未彻底绽放,就被对面飞射而来的剑影崩碎。

方天翼和剑不平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就连阻挡一下那剑影都做不到,可怕的剑气拂起了他的长发,甚至在他的脸上,割出了一道道创口,血珠迸射。

好在几乎是在同时,张凡也做出了反应。

猎户少年沉腰立马,重心居于腰胯之间,百战长刀似缓实急、举轻若重一般劈了下来,后发先至,不偏不倚地劈在了几乎要洞穿方天翼眉心的剑影之上。

轰!

可怕的气劲爆发开来,逆乱气流仿若是铅云一般扩散。

张凡手中的百战长刀瞬间片片断裂,劲射的碎片犹如蝴蝶一般四处飞溅。

可怕的劲气瞬间掀飞了两个少年,空气之中传来咔嚓咔嚓的骨头断裂之声,两人在瞬间都成为了血人,像是断了线的纸鸢一般歪歪斜斜地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好可怕的力量!”

田横和张文钊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剑不平。

一招之间,轻描淡写地就让【追风一剑】方天翼和修炼了魔功的张凡,完全失去了再战之力,这就是大武师境界的力量吗?怪不得连卢鹏飞师兄,都对此人极为忌惮,不愧是问剑宗核心真传弟子之下的内门第一人。

“两个小喽啰而已,杀了他们,反而脏了我的剑。”剑不平倨傲地微笑着,道:“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

“多谢不平师兄。”

田横脸上现出了欣喜之色。

亲手杀了方天翼和张凡,正好一出心中的恶气,反正这两人已经被划入叛逆一类,不受宗门庇佑,杀了也无妨,就算是有人责问,自有卢鹏飞这个青衫东院的代院首去顶着。

“一人一个!杀!”俊秀剑士张文钊脸上也现出了狰狞之色。

这次出来,卢鹏飞对他有暗中的交代,为免夜长梦多,不论如何,张凡和方天翼两人绝对不能活着回去,现在趁机杀了,一了百了,到时候也有各种借口推脱责任,最主要的是,杀了这两个人,可以获得卢鹏飞的真正信任。

两人手握利剑,一步步缓缓地逼近。

对面。

“噗……”方天翼挣扎着做起来,喷出一口鲜血,浑身骨头仿佛是全都被震碎了,根本无法再握剑。

张凡干脆是仰面躺在地上。

他原本是已经身受重伤,此时身上有插满了长刀碎裂之后的铁片,胸腹之间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一缕缕的鲜血从他的身躯之中流淌出来,染红了地面,形成了一个个小血洼。

终于要死了吗?

阿爸,阿姆,还有百蛮山的猎户叔叔伯伯们,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成为一名强者,来保护百蛮山。

丁师兄,对不起,在你离开的日子里,我很努力,可惜还是无法在修炼【太玄问剑篇】上有丝毫的进展。

不过,我现在修炼的并不是魔功,而是在一次外出历练的时候,得到的一步远古人族功诀,可恨那卢鹏飞,因为无法从我这里得到功法,恼羞成怒设计陷害……我不后悔,我只是遗憾,没有办法等到你回来了!

丁师兄,请放心,我一直都急记着你的话。

哪怕是在逃亡最危险的时候,我也没有杀害任何一名青衫东院的师兄弟!

只是,如果能够在临死之前,再看到你一面,那该多好!

躺在地上的一瞬间,张凡想到了很多很多。

也许是失血过多,他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抬头看着胡同上方的一片天空,也不知为什么,张凡惊讶地发现,那张熟悉的面孔,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头顶,带着淡淡的微笑,始终温润如玉,在低头看着自己……

-------------------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