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256、汉字铭文之道

“这是……怎么回事?”丁浩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扰,终于从【如真忘己】的空明状态之中清醒过来。

抬眼看去,丁浩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不知不觉之间,一日时间已经悄然过去,自己意识之中觉得才过去一瞬而已,但实际上竟然已经到了日落时分,一轮红日只剩下半边在远处雪岭之间,漫天红色光霞,为原本素白的雪原披上了一层淡红色的光晕,如流动的鲜血一般娇艳。

方圆两三公里的雪地上,已经全部刻画上了基础【文路】,密密麻麻,几乎快要看不到边际。

“居然……已经写了这么多?”

连丁浩都有点儿震惊了。

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臂,这才觉得一阵酥麻肿痛从大臂、小臂、手腕和五指传来,高强度地篆刻文路整整一天,一刻钟也不曾停歇,即便是以丁浩的肉体强度,也终于感觉到了疼痛,胳膊手臂五指都肿了起来,胀大了一圈。

当然,最令丁浩震惊,还是最后那毫无征兆爆炸的二十四个汉字。

每一个字迹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相当于一个一窍武徒境武者全力一击……这……汉字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魔力了?

“你到底写了什么?”脑海之中,剑祖用一种羊角风发作的状态,迫不及待地发问,丁浩坚信,如果这个老头子要是有躯体的话,那他此时一定是在用双手揪着自己的领子发狂。

“我……只是随意刻画出来的图案而已。”丁浩含含糊糊,总不能说哥我其实是穿越过来玩的,写的是上一世的记忆之中的文字吧。

“随意刻画出来?你说是随意刻画出来?你小子到底是哪路神仙?你不会是神级铭文师转世吧?”剑祖有一种快要抓狂的冲动,疯狂地咆哮着。

“这老头子要疯了。”刀祖幸灾乐祸地道:“小丁子,你把他刺激的够呛。”

“什么刺激?难道是……”丁浩渐渐明白了什么。

“恩,不错,就是你刚才刻画出来的那二十四个图案。”刀祖笑嘻嘻地道:“虽然我对铭文之道了解不深,但是却也可以看出,你刻画的那二十四个图案,包含了最基本的【文路】,这并不奇怪,但是却以一种闻所未闻的【文法】构筑而成,要不是其中蕴含的【文意】粗糙凌乱了一些,还会有更大的威力,也不会不受控制而爆炸。”

“不错,前所未见的【文法】啊,我不敢说自己已经穷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文法】,但是百分之八九十也是有的,却从未见过这种【文法】。”脑海之中剑祖疯狂地咆哮:“那种奇异的【文路】组合,看其毫无章法,但是却可以沟通天地能量,这绝对是一种新的【文法】。”

新的文法?

丁浩渐渐整理清楚了自己的思路。

形象一点来说,铭文之道的基础原理,有点儿前世自己学英文的意思,三大基础元素中,【文路】就是英文单词,繁杂无比,需要大量的去记忆背诵才能全部掌握,而【文法】则是语法之类的东西,用来规范【文路】的使用规则和先后,【文意】则是铭文师以自己的神识精意沟通天地,赋予【文路】按照【文法】构筑而成的各种铭文图案真正神通的神秘力量。

这个过程,犹如字母组成单词,单词再按照语法组成完整的话语,而话语经过人的口发声,就具有了传达人的意思功能一般。

冥冥之中,两者之间竟然有如许的共通之处。

难道说,前世地球上的汉字语言,因为时空转换和世界法则规则不同的原因,竟然也可以激发出和这个无尽大陆上铭文一般威能?

也许铭文从本质上来说,也应该算是语言的一种——铭文师和天地能量之间沟通的独特语言。

想到这个可能,丁浩的心脏,就难以遏制地砰砰砰剧烈跳动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快,再刻画一遍,再刻画一遍!”剑祖像是一个饥渴的汉子一样,几乎已一种哀求的口吻迫不及待地对丁浩道:“你还记不记得刚才你刻画的那二十四个图案?你不会忘记了吧?小丁子,你再刻画一遍吧,好好想想,一定要记起来啊!”

丁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让心情平静了一点,然后才点点头,道:“我尽量试试吧。”

他将龙纹长刀收起来,只握住锈剑,静神凝思,手腕一震,开始在雪地上书写了起来。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按照之前剑祖传授的方式,凝聚【文意】,以篆刻铭文的法门,一口气写完这十个字,才发现竟是极为消耗静神,写了十个字,仿佛是和别人剧烈战斗一场一般,心神隐隐有枯竭的趋势,额头冒出来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但是收效也是极为惊人。

丁浩最后一笔落下,顿时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息,在这十个字的字迹之中隐隐弥漫开来,这一次竟然隐隐到了二窍武徒境初段武者程度,而且这力量凝而不散,在笔画之间不断地游走。

“这种【文法】……完美,简直不像是你随意刻画出来的,根本就是经历了千锤百炼的杰作啊,绝对可以进入到无尽大陆铭文前五十的【文法】法则之中……啧啧啧,小丁子,难道你真是个不出世的超级天才,居然可以一朝悟道?”

剑祖完全陶醉在了眼前这十个汉字之中。

他当然不认识这些汉字,跟不明白汉字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这些都不妨碍剑祖以一个铭文师的角度,来看待这些方块一般的图画组合。

剑祖敢发誓诅咒,自己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图画。

“哦,完美的图案啊,全部都由最基本的【文路】组成,看起来似乎是某种文字,但是这些图案可以当做铭文来沟通天地之力,威力也极为不俗……这些真的都是你随意画出来的?”

砰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爆炸之声。

雪地上的十个汉字,最终还是无法彻底承受铭文的力量,爆炸了开来。

看到这一幕,丁浩微微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