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194、傻眼·谁说我没有摸到?

小萌猫很是满意地舔了舔丁浩的手心,然后跳回到肩膀,呼噜噜念经起来。

“出息!”腹黑男嘟囔了一句,道:“下一个,李兰,快去摸,上!”

李兰黑着脸上去,伸手在黑色光团里面摸了半天,最终也是一无所获,摇着头摊手离开。

“唉!”腹黑男比李兰还失望,死了爹娘一样叹息一声,等到马一飞过去摸了,同样毫无收获之后,腹黑男更是唉声叹气了,这才挥手示意卢鹏飞过去摸。

卢鹏飞心中激动至极,走到光团前面的时候,浑身都有些颤抖了。

他缓缓地将手伸进去,心中祈祷着,摸了起来。

“啊……我好像摸到了东西。”突然,他兴奋地吼叫了起来,手从光团之中取出来,竟是握着一把淡黑色的长剑,剑身暗淡,布满了岩石一般的纹理,剑刃模糊,连柄长有一米六的样子,样式古朴至极,流露着一种岁月沧桑之感。

这是一柄石剑。

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杀伤力,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折断一般。

一瞬间的福至心灵,卢鹏飞尝试着将玄气注入剑身。

骤然,一抹璀璨到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的赤红色光华,从这石剑之中绽放出来,逼人的火焰炙热散发开来,卢鹏飞随手一挥,哧地一声,石剑将身边一块半米高的岩石拦腰斩断,竟是如同斩入软泥一般,毫不费力。

太锋利了!

玄器!

这绝对是一柄玄器长剑。

人群顿时一阵惊呼,那些眼巴巴地排队的散修们,顿时口水流了一地,难以掩饰的羡慕嫉妒恨,该死的,要是先让他们去摸,说不定这柄玄器石剑就是他们的了!

这可是玄器,玄器啊,彻底炼化之后握在手中,足以让任何人具有越级挑战的力量!

“哈哈哈,啊哈哈哈,”卢鹏飞兴奋至极,疯狂地大笑:“哈哈哈,我摸到了,一柄玄器石剑,哈哈,我的运气真好,你们看到了吗?我得到了一柄玄器长剑,啊哈哈啊哈!”

丁浩和李兰对视一眼,相识一笑,却没有说什么。

马一飞面无表情。

倒是腹黑男蹦蹦跳跳地来到跟前,招手道:“我靠,玄器唉,快给我看看,啊哈哈……”

卢鹏飞笑容一窒,本能地就要拒绝,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身份和实力,只好不情愿地将石剑递过去,低声道:“教习师叔,这剑可是弟子发现的,按照门规,就属于弟子了……”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腹黑男不耐烦地摆摆手,将石剑拿过去仔细观察了一番,这才略带惋惜地点点头,又还给了卢鹏飞。

卢鹏飞立刻将长剑抱在怀里,生怕它飞了一般。

他眼中涌动着毫不掩饰的得意之色,目光从丁浩和李兰的身上掠过,心中打定了主意,要是丁浩开口要看的话,自己一定要好好借机嘲讽一番。

然而让卢鹏飞失望的是,自始至终,丁浩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丝毫开口看剑的意思。

“好了,我们摸完了。”腹黑男一脸更年期地看着散修们,道:“现在你们可以去摸了,恩,排好队,一个一个来,要是谁敢不守秩序,老子就挂掉他。”说着,反手一掌,一股剑气迸射出去,在黑色绝壁上击出一个直径半米、深不见底黑洞。

可怕的力量。

众人顿时噤若寒颤,一个个老老实实地按照顺序去摸。

谁都看得出来,这个神经病因为自己没有摸到宝贝而一肚子火没处发,没有人想去触他的霉头。

“我们走。”腹黑男一挥手,带着丁浩几人,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恨恨地道:“不要被我发现你们没有排队哦。”

散修们被这个祖宗折腾的都快哭了,心说你赶紧走吧赶紧走吧。

迫于腹黑男的淫威,一直到问剑宗的一行人走远了,散修们也不敢乱了秩序,老老实实地排队一个个去摸,偶尔也有人摸到了宝贝,人群之中传出欢呼和喝彩之声。

卢鹏飞的心情当真是非常非常好。

丁浩和李兰都没有摸到东西,自己却鸿运当头,得到了一柄玄器长剑,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自己在武道气运方面,要远超丁浩和李兰,自己在这次门派气运考核之中,超越了这两人,拔得了头筹。

等回到山门,青衫东院的弟子们还不得对自己另眼相待?

再说,有了这把剑,等到这次试炼结束之后,第二次五院大比之中,自己可以藉此击败其他各院的高手,独占鳌头,也未尝没有希望。

一想到可以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击败丁浩、李牧云这些人的快感,卢鹏飞甚至兴奋地哼起了小曲。

他甚至故意走到丁浩的前面,不断地往石剑之中注入玄气,激发力量,显摆这把石剑的可怕威力,赤裸裸地炫耀,而丁浩的视若不见,也被卢鹏飞认为是故意掩饰,丁浩的心中此时一定是羡慕嫉妒恨,却偏偏要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终于,卢鹏飞忍不住主动开口,假装开玩笑地道:“想不到今天运气这么好,对了,丁师兄,如今我有了这柄玄器石剑,恐怕你就快要不是我的对手了。”

丁浩嘴角翘起一丝嘲讽的弧度,摇头道:“我觉得不太可能。”

“不可能?”卢鹏飞压着火气,嘲讽道:“难道丁师兄觉得,你那柄烧火棍一样的锈剑,比我这玄器长剑还锋利不成?”

丁浩很是认真地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这是一个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其实我刚才也摸到了一点东西哦。”说着,他手心一展,一抹毫光闪烁。

卢鹏飞顿时就瞠目结舌可。

他的眼珠子差点儿从眼眶了凸出来。

因为丁浩的手中,竟然不可思议地也出现了一柄石剑。

一柄和自己的玄器石剑一模一样的石剑。

甚至从造型、宽度、厚度以及各方面的精致程度来看,丁浩这柄石剑的做工,都要远在他的玄器石剑之上。

“你……你不是什么都没有摸到?这是怎么回事?”卢鹏飞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一幕,怎么会这样?刚才丁浩分明什么都没有摸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