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183、弹指断剑

【清平落雪剑】是清平学院极为有名的剑法,堪称是他们的十大招牌剑术之一,属于地阶中段战技,绝对不会外传,只有那些天赋绝佳的门中弟子,才会被传授。

这门剑法,必须以【清平寂灭心经】这样的独门心法驱动,才会威力无穷,在整个雪州都赫赫有名。

这银发少女一出手,就展现出了她对于这门剑法的领悟。

剑尖爆射犹如骄阳般的刺目光芒,可以损伤敌人的视线,干扰判断,而剑影虚虚幻幻,假假真真,犹如漫天飞雪,轨迹难辨,飘忽零落,已经是达到了精通境界了。

能够将【清平落雪剑】练到这个境界,倒也算是一个剑术小天才了。

怪不得银发少女对于自己的剑术,如此自信。

空气之中,疾风激荡,一道道银色的剑影飙射,尖啸破空,犹如强弓硬弩发射出来的破甲箭一般。

如此剑式,别说是须肉之躯,就算是钢板,只怕也会在瞬间被洞穿。

剑影还未至,丁浩浑身青袍在这逼人的劲风覆压之下猎猎作响,袍摆朝后飞扬,黑发笔直地朝后飞散,整个人犹如处于龙卷风之中一般,砰砰砰一阵细细密密的声音中,丁浩身边十几块石头直接碎裂成了小石子。

原本优哉游哉地蹲在丁浩肩头的小萌猫,也被这股劲气吹的差点儿飞出去,它爪子扣进丁浩的衣服,像是一块白色的牛皮糖一样,紧紧地贴在丁浩身上,却依旧兴奋地喵喵叫着。

但是,丁浩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笔直如刀一般站在原地,没有出剑的打算。

这一次,他没有再以身法躲避。

静静地站在原地。

仿佛是被吓傻了一般。

又仿佛真的要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来硬抗这致命的一剑。

人群之中,已经有人禁不住传出阵阵惊呼。

剑影,瞬间临体。

终于,就在这时,一抹精芒,瞬间在丁浩明亮的眸子里一闪而过。

他终于动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叮叮叮叮!

暴雨梨花一般的金属撞击之声,在空中急骤地响起。

有人还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却听一声惊呼传来,银发少女如遭重创,强势扑击的身躯,在半空之中一窒,然后歪歪斜斜地倒飞回去。

仿佛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

她狼狈万分地落在地上,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地后退,差点儿一个屁股蹲跌坐在地上,披头散发。

然而,还未等银发少女站稳,锵锵锵一串轻响传来,几道银色流光落在眼前。

众人仔细看时,却见银发少女手中的银色长剑,不知道何时只剩下半寸长的一截。而掉在眼前的那几道银色流光,赫然正是断裂了的几截剑刃。

周围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有一种呆若木鸡般的错愕感,丁浩的瞬间反败为胜,让眼前的一切有点儿不真实。

短暂的惊寂之后,周围的人群顿时幸灾乐祸地起哄了起来。

一些流浪武者和散修一边在脑海之中回放刚才的对决,试图窥探到一些名门大派的战技,一边吹着口哨大笑,还想再看这样的比武,毕竟他们的实力要比记名弟子们高出很多,通过观察记名弟子的比斗,或许可以从中学到一招半式。

但是他们从未接触过高等玄功,纵然修为高深,但是在玄功战技一途,眼光见识总是有限,却看不清楚到底刚才丁浩是如何取胜。

只有那些来自于九大门派的小天才们,武道理论被灌输的很渊博,看出来了端倪。

在剑影临体的瞬间,丁浩只不过是屈指疾弹,闪电般地在剑身上连续弹了六下。

这六下正好敏锐地捕捉到了【清平落雪剑】剑式之中的六个破绽——剑法本无破绽,只是这银发少女还未达到完美级别的程度,自身实力不足以驱动这门剑法,不能转圜圆满,所以被丁浩举重若轻的六指,就轻易地弹中了长剑。

这六指,瞬间弹碎了长剑。

可怕的指力!

精钢都为之破碎,要是弹在正常人的身上,那岂不是……

只要稍稍想一想,一些人就开始觉得不寒而颤。

更何况,举手投足之间,破掉了地阶下品级的剑法,固然是因为这问剑宗潇洒少年的实力远远高出清平学院银发少女所致,但是那种远超常人的战斗天赋,到真是不容小觑。

人群开始纷纷议论。

“哈,原来清平学院的弟子,也不过如此嘛!”

“拿着剑的输给了没拿剑的,这银毛小娘皮丢人了。”

“我看这个问剑宗的小家伙,气度不凡,为人稳重,只怕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哈哈哈,怪不得近几年人们都说,问剑宗要超越清平学院,成为雪州第一大宗门,本来我还不相信,今天一看,倒是相信了八九分,双方的年轻一代差距明显啊,只怕再过二三十年,雪州真的就要成为问剑宗的天下了!”

这样的议论,自然是清晰地传入到了这几个清平学院的弟子们的耳中,让他们又羞又怒,却又无可奈何,事情的发展,显然不是按照他们的计划在进行。

问剑宗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样的小怪物?

“你……你竟敢弄断我的剑?这可是穆天养师叔亲自赐给我的【养浩剑】,你死定了!”银发少女恼羞成怒,挥着半截断剑,要冲过来。

丁浩静静地道:“你要是再不知道好歹,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这句话像是从地缝里飘出来的一般,他那种沉静和认真,足以让任何人看得出来,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说到做到。

银发少女禁不住心生恐惧,脚步一窒,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至极。

“【养浩剑】?我猜其名为养我浩然之气,穆天养赐你此剑,为的是让你精研太平心经,走浩然正气之路,可不是让你来狐假虎威,既然你误入歧途,那我今日折断此剑,反倒是成全了你。”丁浩微笑着正色道:“雪州九大门派,乃是我人族对抗妖魔的基石力量,九大门派的弟子,个个应当以此为武道之信念,几位身为雪州第一大人类宗派的弟子,今天的表现,很是让人失望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