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256、一瞬间的领悟

“既然还差得远,那就再来。”丁浩非但毫不气馁,反而哈哈大笑,心中豪气顿生。

刀剑再起,丁浩身形翩翩,如同游龙惊凤一般,一串串嗤嗤嗤嗤的细响声之中,积雪飞溅,左右手臂不断挥舞,继续在雪地里刻画下一道道莫名所以的印痕。

“略有进步,不过,还算的不上是【纹路】。”剑祖评价起来,极为严苛,丝毫不留情面。

丁浩微微一笑:“那就继续。”

他心中平静至极,没有丝毫焦躁之色,继续刻画,一边揣摩,一边挥动刀剑,不再像是之前那样运剑运刀如非,而是一刀一剑都极为缓慢,锋利的刃尖落在那积雪之上,仿若是落在了钢铁之上一般,劲力十足。

嗤嗤嗤嗤!

一连串轻响之声,在雪原上响起。

剑祖:“有进步,不过还差点。”

丁浩:“那就继续……”

……

“还差点儿……”

“那就继续!”

……

“还差点儿。”

“继续。”

……

“这回还差一点点了。”

“继续。”

……

“恩,有点儿意思了,不过还不完美。”

“继续!”

……

同样的评价和回答,在这个风和日丽的雪原上,不断地重复着。

做出评价的剑祖仿佛化身成为了一个吹毛求疵的考官,而丁浩却也始终表现的不骄不躁,即便是一次次被否定,也始终是面带微笑,运刀运剑极为沉着冷静,仿佛是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那个只有一横、一捺、一竖、一撇、一勾、一折、一弯、一弧、一点等简单的笔画组成的神奇世界之中。

时间飞速而又缓慢地流逝。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丁浩逐渐入神,进入了空明状态。

他忘记了耳边的风声、忘记了周围的白雪、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忘记了脑海之中的刀祖和剑祖、忘记了自己手中的刀剑,忘记了眼前皑皑白雪,甚至忘记了自己……整个脑海之中,唯有那单调笔画【纹路】,眼前的天地也只是一张空白任由自己图画的巨大白纸!

他忘情地书写,忘情地刻画,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喂,剑祖,见好就收啊,要求别这么高,我怎么感觉小丁子现在刻画出来的【纹路】,虽然未曾达到完美级别,但也绝对算得上是熟练了,可以达到【文法】构筑的要求了。”刀祖对剑祖如此苛责丁浩,有些不满了。

“头发长,见识短,你这个疯婆娘知道什么。”剑祖极为不屑地道:“别看【纹路】只是一些简单的横竖条纹,其中却也蕴含着大道至简的奥义,人人都知道铭文之道,神通万千,有穷天地之造化、究岁月之洪荒的威力,但是须知,若论到根基,却正是这些最简单的【纹路】,宛如砖瓦之于大厦,元素之余力量,是最为根基的东西,只有根基完美,才可以达到神通完美,我今日对小丁子要求严苛,日后他刀剑铭文之道大成,自会铭感于心。”

“你……”刀祖被无辜教训了一番,心中及时燥怒,但偏偏剑祖所说,正是大道至理,不仅仅对于铭文之道,对于武道、丹道和炼器之道,也都是如此,所以想要反驳,却又找不到理由。

剑祖将刀祖说的哑口无言,心中更是得意洋洋,道:“说起来,在丹药一途,你也不可对小丁子太过迁就,一定要严厉督促,要知道严师出高徒啊,啊哈哈哈哈!”

刀祖终于忍不住爆吼道:“呸,天生贱种,老娘教徒弟,自然有自己的方式,轮不到你来管,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看到时候小丁子在刀法和丹药上的造诣高,还是在你剑法和炼器铭文一途的本领强。”

“哟呵,疯婆娘你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好,咱们就走着。”剑祖对自己的方式信心十足。

刀祖还要说什么,突然注意到丁浩的状态,登时一惊。

而剑祖这时候,也注意到了丁浩的异状,闭口不言。

……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丁浩右手锈剑闪烁如赤芒,在平滑雪地上,一口气刻画出这句前世地球上的千古名句,而且完全是以前世地球上的汉字笔画来写,写的是楷体,一笔一划,方正圆润,看在刀祖和剑祖的眼中,自有一股难以言喻法度气象。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丁浩的右手之中,却是运转龙纹血刀,闪电如飞,在雪野之上,一笔一划地刻画出了前世地球古代大诗人李商隐的名句,也是以地球汉字书写,写的却是狂草,字迹飘逸如龙,娟携如风,直欲脱透雪原,飞天而起一般。

两世灵魂的叠加,令丁浩完全可以做到一心二用,左手刀右手剑,同时刻下了两句前世地球流传千古的名句。

这绝非是丁浩刻意写出来,而是极为偶然的事情。

连续在这片广袤在雪原之上,以刀剑刻画那些最简单的【纹路】构造,这是极为枯燥乏味的事情,连续一整天的时间,一刻不停歇地分心二用刀剑齐出,丁浩划过的地方,已经足足有方圆两三公里,他完全沉浸在了这个重复重复又重复的过程之中,随着对于【纹路】理解的加深,他心中越来越宁静。

彻底达到【入神忘己】状态之后,在某一瞬间的福至心灵,丁浩不知不觉之间就以地球汉字形式,写出了这四句古诗。

要知道无尽大陆文字,虽然也极为发达系统,但是和地球上的汉字,却是截然不同。

这四句古诗写出来,对于丁浩来说,也许只是一瞬间的灵感迸发,还未意识到什么,但是对于刀祖和剑祖来说,却是如雷轰顶一般,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下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轰轰轰轰轰!!!!

丁浩刻下最后一个一个字的瞬间,突然连续二十四声爆响,刻在雪地上的二十四个汉字,毫无征兆地爆裂开来,炸起了一片片雪花,一缕缕近乎于一窍武徒境武者全力一击的能量波动,在二十四个雪坑上弥漫逸散开来。

-------------

网站服务器升级,今天还是会三更,求红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