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137、神殿·铭文结界

丁浩很无语地看着总教习大人,心说你老人家这是要闹那样啊,能不能不这么无聊啊。

“妈的,你赢了,你真的赢了……”被丁浩的表情打败了,王绝峰悻悻地转身离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弥漫在建筑物之间的白色云雾之中。

丁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脚踏上了台阶。

居然是掌门人李剑意要亲自见自己?

说实话,虽然有了李兰的提醒,但是丁浩还是有点儿吃惊。

问剑宗掌门人何等尊贵的身份,乃是偌大的雪州霸主级的人物之一,吞天趋地,拥有大神通,在方圆数千里之内绝对是唯我独尊的人物,居然有时间和兴趣,来接见自己这个小人物?

只怕和前次试炼之中的事情有关吧?

丁浩心中想着,一步一步走的很稳,迈过足足八十一级白玉石台阶,来到了白玉大殿的门口,两个身穿着三代弟子金色长袍的男弟子,神色肃穆地站在门口,显然都是修为极高的先天强者,玄气波动煞是惊人。

看到丁浩到来,其中一个抬了抬眼,目光如同闪电一般,在丁浩的身上扫视了一边,然后很快就不再注意他。

丁浩暗暗心惊。

这人的目光,犹如具有透视功能一般,扫到身上有种所有秘密都被窥视,一览无余的错觉。

丁浩深吸了一口气,不卑不亢地走进了大殿。

身边的虚空一阵阵奇异的波动,丁浩感觉自己像是穿越了一层透明的空气沼泽一般,然后眼前瞬间一亮,出现了令他万万都没有预料到的一幕。

明明是走进了白玉石大殿,但是眼前,却分明是一处碧草萋萋、绿树依依、飞瀑如银、白鹤飞舞、灵兽珍禽随处可见的山巅悬崖一角,白云悠悠,悬崖巍巍,青风拂面,温润如湿,宛如仙境。

哪里有丝毫想象之中石殿楼阁雕宇穹顶石柱的样子?

难道是空间铭文结界?

太神奇了。

“你来了?”柔和的声音响起。

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修长身影,站在悬崖一端,背对着丁浩。

丁浩浑身一震,在这个声音响起之前,他根本不曾发现那里居然还站着一个人,而声音出现之后,仿佛是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这么一个身影,这个修长潇洒的背影,夺尽了天地之间的一切颜色,仿佛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魅力,令丁浩的神魂都沦陷……

好可怕!

丁浩摇了摇头,强行驱赶了自己大脑之中的幻觉。

他已经猜出这人是谁,恭敬地下拜行礼:“弟子丁浩,参见掌门人。”

“起来吧。”问剑宗掌门人李剑意并未回身。

但是丁浩却知道,他一定在仔细地观察自己,实力达到了李剑意这种程度,观察事物,根本不用眼睛,一个意念,就足以看透一切。

“将你和穆天养约战的前因后果,都详细说一遍吧。”李剑意的声音柔和,让丁浩无法判断,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是,弟子遵命。”丁浩将那日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包括李伊若击杀了穆天峰,自己引开络腮胡和三角脸,杀了问剑宗弟子宋柯,以及后来神秘人相助,和穆天养约定三年之期等等,全部都说了出来,没有丝毫的隐瞒。

“你倒也老实。”李剑意巍巍站在悬崖边上,白衣如雪,长发如瀑,双手负在身后,语气平静地道:“击杀同门弟子,你就不怕门规吗?”

丁浩无法从这位掌门人的语气中,判断出丝毫端倪,也不知道他是震怒还是无所谓,只能低头闭嘴,等待下文。

他之所以没有隐瞒这一切,是因为根本无法隐瞒。

丁浩不是笨蛋,问剑宗的能量何其巨大,通过勘察现场和收集各方的信息,问剑宗的谍报高手早就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包括宋柯之死,要是此刻隐瞒,结果反而更糟糕,适得其反。

而且,从刚才掌门人李剑意的言外之意来看,丁浩的猜测是对的。

李剑意早就知道了一切。

面对这位雪州霸主级的武道宗师,丁浩第一次有种忐忑的感觉。

仅仅是一个背影,也没可刻意释放的玄气波动和力量气息,但是那种难以形容的神韵和气质,却让丁浩有一种窒息般的感觉。

这可是当日远隔千里,发出一剑,击伤了【妖神宫】太子的武道宗师啊,绝对是无数人仰视的存在!

“丁浩,你从什么时候,认识弃师兄的?”李剑意很突兀地换了个话题。

丁浩心中一松。

既然掌门人不再关心宋柯之死,那说明这件事情,就彻底过去了,整个宗门都不会有人再追究,而且很显然,李剑意根本不在意一个小小记名弟子之死,他在意的,应该就是那位神秘强者,也就是尹一飞等人口中的【弃师叔】。

“弟子并不认识这位宗门前辈。”丁浩实话实说,他和这位姓弃的宗门高人,并没有什么瓜葛。

能够被李剑意称之为师兄,这位姓弃的神秘强者,身份当真是非同小可。

“哦……”李剑意沉吟一声。

丁浩听得出来,这一声沉吟中,略微带着一丝丝淡淡的失望。

接下来,是一阵漫长的沉默。

李剑意似乎是陷入了对于某事的漫长回忆之中,青风拂动他的白袍,咧咧微响,仿佛要遗世独立,升仙而去一般,过了大概有半柱香的时间,才结束了某种缅怀,摆摆手,道:“好了,你回去吧。”

“弟子遵命。”丁浩起身,缓缓朝后方走去。

他心中也有一些奇怪,难道日理万机的掌门人,找自己前来,就只是为了说这么几句话吗?

尤其是之前自己砸了天理楼这样的事情,居然问都没有问一下。

就在这时,却听到李剑意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从今天开始,宗门药圃和铸剑堂,向你开放,我也希望你能够在三年之后,击败穆天养!”

丁浩一愣,旋即大喜,连忙下拜道谢,这才欢欢喜喜地离开。

这可是一个意外之喜,问剑宗的药圃之中,有许多入品的灵药神草,铸剑堂之中,更有大量铸造玄气和丹药的工具,这些都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想不到今日,居然对自己免费开放了。

掌门人李剑意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也许是不想自己在三年之后的一战之中败得太惨,丢问剑宗的人吧?

丁浩隐隐觉得,李剑意的背影和气质,似乎是像极了一个人,但是到底像谁,一时之间却难以想出来。

这是丁浩第一次见到问剑宗的掌门。

也将会是最令他难忘的一次。

自始至终,丁浩都只看到了李剑意的背影,却让丁浩将这个对于未来自己的武道之路有着难以磨灭影响的一代剑道宗师,深深地印刻在了自己的记忆之中。

白衣如雪,黑发如瀑!

那是多么潇洒写意的背影啊!

……

丁浩不知道,在自己离开之后,一直背身站在悬崖边上的身影,终于缓缓地转了过来。

一股冲天的剑意,瞬间冲破了云霄,震荡着雪州大地。

“这么多年过去了,弃师叔,你还对当年的事情,没有释怀么?如今雪州时局变化,九大门派之间貌合神离,清平学院发生变化,人族联盟分裂在即,妖族势力蠢蠢欲动,只怕是又到了圣战再起的时刻,你应该回来了啊!”

李剑意喃喃自语,一步踏出,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

丁浩从白玉石神殿之中出来,顺着来时路走回去。

这里的环境无比优美,走廊曲折,楼阁缭绕着白色云雾,一派人间仙境的景象,但是丁浩却无心欣赏,走了一会儿之后,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妹的,又迷路了……”

没有人带路,他路痴的毛病又犯了。

这里水榭连绵,楼台曲折,路线本来就非常复杂,再加上云雾缭绕,远比试炼区的森林更加复杂,丁浩逐渐就彻底迷失了方向,忘记了来时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呃,有人吗?有谁在吗?问下路哈!”

可怜的丁浩喊了一阵,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只好凭着粗略的映像,一步步地朝前走,走了几分钟之后,彻底迷失了方向。

……

“该死的,难道第七阶梯区域区域,除了掌门人之外,就没有一个大活人了吗?”丁浩走了一炷香时间,居然都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可以问路的人,甚至连一个标示招牌都没有找到,只能自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摸索。

又过了一阵,丁浩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

前面终于传来了一阵呼喝练武之声。

丁浩心中一喜,快步走了过去,发现前面是一个小广场,空气之中充满了浓郁的灵气,周围的植物都苍翠无比,带着一丝丝的药香,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成长,就算是普通的药草,都要被催发成为灵药了。

小广场上,有十几个身影,正在练武。

都是十几岁的年轻人,应该属于记名弟子,但是身上穿着的服饰,却不属于东、南、西、北、中五院任何一院,相当随意,气息都极为不弱,远远高于五院记名弟子的平均水平。

丁浩在这群少年中,看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谢解语!

红衣美少女双手握住一柄一掌宽、近两米长的赤红色巨型大剑,纤巧的娇躯和沉重宽厚的长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借着身形的转动和力的惯性,旋转如风,将这柄赤红大剑舞动犹如一片剑刃风暴,一缕缕破坏力极强的剑气,从剑刃风暴之中飙射出来!

很特别的剑法!

丁浩暗暗点头,这门剑法,只怕还在自己的【龙王离水剑】之上,而谢解语展现出来的实力,居然稳稳地在五窍武徒境巅峰左右,比自己还高了一筹!

“这里的少年们,应该就是总榜前五十名,传说之中那些身体之中流淌着上古神民血液,具有奇异血统的血统武士了,果然是天生就比普通人高贵,被问剑宗安排在了这样完美的环境之中修炼!”

丁浩猜到了这群少年的来历。

就在这时——

“什么人在偷窥?还不给我跪下!”

大喝声中,一个闪电般的身影,骤然从一侧驰掠过来,带着橘黄色的厚重飓风,如同一堵坍塌的城墙一般,朝着丁浩碾压了过来。

丁浩下意识地反击。

手心一展,锈剑瞬间从储物指环之中取出来,手腕一震,在空气之中幻化出道道剑光。

一连串的撞击,飞来的身影,倒飞了回去。

“啊……你这个偷窥我们练功的小贼,居然还敢伤出手伤人?”身影落在地面,愤怒地指责,是一个大概只有十岁左右的黑瘦少年,一身红袍,又惊又怒地看着丁浩。

这一番变化,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原本正在练功的血脉武士们,都看了过来,也有那么少数一两个武痴一类型的家伙,依旧我行我素,那副样子,哪怕是天塌下来,也不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丁浩?”谢解语终于发现了丁浩,一双清纯如同山涧秋泉水一般的眸子中浮现难以抑制的惊喜,倒拖着比自己还要高出一截的赤红大剑,刺拉拉在石板地面上拉出一串火星,快步走了过来,兴奋地看着丁浩,道:“你怎么来了?”

丁浩也没有想到,居然可以在这里碰见谢解语,正要说什么……

“哼,又是你这小子?鬼鬼祟祟地出现在血脉武者练功广场,难道是要偷艺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正是那日在试炼森林和丁浩发生过冲突的黑痣少年。

丁浩微微摇头,这个疯狗一样的家伙,真是懒得理他。

此时,十几位血脉武士少年,都围了过来。

看到平日里对男弟子从来不假以辞色的第一美女谢解语,竟然对一个低贱的记名弟子如此热情,这些高高在上的少年们,顿时心中一阵酸溜溜的感觉,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怎么?小杂种,你偷偷闯入这里,难道不准备给出一个说法吗?”黑痣少年明显是在找茬,狠笑道:“看来我应该将宗门执法队叫来,好好审问一番。”

话音未落。

咻!

谢解语手中的赤红色大剑,化作一道血色匹练,当着黑痣少年的脑门就毫不留情地斩了下去。

“解语你干什么……”黑痣少年又惊又怒,仓促间只来得及用手中的长剑一档。

当啷!

长剑被斩为两截,一截掉落在地上,而谢解语的血色大剑,在切入黑痣少年脑门的瞬间,间不容发地停了下来,一丝犀利的剑气,割破了黑痣少年的皮肤,沁出一丝血迹。

--------------

感谢书叉烧包、无奈丨空白、狂龍卐殺無赦、为你含情、锋出无右、tcxiazhou诸位大大的捧场。